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恋着一位领袖,她也成为领袖

时间:2018-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真快乐,同你在一起,在这一历史时刻!

他想找的妻子的标准,她都具备


  第一次见到马丁·路德·金时,科雷塔·斯科特非常失望,他个子矮小,相貌平平,看上去没有一点吸引力。朋友玛丽介绍说他是个牧师。而牧师留给她的印象,大多胸襟偏狭,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完全是披着黑色长袍装出来的。 
  碍于两人共同的朋友玛丽的面子,她答应和他一起吃午饭。她在波士顿的新英格兰音乐学院钻研音乐表演艺术,他在波士顿大学攻读神学博士,他们都是来自美国南方的黑人。23岁的马丁有着清晰的人生规划,他想尽快结婚。 
  从汽车上跳下来,马丁一眼看到了站在音乐学院门口台阶上的科雷塔,她头上系着围巾,浅蓝色上衣的纽扣紧紧扣着。透过蒙蒙细雨,他看到了她眼睛里设起的防线。马丁并不在意,他有足够的自信。他天资聪颖,幼年就能背诵《圣经》里的许多章节,曾是神学院的“最优学生”,而他早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为种族平等贡献力量。 
  仅仅几分钟的交流,科雷塔的眼神就由冰冷转为热情。“他容光焕发,血气方刚,谈吐诚恳,品行端正,善于把人吸引到他的周围,他是一个不平常的人。”他散发出的魅力让她忘记了他的外貌。 
  “我想找的妻子的标准,你都具备,无论品德、智力、个性、美丽。”送她回音乐学院的路上,他说。她有些慌乱:“我不明白你怎么能说这些话,你还不了解我。”虽然紧张,但看得出,他是认真的。他们都有黝黑的肤色,尝过种族隔离的滋味,对种族平等有着强烈的愿望。父母让他们受完全的教育,就是期待有朝一日能改变命运。 
  “我不要没有共同的思想感情的妻子。”他真诚又富于激情,让她不由心动。然而理智告诉她,她的受教育机会来之不易,前途大于一切,她决心建一道防御墙,以免被卷入爱的漩涡。 
  马丁展开了猛烈的追求,带她参加舞会,听音乐会,充分展现了他在黑人青年中的风采;他提倡关心地球上的一切,提倡善行和美德,哪怕是对敌人;他在教堂布道,她坐在底下聆听,热情洋溢的讲话让人们深受鼓舞。听到会众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时,她心潮澎湃,为他骄傲。 
  “他同那些刻板老一套的牧师不一样”,科雷塔不知不觉认可了马丁。虽然出身中产阶级黑人家庭,但他谦虚努力,关心和同情贫苦黑人,没有丝毫优越感。科雷塔越来越觉得,和马丁在一起,生活充满阳光和希望。 
  几个月后,她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主修课程由热爱的表演艺术改为音乐教学。这样,不论将来跟随马丁到哪里,她都可以教音乐,不必在意有没有足够大的舞台。圣洁的爱情、共同的献身精神,把他们紧紧系在一起。1953年6月,马丁和科雷塔举行了婚礼。

得不到相等的爱,她宁愿多爱一些


  婚后,两人返回波士顿。为了取得音乐教育的文凭,科雷塔继续繁重的课程,学习多种乐器。马丁除了学习和研究外,还常到教堂去布道,这个了不起的年轻人逐渐为人所知。 
  1954年,马丁正式成为蒙哥马利一所教堂的牧师,科雷塔放弃音乐梦想,做了他的秘书。马丁改革教会管理制度,走访教友,成立委员会,为黑人传递信心、勇气和博大的爱。科雷塔则用精深的专业知识,办了整个蒙哥马利最优秀的教堂唱诗班。 
  为了反对种族隔离制度,马丁到处呼吁奔走,阻力可想而知。科雷塔始终和他站在一起,做他最坚定的支持者。而孩子的到来让他忘记了疲惫,更加感受到家庭带来的幸福。 
  随着马丁在黑人中的威望越来越高,他被推选为领导者。借着警察以违反公共汽车座位隔离条令为由逮捕了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的机会,马丁发起大规模抵抗运动,号召黑人抵制不平等的公共法。然而与此同时,他也成为攻击和报复的目标。 
  电话威胁从不间断,生活极不安宁,甚至家中还曾被扔进炸弹。尽管如此,科雷塔仍然跟随马丁积极投身民权运动,组织了多场“自由音乐会”,为马丁的活动筹集经费。她由衷地对他说:“我真快乐,同你在一起,在这一历史时刻!”她炽热的爱像千万团火,让他在低沉、倦怠、力量枯竭时,重新燃烧起激情和勇气。 
  长达一年的抵制运动以白人妥协告终,公共汽车上废除了种族隔离措施。27岁的马丁成为年轻的民权运动领袖,他和科雷塔的幸福婚姻也被视为典范,广为流传。 
  然而相继有黑人教堂遭到轰炸,在一次运动中,马丁遭到袭击住进了医院。当科雷塔在医院的办公室为他处理数千件电报、信函时,马丁的目光聚焦在了另外一位女子身上。 
  令马丁一见倾心的,是22岁的医生露西。她美丽、善良、博学,又有着强烈的种族平等精神;虽是白人,但她反对种族歧视,在贫民窟做过3年义工;她大段大段背诵马丁的演讲词,马丁的正义和崇高让她崇拜不已。 
  马丁出院后,露西受邀与他一起工作,她越是无私,他越是愧疚于不能给她婚姻。为了不让马丁为难,露西悄悄离开了。科雷塔却注意到,马丁沉浸在思念里日渐消瘦。她帮他找回了露西。既然得不到相等的爱,她宁愿自己爱得多一些。 
  在科雷塔和露西的鼓励与帮助下,继续领导民权运动之余,马丁先后完成《阔步走向自由》和《我们为何不能等待》两部震惊世界的著作。1963年,他在20万人的集会上作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整个演讲过程中,科雷塔坚毅地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面对一切,包括随时可能射来的子弹。

继承他的遗愿,走上自由之路


  马丁的声音传遍了全世界,1964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而此时,科雷塔被查出患有心脏病,她对露西说:“如果有一天我先离开了,请你照顾他。” 
  可先离开的,竟是马丁。1968年4月4日下午,准备会议材料的马丁正在田纳西州孟菲斯市下榻的旅馆阳台上,一颗子弹击中了他,年仅39岁。 
  “如果有一天,你们发现我手足伸开躺在地上死了,你们不要用任何暴力行为进行报复,我要求你们继续用高贵的品德和严格的纪律进行斗争。”马丁遇刺后第四天,科雷塔带着孩子们出现在示威游行的队伍中,那原本是马丁计划率领的。面对愤怒和悲痛的民众,她大声呼吁:“拒绝暴力!”“我会牢记爱人的遗愿,并为此奋斗!” 
  科雷塔独自抚养四个儿女,变得沉默而坚强,并决心做马丁的“圆梦人”。在她的努力下,以马丁姓氏命名的“金中心”建立起来了;“马丁中心博物馆”成立了;历经18年奔走游说,马丁·路德·金全国纪念日确立,马丁成为继华盛顿和林肯之后,第三個生日成为美国假日的人。他追求自由、平等、和平的一生,因为她,而延续,而不朽。 
  爱着一位领袖,她也成了一位领袖。循着爱的道路,科雷塔成长为“民权运动第一夫人”,赢得了民众的爱戴,老布什总统赞扬她:“因为金夫人的存在而使得世界变得更加和睦。” 
  2006年1月31日,她因中风和心脏病去世。一颗坚若磐石的心,终在时间无涯的荒草里,嬗变成一颗温润的珍珠。用力爱过,人生无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