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自己的人,都对自己狠

时间:2018-04-02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子凌是我的高中同学。人长得漂亮、学习好、家境好,是高中时代同龄中的偶像。大学毕业在北京高校做老师,她的丈夫是本校最年轻的教授,才华横溢。她的魅力就是会让这样的男人缴械投降。 
  命運在他们的孩子被诊断为自闭症的时候,拐了个急弯。无论是她还是她的丈夫,都无法接受现实。他们把孩子送去收费最贵的特殊儿童寄宿学校,每周接回家一次。周一早晨,当孩子明白自己要去学校,拼命地抓住了门。她不得不伸手掰开他紧握门框的小手。晚上,她跟丈夫商量,想把孩子接回来。年轻的教授说:“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把这个孩子长期托管。”她想起每次去接孩子,那几个远远站在操场上的孩子,老师隐晦地告诉她,他们其实已经被父母放弃了。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活得有多自私。她在最短的时间办完离婚、辞职,带孩子去了大理。现在,她自己教孩子读书识字、穿衣服。她的收入来源是客栈和网店,比在大学教书收入高很多。更重要的是,她开始学会抬头看云。 
  在走得很顺的那些年,她看到的是功名利禄,是别人的赞美与羡慕。命运的重拳让她放下了骄傲和虚荣,她发现自己真正长大了。她坦然接受生活给予自己的所有,每天醒来第一个念头是好好生活,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所有的挫折都是起点,所有的失去都是得到


  玛姬也是我敬佩和喜欢的女人。她16岁出道做演员。事业中了上上签,感情却是下下签。被男人骗过钱、甩过。36岁结婚,老公劈腿。离婚后,她说从小父母失和,看过太多男女之间的撕扯和不堪,她愿意享受爱情却没能力经营婚姻。 
  如今的玛姬真正活成了她自己。她息影,离开香港,长居国外。在伦敦的巴士餐厅享用女王吃过的午餐,在巴黎的乡间小路骑脚踏车,她脸上虽然有皱纹,眼神却像少女一样,坦诚明亮。一个女人,在聚光灯下明亮没什么稀奇,在尘土飞扬中闪光才是能力。无论别人讲什么,她都不介意。她说:“我只为自己最爱的人负责,旁人怎么看,与我无关。”她已经从一个简单的女性,进化为不再需要对人生纠结权衡、对他人反复考量的发光体。 
  这样的女人,生命里再无逆境。因为她们不再期待脚踏祥云的盖世英雄,祥云就在自己脚下,从此所有的挫折都是起点,所有的失去都是得到。

心向光明的人,才是真正爱自己


  还有我的好朋友梅珊。她从杂志社辞职后开了一间咖啡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一个小小的咖啡馆请了3个员工。然而开店第二年,3个员工一起跳槽。眼看国庆黄金周就要来了,她看着空荡荡的店,站起来,打开店门,打扫卫生,翻出产品笔记,从咖啡机的使用方法学起。她不仅学会了做店里所有的产品,也终于明白了开店是怎么回事。深夜两点打烊后走在街上,她想,我可以靠自己了。 
  后来她从开咖啡馆到做连锁酒店,每做一个新项目,她都从最基层做起。5年时间,她从文艺女青年进化到商场女战士。 
  还有从糟糕的原生家庭里走出来的林达。大学毕业后父亲让她回家乡做公务员,理由是她要照顾弟弟。林达不仅要照顾多病的父母,还不断为闯祸的弟弟出钱。每次她跟父母说起弟弟的教育问题,都要吵架。终于有一天,母亲说:“他再坏,我们以后要指望他养老。你再好,早晚是别人家的。” 
  林达终于醒了。她并不恨自己的父母,而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在糊涂的父母与没用的弟弟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能真正站起来,否则全家都会被卷入原生家庭的黑洞,彼此埋怨彼此伤害,甚至下一代都不能幸免。 
  她果断辞掉家乡的工作,去广州加入师兄开的律师事务所。如今她是广州名律师,年薪过百万。出钱为弟弟在老家开了个洗车行,把父母的医药费也扛在肩上。当初要跟她断绝关系的父母现在对她很尊重。 
  女人要爱自己,但究竟怎样才算真正爱自己?爱自己,既不是寻找男人的怀抱,也不是持性别的软肋向命运撒娇。爱自己,是对自己狠一点,再狠一点,不纵容天性中的软弱、懒惰,理智从容地管理生命的每一天。爱自己是5年、10年持续的奋斗。 
  只有你不断强大,世界才能慢慢柔软。那些独自走过黑暗,依然心向光明的人,才是真正在爱自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