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闪亮的心,把苦痛过成诗

时间:2018-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生活里的意外就是为了教会我们努力相爱,享受生活。 
  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享受诗意生活从来不是难事。难的是,在狂风暴雨中依然能守住爱,在世事煎熬中沉下心过好每一天。

文艺的爱情,不文艺的意外


  29年前,陈静和龙斌相爱了。彼时的他们还是四川乐山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学生,是同班,也是同桌。他们一起泡图书馆,一起下乡采风,逃课看画展,恣意享受着美好的大学时光。 
  大学毕业后,陈静被分配回成都老家做老师,龙斌则留在了乐山做服装设计师。那时异地恋还不普及,而两地相隔168公里,陈家坚决不同意两人在一起。 
  最终,陈静偷了户口本跑去跟龙斌领结婚证。就这样,两个一无所有的人裸婚了。 
  婚后两人分居了一段时间,只能靠长长的航空信件倾诉相思。不忍心让爱人受委屈,龙斌果断辞去了高薪工作。两人在成都东郊安了家,龙斌还成立了一间名为“肯派”的小型服装设计工作室,并逐渐赢得了岳父岳母的接纳。 
  然而生活并没有从此静好。2001年,两人迎来了第一个孩子文文。文文一出生就被诊断为重度脑瘫。在此之前,他们是一对不食人间烟火的爱侣,工作之余只同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相伴,每天沉浸在艺术与浪漫中,但生活给了他们沉重的一击。 
  陈静和龙斌从零开始学着照顾文文,把所有的耐心和爱心都毫无保留地给了文文。很长一段时间,没做过家务的陈静每天蓬头垢面,再没有尝过一觉到天明的滋味。龙斌也整日胡子拉碴,头发乱得像鸟窝,一听见女儿的哭声就像猴子一样蹿起来冲奶换尿布。大学时一个好友来访,看到他们心酸落泪道:“还记得那时你们一个长发飘飘,一个清瘦儒雅,浑身上下都是文艺味儿,可现在这样狼狈……” 
  “狼狈是狼狈了点,但我们还是一对文艺爹娘嘛。”龙斌笑着打趣。因为太辛苦,他瘦了一整圈,面颊深深陷下去。 
  因为要照顾女儿,陈静不能再外出工作,于是二人一合计,干脆将家改为了“肯派”民宿,这样便可以一边打理生意,一边照顾孩子。

生活里的残缺,挡不住对美的向往


  经过他们的精心设计,整栋民宿充满着艺术感:浓荫遮蔽的羊肠小道,古色古香的花园,栅栏式的小木门,以及民国风味的阁楼和满屋子充满光阴气息的老物件,“肯派”的每一个角落里都能发现惊喜。 
  文文9岁时,陈静再次怀孕了。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显示:腹中的孩子也是先天性脑瘫儿。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让他们再一次陷入了巨大的痛苦。 
  “现在还有机会,你们可以选择留或者不留。”医生说。“作为父母,我们怎么忍心辜负这条小生命?大不了再倾尽全力去爱一次,就像爱文文那样。” 
  几个月后,小女儿陶陶出生。奇迹并没有出现,但夫妻俩平静了下来。不管孩子怎样,这是上天的馈赠。 
  “虽然孩子们在行为上存在某些障碍,但她们依然感受得到父母的爱,也逐渐学会了分享爱。每次累到极点的时候,一听到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就会觉得特别幸福,特别满足。”陈静的幸福感,与其他的母亲没有差別。 
  孩子们不能走路,甚至坐都坐不稳。但陈静夫妇每天都将她们收拾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龙斌还设计了许多美丽的亲子装,其中包括民国风的衫裙,一家人穿得极具格调,然后开开心心地享受下午茶。“孩子们行动不便,但这不妨碍她们感受美、追求美、接受美的熏陶。”他们不动声色地将美植入了孩子们的生活,看似轻描淡写不着痕迹,但每一个细节的背后,都是两人在咬牙默默坚持。 
  因为有一对爱生活、爱艺术的父母,文文和陶陶在耳濡目染之下,也都拥有很好的艺术品位。她们经常帮助母亲插花,搭配下午茶的果盘,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两个女孩的性格都非常开朗,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跟来往的客人打成一片,“肯派”民宿中弥漫着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息。 
  陈静和龙斌在文文出生那年,在院子里种下了一棵樱桃树,如今已亭亭如盖。每年三四月樱花盛开,烘托出一片淡粉色的梦境,花凋谢后,整棵树便挂满了晶莹剔透的樱桃果,客人们也开始鱼贯而来。陈静一家插花煮茶,烤好蛋糕曲奇,并根据节令摆上果盘,和访客、朋友们一起,围着樱桃树坐下,谈天说地,看书画画。这是文文和陶陶最快乐的时刻,也是客人们最向往的时光,他们都说:“在那儿找不到一点悲伤的气氛,有的只是轻松和愉悦。”

愿你永远记得,我们的闪亮日子


  陈静不仅喜欢画画,还是一名金丝楠木收藏家。上世纪90年代,她看到许多外国商人在收集中国的老楠木家具,但他们的收集是“杀鸡取卵”式的:把家具敲碎,取走其中的虎皮楠。他们认为虎皮楠最珍贵,可以用于制作劳斯莱斯汽车内的木纹饰板。 
  “那么美的家具,那么久远的文化,一下子就被敲碎了,我看了觉得特别心痛。”从那时起,陈静也开始收集楠木家具,成为一名文物保护者。她收藏过清中期的香案和储物箱、晚清的长椅和梳妆台,还有民国时代的西餐桌。有些家具到手时是残件,陈静就和龙斌动手整修,使其重新焕发生机。虽然照顾两个女儿要花费很多精力,但两人没有中断这个爱好,二十几年来,收藏了上千件金丝楠木家具。 
  除此之外,他们还收集了许多老物件,二战时期的马鞍、绝版的老相机……这些家具和物品都被摆放在了民宿里,供客人观赏使用。许多客人被古色古香的氛围打动了:“特别美,特别有味道,而且房间里弥漫着金丝楠木特有的沉香气息,沁人心脾。更重要的是,每件物品背后都有长长的故事,静姐总能讲个不停。” 
  龙斌还将工作室打造成了复古杂货铺,里面有他设计的各种小物,每一样都别具匠心。在他们的努力下,当年的小工作室逐日发展壮大,成为一家从事真皮服饰制造的工厂。“我们花了许多年,才把生活‘养’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现在的一切,都是当年从命运手中硬夺来的。”陈静说。 
  很多个夜晚,陈静一家和客人们一起围坐在客厅里,龙斌弹起吉他,大家唱歌。他们爱唱《光阴的故事》《同桌的你》,一边唱一边回忆曾经的青春和爱情。陈静夫妻最喜欢罗大佑的《闪亮的日子》,尤其是那句:“我轻轻地唱,你慢慢地和,愿你永远记得,我们曾拥有闪亮的日子……” 
  一路走来,险阻重重。在时光的雕刻下,陈静的身材早已变形,龙斌的面容也日渐苍老,但这一切并未消磨掉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意,也未能消减他们对生活的热爱。相反,他们真切感受到:“生活里的意外就是为了教会我们努力相爱,享受生活。” 
  而他们也用行动告诉世人:闪亮的日子,从来不会因为苦难消失,它们只会变得更加珍贵,璀璨动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