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敷在不为人知的暗处

时间:2018-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前几天跟女友们小聚,饭还没吃完,叶子收到一条短信就要匆匆离开。我们不依,逼她交待短信内容。 
  她无奈呈上手机,是一条电力集团的通知:因设备抢修,导致XX路以东至XX路以西区域不能正常供电,预计三小时内修复,造成不便深表歉意,感谢您的谅解。 
  叶子不好意思地说:“我家小区那片停电了,我老公自己在家,我得回去陪他。” 
  我们诧异,一个大男人会因停电而吓得不敢独守空房?叶子丢下一句“明天跟你们细说”后匆匆离开。第二天在微信群里,我们听到了一个怕黑男人的故事。 
  叶子的老公叫大军,大军父母年轻时是工人,文化程度不高,生活艰苦,工作又忙又累,没有多余的耐心陪伴孩子。大军调皮,自小被父母打疲沓了,父母既没时间陪伴,也没精力教育,最省心的方法就是把他关进黑屋,任他怎么哭叫都没人过问。 
  自此,大军对黑暗有了特殊的畏惧,即使到了血气方刚的二三十岁,依然保持着天一黑就把家里的灯全打开的习惯。 
  叶子说,刚开始挺烦他这点,但了解了大军的童年经历后,很是理解和心疼——堂堂七尺男儿,心里还住着一个被关小黑屋的男孩,那是一个孩子害怕不被爱、担心被抛弃的本能恐惧,也是他的一道旧伤口。 
  叶子说:“有时候小区停电,我俩就心照不宣地一起出门,去附近超市转转,或去马路上溜达。” 
  我听得心里很暖。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男人怕黑是幼稚,是懦弱,但在爱人那里,它可以被理解、被接纳、被体恤。 
  婚姻里的鸡零狗碎,让我们看到彼此最恶毒的一面。而一对真正有爱的人,会小心保护彼此的创口,把爱变成一剂温热的膏药,敷在不为人知的暗处,慢慢浸润、渗透,为对方抚平旧伤,疗愈痛楚。 
  想起参加过的另一个饭局。 
  几位久不联系的老同学难得凑一起,各自带了家属一起聚餐。酒过三旬,男家属们混熟了,信口开河起来。老同学阿芳脾气好,话不多,笑眯眯地听我们几个女同学麻雀般叽叽喳喳闲聊。过了一会儿,阿芳老公让服务员再搬一箱啤酒,阿芳劝阻:“今天别喝了,明天大家都上班呢。”阿芳老公当即不悦,但碍于同学在场,没有发作。 
  我在心里默默地赞他,这样的男人也算有涵养了吧。没想到散场出门后,阿芳老公扳着膀子对另一同学的老公说:“我懒得惹她,你知道吧,她家有神经病基因,她爹就是个神经病……” 
  我吃了一惊。因为阿芳的身世我们都清楚,她的父亲精神上有些问题,当年是因为强暴了她的妈妈才生下了她。阿芳妈妈不堪忍受耻辱,在她3岁时离家出走下落不明。阿芳自小被奶奶抚养长大,受尽白眼尝遍冷暖,长大后对身世缄口不言。 
  阿芳满脸涨红,紧咬嘴唇,催老公快走。 
  其实那天大家都没喝多,都是清醒状态。阿芳老公却又转头对我们补了一句:“你们的阿芳同学啊,别看脾气好,只要一提她那神经病爹就得发疯,哈哈哈……”阿芳红着眼圈与我们告别,匆匆上了一辆出租车,灯影摇曳最终消失在寒夜。 
  我不知道她的旧伤,有多少次被这样有心或者无意地撕裂,但我能猜想到,对阿芳来说旧痕新痛叠加,恐怕难以愈合。 
  即使普通人之间,尚懂得“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而爱人之间,更应该懂得接纳,小心呵护对方的软肋和痛点。 
  如果叶子总把“男人怕黑没出息”挂嘴边,恐怕这世间只会多一对怨偶;如果阿芳老公肯理解妻子的原生家庭給她带来的自卑和苦难,那他就不忍心在阿芳旧的疤痕上一次次叠加新的伤疤。 
  其实,恩爱不止是好好说话,恩爱是收起所谓无心的控诉和宣泄,像对待自己的痛一样,去体恤对方的苦。我明明知道,有些话可以将对方一击溃散,但我不说。我明明知道,有些事可以让对方瞬间颓败,但我不做。因为爱,所以有了不忍和不舍。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