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去听去闻去翻滚,你好世界

时间:2018-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所有的倔强和坚强,不过是为了不枉费来尘世一场。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对很多人来说,迈开脚步,便可去往任何一个地方。可对有眼疾的蔡美岐来说,出去走走,难上了天。 
  但她不愿蜷缩在角落里。十年间,从南到北,都留下她的“盲人旅游团”足迹。所有的倔强和坚强,不过是为了不枉费来尘世一场。

几片秋叶激发的冲动


  蔡美岐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出生后没多久,便因先天性视神经萎缩,导致右眼失明,左眼也只能见到一些微弱的光。 
  她身体里似乎储存着天然的“快乐因子”,没有自怜自艾,她总对爸妈说:“以后我要当医生,把眼睛治好。”抱着这个目标,她努力读书,成绩一直拔尖。 
  上初一时,恰逢文革,蔡美岐不得不放弃学业。得知县里有一批下乡知青的名额,她想去。母亲自然不答应:“你去了也是添乱。何况,谁照顾你?”蔡美岐自信满满:“我不可能永远依靠你们。我一定要活成正常人。” 
  到了知青点,除了参加农活,蔡美岐还苦学医学。她把生活费省下来买书,让室友读给她听。她还跟在村里的老中医后面认草药、学针灸。靠着嗅觉,她认识了几百种草药,也练就了“金鼻子”。回城后,她又跟着知名老中医陈镛石学技。她考取了中医主治医师资格,开办了私人诊所。 
  能把日子过得这般美,有爱人有女儿有事业有理想,所有人都佩服蔡美岐。她却有遗憾——外面世界什么样,只能從别人嘴里听来。这种遗憾就像小蚂蚁,时不时在她心里咬一下。 
  2005年一个秋日,蔡美岐买菜回家,听到路人交谈:“这些梧桐叶、银杏叶真好看,红的黄的,连成片就像幅画。”蔡美岐不由地停下脚步,蹲下身子,捡起几片树叶,递到眼前,借着左眼,她看见晕染开来的黄色,画技精湛的画家也调不出的美。回去后,蔡美岐提出她要出去转转,丈夫欣然同意。 
  两人去了重庆奉节县有名的小寨天坑。丈夫要扶着她下阶梯,蔡美岐不乐意。她用脚去试了距离,便一步一步往下挪。路上,丈夫介绍风景,蔡美岐打断他:“你休息一下,我自己‘看’。” 
  映入左眼的一切,朦朦胧胧。蔡美岐干脆坐在路上,贪婪地闻着花香。她说:“通过耳朵,通过呼吸,我能知道周边的一切。前方似乎有个小瀑布或者溪流。左边是一片森林吧,能听到沙沙声。”丈夫竖起了大拇指:“都对都对。” 
  回家后,蔡美岐兴奋地跟女儿说着体验:“别人出门还需要照相机,我不需要。美景都存在我心里,还自带声音和气味,啥时候都不褪色。” 
  之后,蔡美岐又去“看”了很多地方,从重庆周边,慢慢延伸到附近城市。在家人陪伴下,她靠一根导盲棍,把想去的地方走了个大遍。路上的风花雪月,夹带着青草味的风,脚底淤泥里的贝壳,都成为她心里抹不去的风景。

世界那么大,我们去听听


  2007年的一天,蔡美岐正在诊所里忙碌,盲友李姐来找她。活到73岁,李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本地医院。她央求蔡美岐,下次出去的时候也带上自己:“听人说站在山顶上,心里一下就敞亮了。这些年我活得太憋屈,想去体验一回敞亮是啥感觉。”蔡美岐拍拍她的手,爽快地答应了。 
  得知消息,许多盲友打电话来,表示要参加旅行。前后聚集了十几个人,蔡美岐便联系了一家农家乐,决定带大家先找个稳妥的地方感受感受。 
  “盲人旅游团”第一次出门,除了蔡美岐,只有一位盲人家属跟着。一路上,大家相互牵着,小心地走着,倒也井然有序。突然,有人掉进泥坑,把旁边的人都拽了下去,滚成一团。等爬起来,摸着湿漉漉的衣服,闻着泥腥味,大家反而很兴奋:“长这么大还没这种体验呢!” 
  在农家乐待了两天,大家一起下地摘菜,去果园摘果。老板把成熟的果子放到盲友们鼻子前,让他们熟悉味道,之后把他们带进果园。这儿都是草地,摔倒了也不会受伤,可以放心大胆地走。盲友们分成两支队伍,比拼谁摘的熟果子多。 
  比赛结束后,吃着香甜水果,满足感无法形容。李姐激动得语调都变了:“我第一次感觉不那么害怕,不那么黑了,就好像前面有灯照着。”这话说出了所有人的感觉,之前被黑暗挟制的生活,好像忽然有了阳光,也有了温度。 
  不久,第二次旅行启动了,这回大家选了更远的神龙架。去之前,蔡美岐让女儿找了很多旅行攻略,并录制下来。一边走,蔡美岐一边放攻略给大伙听。来到神龙架森林公园前,她像导游一样介绍:“这里山石连绵,地势险峻,特别壮观,就像长城一样,让人心生敬畏。”盲友荣民良接话道:“长城咱也没见过呀,不知道啥样。”“想一想,长城是咱们中国最伟大的奇迹之一。它建在高山之间,站在上面,伸出手就能碰到天。”听她这么说,大家不由地齐齐伸出了手,很是天真。 
  就这样,大家笑着闹着,用鼻子去闻神龙架秀丽的山水,用耳朵去听大自然的声音,储存在心里的美景一点也不比别人少。

黑暗带不走心里的美景


  “盲人旅游团”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人数也增加到上百人。一些志愿者也参与进来,做一些辅助工作,帮助大家实现看世界的愿望。 
  2015年4月,旅行团来到北京。到了长城后,有人把脸贴在城墙上:“长城的砖真凉呀,摸着舒服。”大家都学着做,通过这种方式来感受长城,有些人笑了,有些人激动地哭了。 
  蔡美岐鼓励大家:“爬长城需要体力,咱们唱首歌来鼓鼓劲吧。”大家合唱了《团结就是力量》,歌声久久荡漾,飞到了每一个人心里。 
  一对老夫妻对此景很感动,走到蔡美岐身边:“闺女,我们能跟你合个影吗?”蔡美岐很纳闷:“阿姨,我又不是名人明星……”“我们一直跟着你们呢。发现你们那么开心,活得比平常人还带劲。原本,我们打算用余生环游世界,但有这样那样的担心,孩子们也不太同意。遇到你们之后,我们坚定了想法,所以想拍张照留个纪念,鼓励自己。” 
  2017年9月,蔡美岐和旅行团去东北,沿途经过沈阳故宫、长白山天池、呼伦贝尔大草原等。 
  站在天池边上,即使什么也看不见,圣洁庄严的感觉油然而生。有人遗憾地说:“上天能让我看见一天也好,真想知道天池是什么样。”蔡美岐想着出发前搜集的介绍资料,便说:“如果说长白山是云端上的天宫,那么天池就是一面镜子,镶嵌在长白山上。这面镜子历经四季,所以春夏秋冬的景色,都被它映照下来。我们正行走在这面镜子旁,脚底是山,头顶是蓝天白云,边上还有盛开的各色野花,你们说美不美?”“美!”大家齐声回答。盲友刘友全开玩笑地说:“如果这是云端上的山,我们岂不是在云朵上漫步,漂着漂着就跟着云朵回家了。”“对,咱们都骑在云上呢。” 
  而在呼伦贝尔大草原,每个人都像重获自由的马驹,肆无忌惮地撒着欢。蔡美岐躺在草地上,望着模糊的天、洁白的云,心里溢满了幸福。大家见了,都挨个躺下来,齐齐地望着天空。 
  不知为何,蔡美岐的泪一下子下来了。这么久以来,他们搀扶着走过很多地方,努力把走过的每一处景色都记在心里,也许很多人不理解他们,但当他们躺在草地上,心里空无一物无比宁静时,才深切地知道,所有的倔强,不过是为了不枉费来尘世一场。 
  旅行归来后,蔡美岐去医院签署了器官捐赠协议。如果有天她不幸离开人世,那么有人因她的奉献重获新生,帮着她继续去看世界,便是她唯一的“私心”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