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挺进非洲三个中国娃野保支教马赛马拉大草原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05

    红树++阿友

    一个12岁的中国女孩,因去了趟非洲而爱上野生动物保护,从此,她小小的生命中开始奔跑着非洲狮子、大象、犀牛……她成了野保志愿者。2015年夏,她和8岁的弟弟及另一名16岁的重庆男孩又来到非洲,这次他们不但到非洲大草原上巡逻,还到马赛马拉大草原上的小学里做志愿者支教。回来后,三个孩子自己动手,创建了野生动物保护网站,展示非洲草原的美丽,招募野保志愿者,传递非洲野保信息,让更多的人加盟野保阵营。

    初中生站上北大演讲台

    2016年4月16日一大早,家住美国洛杉矶的中国女孩刘涟莲和弟弟刘桐汐,以及在洛杉矶读书的中国男孩汪诣涵早早就起来,三个孩子急切地打开他们自己创建的名为“马拉野保志愿者”的网站,开始浏览、工作起来。他们在网站里写文章贴图片,推介马赛马拉大草原上的野生动物及野保行动,招募野保及到非洲小学支教的志愿者。三个孩子兴奋地工作着,心里充满了使命感和神圣感。

    刘涟莲出生在重庆成长在北京。2012年8月,刘涟莲父亲的好友——第一个在非洲做野保的中国人星巴要组织一次野保小卫士夏令营,在刘涟莲的一再要求下,父亲同意她参加了这个夏令营。就这样,12岁的刘涟莲第一次在没有父母陪同下出远门,在北京坐上了飞往肯尼亚首府内罗毕的飞机,然后抵达马赛马拉大草原。刘涟莲被马赛马拉的奇景惊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大草原上的野生动物竟和人类如此亲近。早晨起来,刘涟莲和夏令营的小朋友们钻出帐篷,就会看见成群的长颈鹿在帐篷外吃草,并不时缓慢地抬起头向他们张望,似乎在跟他们打招呼。此时,非洲草原上的太阳正在升起,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白,仿佛一切都凝固而透明了,就像一幅色彩艳丽的油画。这样的场面让刘涟莲非常震惊激动,她甚至想哭。

    和星巴叔叔一起在草原上巡逻时,刘涟莲还看到了狮群、象群、豹群,这些野生动物看起来都很温和,看着他们的巡逻车从身边开过,仿佛巡逻车和车上的人也是它们中间的一员一样无丝毫警惕。从非洲回来后,马赛马拉草原上那些野生动物就长在刘涟莲心中了,想到星巴叔叔说的由于人们消费野生动物制品,不法分子偷猎野生动物,导致非洲的野生动物在逐年减少,不知不觉间,刘涟莲决心做一名野保志愿者。此后,再走进北京的商场,看到那些用动物皮毛做的服饰等商品时,刘涟莲心里就非常难受,偶尔遇到有人购买这些商品时,刘涟莲都会冲动地走上前劝人家不要买,而对于父母和身边的亲朋,刘涟莲则强烈果敢地阻止他们购买和使用野生动物制品。

    2013年9月,刘涟莲来到北京市牛栏山一中实验学校读初中,成功举办了一场野保演讲。当年12月,星巴应北京大学邀请回国,到北大进行野保演讲,因为刘涟莲有在校演讲经历,星巴就请刘涟莲作为他的助手,在他主讲后也让刘涟莲讲讲在马赛马拉大草原上的见闻。当时正值期末,学习很紧张,星巴到北京大学演讲那天,刘涟莲先上课,快到该她演讲的时间了才向老师请假,急急忙忙地赶到北京大学光华学院礼堂。

    那天,站在光华学院礼堂的讲台上,刘涟莲非常激动,北大是所有中国学生的梦想,刘涟莲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一个初中生竟会到北大的礼堂里演讲!而且台下听她演讲的是北大学生和许多企业家,刘涟莲知道,她必须讲好,让听众心里有所触动,尤其是那些企业家,他们的财力决定了他们是使用野生动物制品的主力,同时也因他们的财力决定了他们可以是野保主力。刘涟莲知道,星巴在非洲的野保基金中绝大多数是国内企业家们捐赠的。想到这些,刘涟莲就把自己一个初中生站在北大讲台上的小感慨抛得远远的,镇定自若声情并茂地讲了她在非洲草原上看到的一切,感受到的一切,领悟到的一切,讲“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理念,台下的人全被她感动了,报以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2014年春天,刘涟莲来到美国洛杉矶读书。夏天,她的父母把家从北京搬到了洛杉矶,她的弟弟刘桐汐也在洛杉矶读了小学。2014年秋天,星巴到美国南加州大学演讲时,又叫上了刘涟莲,让她讲述在非州草原上的感受,这是刘涟莲第一次以野保志愿者身份在美国公众场所演讲。刘涟莲在美国南加洲大学演讲结束后,一下子成了美国媒体追逐的对象,多家媒体报道了刘涟莲这个14岁中国女孩到非洲保护野生动物的故事。这让刘涟莲成了小名人,在学校里,没有人不知道刘涟莲这个中国女孩子,甚至走在美国街头上,刘涟莲也会偶尔被人认出来,由衷地对她竖起大姆指,夸她了不起。

    带着小伙伴挺进非洲

    2014年冬天,刘涟莲父母的一个朋友请他们全家去吃饭,同时还请了另外一家中国人。这家人是来自重庆15岁的汪诣涵和他的父亲,汪诣涵是2014年秋天来洛杉矶读书的。席间,念念不忘野保的刘涟莲又谈起非洲,没想到的是,汪诣涵和他的父亲也是野生动物爱好者,大家围绕这个话题畅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最后,两个家庭共同决定2015年暑期到来时,让三个孩子一起去非洲共同参与保护野生动物。

    2015年 7月22日,刘涟莲一家从北京起飞,汪诣涵和父亲从重庆起飞,两个家庭三个孩子飞到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两个家庭先是在肯尼亚参观了大象孤儿院,又去了长颈鹿庄园,在那里观赏了长颈鹿、斑马、河马、羚羊之后,来到了马赛马拉大草原。星巴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将他们两家人安排住进了奥肯耶保护区内的小型帐篷酒店。那是一个被栅栏圈起来的帐篷群,置身在非洲大草原中,三个孩子欢叫不已,尤其是才9岁的刘桐汐,像个撒欢的小马驹,一会儿跑进帐篷,一会儿又跑出栅栏外。一个满天星斗,野生动物叫声汇成乐章的夜晚过去了,第二天早上5点多,星巴来叫孩子们起床,大家在长颈鹿可爱的大眼睛凝视下,上了星巴的巡逻车开始巡逻。

    越野吉普车在马赛马拉大草原上驰行,满眼都是茂密草丛和各色野花,间或有斑马和长颈鹿慢慢走过。景色太迷人了,三个孩子要求星巴停下车,静静地欣赏美景,可是星巴没有停车,他告诉孩子们,这样的景色在马赛马拉大草原太平常了,他要带孩子们寻找狮群和象群。可整整一上午都没有找到狮群和象群,不过他们也有收获,在保护区内发现了两起违法放牧的牧民,星巴当即打电话给当地警察,警车过来把放牧的牧民和牛群赶走了。临近中午,星巴开着车返程了。正当大家垂头丧气往回赶时,一个让他们震惊的场面出现了,在他们车子前方,有一头猎豹在疾速追捕一只羚羊,猎手身后掀起一股尘烟,追了一会儿没捕到,猎豹又开始追一匹角马,最后也失败了。血腥杀戮的场景让三个孩子非常震惊,在他们印象中,猎豹捕杀羚羊、角马应该是手到擒来的,没想到,迅疾如风牙齿尖利的猎豹也有失败之时。

    在进入马赛马拉大草原的第四天,星巴终于带着刘涟莲他们找到了狮群,在茫茫草原上,威武的狮群悠闲地走着,离孩子们只有二十几米远。进入草原第五天,孩子们竟然意外地看到了一只食蚁兽,通常食蚁兽夜间出来捕食,很少白天出来,就连在草原上当了二十多年巡逻员的一位黑人叔叔也是第一次在大白天看到食蚁兽,这让孩子们兴奋不已。

    小学支教感觉好极了

    巡逻完大草原次日,刘涟莲带着弟弟刘桐汐和汪诣涵去了保护区的奥洛波穆特小学。到了学校刘涟莲非常吃惊,她没有想到这所学校竟会这么简陋:一排低矮的平房,每个教室都很小,窗户残破根本无法遮风挡雨,所谓的黑板其实就是在墙上贴了一张黑纸,教室内拥挤地摆放了一些小桌子,每张桌子挤着三四个孩子。学校对刘涟莲他们来讲课很重视,从全校12个班级里选出三十多个孩子集中到一个班里。这些孩子见刘涟莲他们来了,都用善良而好奇的眼睛看着他们,露出质朴、纯净、自然的笑。刘涟莲一直在学钢琴,因此她负责教孩子们音乐;汪诣涵会画画素描很棒,他负责教孩子们美术;刘桐汐太小不能教什么,就和刘涟莲、汪诣涵一起教孩子们摄影。

    于是,汪诣涵开始教孩子们画草原之王狮子、画大象和长颈鹿。然后他给孩子们分发带来的画纸和彩笔,让他们用彩笔在纸上随意画,孩子们随心所欲画出来的画颠覆了刘涟莲的想象,这些非洲孩子们太有想像力了,他们把天空涂成了绿色,把长颈鹿画成了粉色。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新奇而快乐。

    第二天下午,刘涟莲教孩子们音乐。由于事先和学校沟通好,在音乐课开始之前孩子们要给支教者展示一下他们的音乐,因此当天孩子们全部换上了当地马赛部落传统服装,佩戴了最精美的首饰,在刘涟莲他们面前站好队形。表演开始了,领唱的是一个平时非常腼腆的11岁女孩,此刻脸上满是自信。她唱出第一个音符时,简陋的教室里立马激荡回响起她洪亮而纯净的声音。中国孩子们瞬间被震撼了,沉醉在女孩小小身体爆发出的巨大能量里。这个小女孩好像没费任何力气,极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自然简单地从声带里迸发,响彻整个教室,再渗进每个人的心田。小女孩一小段独唱之后,紧接着就是孩子们的合唱,再接着就是超乎刘涟莲想象整齐有序的部落舞蹈。这群马赛部落的孩子准确地唱出了四五个不同的声部,再加上活动量巨大的舞蹈,一切让刘涟莲简直不敢相信,表演只发生在一间简陋的小教室里。演出结束了,那个领唱的小女孩又变回了她原本腼腆的样子。虽然刘涟莲知道自己完全唱不出非洲小女孩这种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但出于礼貌,他们还是给孩子们唱了中国民歌《茉莉花》,孩子们非常认真地听着,回报热烈的掌声。

    表演结束后,刘涟莲给孩子们讲解并播放了音乐,这些音乐包括欧洲古典音乐,还有在非洲起源、在美国发展的爵士乐。讲完这些,刘涟莲还用吉他给孩子们弹了一曲《梁祝·化蝶》,并介绍了中国的传统音乐。孩子们对这些新奇的音乐类型和刘涟莲手里神奇的吉他非常好奇,刘涟莲就把吉他放到孩子们手里,手把手教他们弹奏。刘涟莲还教孩子们用竖笛吹简曲《小蜜蜂》,孩子们则用各种打击乐器(三角铁、铃鼓等)跟刘涟莲吹的竖笛一起合奏。最有意思的是小学校长和老师们也跟着一起学习竖笛和打击乐,他们认真好学的样子看起来和教室里的孩子没啥两样,那堂课真的非常有意思。

    第三天下午,中国孩子们一起教同学们摄影。第四天,星巴也过来了,和三个孩子一起给非洲孩子上了堂野保课。短短的十几天很快就过去了,2015年8月初,刘涟莲和汪诣涵、刘桐汐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马赛马拉大草原。离开之前,三个孩子赠送这所小学孩子们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照相机、一部手机,并和这所小学的师生相约,让他们用手机相机随时拍下生活状态,发给三个中国朋友看;而非洲孩子们也回赠了当地的手链、项链等礼品。临走那天,小学全体师生和村里长老都来给他们送行,这让三个孩子非常感动。

    回到美国后,刘涟莲就和汪诣涵、刘桐汐商议要建一个野保网站,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的“马拉野保志愿者”网站终于在2015年12月1日正式开通了。三个孩子希望通过这个网站找到更多的野保志愿者及到非洲支教的志愿者,他们期待2016年暑期能有更多的人和他们一起走进马赛马拉大草原寻梦。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