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姑娘,来碗元气面顺便谈个恋爱如何

时间:2018-03-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苏晴的第三任舍友在房东催缴暖气费的第二天不辞而别,那天大雪纷飞。苏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欲哭无泪。 
  01 
  雪夜,原本应该是跟狐朋狗友吃着火锅唱着歌,然后回来缩在温暖的被窝看个故事甜到发腻的爱情电影,以慰藉一个孤独的少女心。这下可好,舍友一走,苏晴为三千多的暖气费愁到长夜漫漫难成眠。 
  找人分担!苏晴一秒不耽误地发信息帖招舍友,帖子的结尾加了三个感叹号。 
  五分钟之后手机铃声响起,苏晴脸上浮现了蜜汁微笑,“上苍啊,请赐我一个舍友吧!” 
  “喂,你好!请问我可以拎包入住吗?” 
  一个清脆且充满磁性的男声,苏晴猝不及防地懵了。上苍是赐给了一个舍友,但他老人家搞错性别了。 
  “可我是女生……你懂的,不合适,抱歉。”苏晴说完万分沮丧地挂了电话。 
  盯着暗了的手机屏幕,苏晴仿佛看到即将到手的一厚沓暖气费跟自己挥别。 
  三秒钟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你好,抱歉还是我。先别挂,等我说完好么?拜托了……” 
  苏晴现在还能想起当时手机里方宇几乎带着颤抖的声音,说让她施舍一点同情心给一个在冬夜无处栖身的可怜人。后来才知道,这人特别的悲催,屋漏偏逢连夜雨,跟女友闹掰被扫地出门,公司老板恰巧在这个时候决定削减开支,好端端的集体宿舍也没有了! 
  当时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了三条:第一,男女授受不亲。他是传统文化的拥护者,绝对会跟苏晴保持距离,不逾矩。第二,他愿意到警察局备案,以证清白。第三,他愿意承担一大半暖气费。 
  苏晴思考了三秒钟,“好的。” 
  02 
  第二天一大早门铃响起,“你好,我是你的新舍友,我叫方宇。”门口站着的人,拖着大行李箱,拎着大包,头发上落满了雪花,鼻尖冻得红红的,咧嘴讨好地笑着,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带着一眼就能看出的落魄,以及落难公子的气质。 
  苏晴睡眼惺忪,但意识是清醒的,“你好,我是苏晴。身份证、户口本,还有警察局开的证明拿来。” 
  方宇忙不迭地一一呈上。 
  “嗯嗯,都没问题,请进吧!”苏晴嘴角上扬眯着眼睛,笑得春风拂面将方宇迎进门。 
  苏晴回房间的时候顺道不动声色地拎起一个棒球棍,放在床边伸手可及的位置。“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何况我这样青春可爱的小仙女呢……”把自己扔回床上睡回笼觉的时候苏晴边把门插上保险,边自恋地嘀咕。 
  睡到自然醒,伸个懒腰,如同觅食的猫咪,苏晴直奔厨房。 
  “哎呀,真是悲催……” 
  望着空空如也的冰箱,苏晴一脸惆怅。 
  “什么都没有……” 
  同样幽怨的男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苏晴惊得满身鸡皮疙瘩。 
  “舍友同志,你什么时候飘过来的?” 
  “抱歉,我刚收拾完房间正准备到厨房来侦查一下情况,碰到你开冰箱。” 
  苏晴本来是想装高冷,但肚子猝不及防地“咕噜”了一声,那一瞬间她听到自己形象轰然崩塌的声音。 
  “啊,我也好饿……不然咱们出去吃饭吧!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川菜馆,回锅肉好吃到起飞!还有一家东北大爷开的馆子,锅包肉简直一绝……” 
  所谓吃货与吃货相见恨晚,两眼放光,一拍即合。苏晴说孤独生活了二十几年终于有人懂自己了。在吃这条战线上,他们绝对是一个孤胆英雄跟另一个孤胆英雄的惺惺相惜。 
  人跟人的距离忽而遥不可及忽而唾手可得,比如苏晴跟方宇,从最开始的戒备怀疑,到一吃成朋友,这个进程几乎是在一天之内完成的。 
  03 
  苏晴跟方宇从大雪纷飞一起吃到了春暖花开,又延续到了炎炎盛夏。每天的开篇都是一碗元气面,省时省力。一般都是两人默契配合。一个煮面,一个煎蛋,加点调料,洒切碎的葱花,两片厚薄均匀的西红柿,面出锅盛碗,完美! 
  一碗简单温热的面,两个简单但快乐的人。 
  每次吃面,方宇都会看着苏晴的眼睛认真地说出那句经典台词:“呐,做人呢,最重要的是開心,你饿不饿,我煮碗面给你吃啊。”神奇的是,苏晴百听不厌。方宇说自从跟苏晴住到了一起他突然发现生活是如此轻松惬意,如此细碎美好。 
  “煮碗面给你吃”这句港剧最生活化的开场白,最省成本的场景,在真实的生活中,她发掘出了“我好关心你”的潜台词。 
  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煮一碗面来吃,吃的就真的不是一碗面,而是一碗热腾腾的寂寞。但两个人就是希望彼此胃口好身体棒不孤单,热腾腾的殷殷之望。 
  方宇不久后买了辆小电驴。一天,苏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方宇啊,你就不能饶了我么,这一大早的……”打开门,没看到方宇高大的身影,只有一个粉红少女心的头盔,旁边是一张纸条,歪歪扭扭地写着:“诚邀苏晴女士试驾。” 
  “头盔很漂亮啊,就适合我这样的小仙女!就是字太丑了呀,真是字如其人呐!你看……” 
  苏晴还没有絮叨完,方宇从房间窜出来,仿若疯兔,一阵风就抢回了头盔,奔向门外。 
  “别介啊,帅气的小哥哥等等我嘛!” 
  “谁啊?谁是帅气的小哥哥?我么?” 
  “对,你帅到天崩地裂人神共愤……” 
  戴着粉红的头盔,坐在小电驴后座,熟悉的风景被不太快的速度撇在身后。或许是阳光正好,风也轻柔,苏晴在一个坡道上下意识地前倾靠在了开车人的肩头,他的衣服有清新的柠檬香味,淡淡的熟悉的味道像是幸福的感觉。 
  “不对,你居然偷用了我的洗衣液!” 
  “啊?什么?反正我听不到……” 
  一起吃元气面,一起开着小电驴上班,好像日子原本的模样就是如此,好像两个人可以一直如此下去,生活都如同一汪春水泛着点点涟漪,直到三文鱼寿司突然来袭。 
  元气面虽好,可如果狭路相逢遇到三文鱼寿司,苏晴心里没有赢的底气。 
  某个晴朗的周末,从床上爬起来,厨房竟然没有烧着煮面的水?刚想杀到方宇房间追责,却听到轻柔的女声,“我特意做了三文鱼寿司,你最喜欢吃的……” 
  04 
  应该是文晓,方宇的前任。苏晴默然站了三秒钟,转身回房间。好端端的一个明媚周末突然让人胸闷气短,或许是夏天的高温吧。苏晴直挺挺地扑倒在床上,脑袋昏沉沉。 
  “什么元气面,不就是清汤挂面加个蛋么?肯定是三文鱼寿司好吃啊……日料PK挂面,结局显而易见。” 
  虽然这么嘀咕,但肚子咕噜咕噜发出抗议的时候,苏晴还是爬了起来。化愤懑为食欲!哪儿来的愤懑?前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毕竟也就只是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一起开着小电驴去上班而已。 
  “真的决定了?” 
  “不要再问了,真的决定了。” 
  方宇的房间传出来声线压抑着的争执。接下来是长达三分五十七秒的沉默,苏晴边煮面边盯着墙上的时钟。 
  苏晴往嘴里大口大口吸溜面条的时候,一个妆容精致但明显带着怒气的女孩从方宇的房间冲出,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下来,转过身盯着苏晴看了三秒钟。 
  “文晓,你的三文鱼寿司一起拿走吧,我更喜欢元气面!” 
  “不用,直接扔掉!” 
  苏晴刚好吃完面条,起身准备离开。 
  “我说,你就只煮了自己的面么?” 
  “锅里还有些汤……” 
  第二天照例起床伸个懒腰然后去煮面,却发现餐桌上早已摆好了两碗元气面,还有爱心形状的煎蛋。 
  “姑娘,来碗元气面顺便再谈个恋爱如何?”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