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穿行伊朗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08/05

    Holger Meyer 强子

    伴随着出租车司机疯子一般的鸣笛声,我的脑袋都感觉快要爆炸了。我真的很难想象,在这辆黄色的Saipa(伊朗一家汽车制造商)汽车里能塞下两个车包,唯一让人感到难受的就是两个车包紧紧地顶着我的后背。而更让人感到惊讶的就是德黑兰在交通高峰期居然有1100万的居民参与其中,所有司机都需要小心翼翼地行驶。虽然这里只有三条车道,但目前看来似乎是五条车道同时在使用。抵达酒店后我们终于和瑞士导游米歇尔(Michel)碰面了,他为我们精心制作了一份德语的行程表,这一切都让我和安德鲁、马丁(Martin)感到很踏实。

    按照这份行程表,我们将在德黑兰停留几天,之后前往伊朗首都周围的山区,绕道进入滑雪场,之后北上进入到里海,最后前往沙漠区。这一切听起来是如此的美妙,我们交叉腿坐在酒店享受着茶水和甜点。不过,米歇尔告诉我们第二天他将离开,由本地导游哈桑(Hassan)带领我们继续旅行。不同的导游,不同的风格,我真是等不及要出发了。

    德黑兰 向山而行

    周五那天,在伊朗当地已经是休息日。我们看到很多人骑着自行车,他们的目光也自始至终集中在我和我的无内胎轮胎上,当我给轮胎充气时汗水不自觉地从前额流下,那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瓜一样。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有人靠近我问到:“你好,你喜欢伊朗吗?”

    不久,我们的向导哈桑终于出现了。约一米七的身高,留着一头运动发型,那强壮的小腿令人印象深刻。他是伊朗的一位山地车教练,同样也是位机械师,因为伊朗强烈的阳光,他的皮肤被晒得黝黑。此时,我们被40多位男女车手所包围。

    不幸的是哈桑的压缩充气机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当自由骑车手塔亚(Taja)发现这个问题后给了我二氧化碳充气瓶,两条外胎总算成功安装完毕。我们的旅行正式开始时,先是穿过德黑兰南边的城市公园,之后一路经历了柏油、碎石路面,沿着一条小路开始爬升。一米一米的上坡骑行之后,便看到一个大型的有军事设施的基地。哈桑告诉我们这里不能拍照,否则军方可能会以间谍罪逮捕我们。当然,我们也不会那样做。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想知道我们对于伊朗的看法,但是我们不能说太多,因为旅行才刚刚开始。这里沙土和碎石遍布,好在车轮保持着应有的牵引力。抵达第一个休息点后,我们终于可以饱览周围的风景。实际上,这里到处都是荒山,已经看不见任何绿色,而且骑行线路异常陡峭且无规则可循。

    等我们抵达山顶之后,已经是气喘吁吁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里的景色异常壮观,我们可以纵览整个德黑兰的风貌,这个城市一直沿着地平线延伸,就像是巨大的地毯一般。我们终于离开了这座拥有1400万人口的城市,更为幸运的是今天这里没有任何烟雾。哈桑用他那糟糕的英语告诉我们,这里的天空很多时候都是棕色而非蓝色的。在这里,我们的团队也将分开。大多数的车手将选择一条更为容易的道路进入到山谷,那里布满了岩石,但是可以欣赏到更美的风景。坚硬的地面遍布着尘土,给我们的山地车提供了良好的牵引力和抓地力。在未来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将继续前行,然后再回到那交通混乱的大城市。

    从雪场到里海

    我们来到始建于20世纪70年代的滑雪场Dizin,彼时的伊朗还是国王掌权制。那些紫色的缆车看起来非常安全,就像是涂了颜色的彩蛋一般挂在线缆上。我们乘坐缆车经过3000多米的山峰,在Alborz山脉,甚至有几座山峰已经达到了4000米。我立马就想到,只要在这里目所能及的地方,冬季肯定飘满鹅毛大雪。

    但是这里有可以骑行的道路吗?安德鲁和我走向了一条通往山谷的旧道路。这算是骑行的道路吗?显然并不是。字面上说的道路和伊朗人所理解的道路完全不同。但是这里遍布的碎石和抓地的泥土,让我们的骑行变得异常有趣。另一件我们需要面对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海拔高度下骑行,太阳落山后气温就会急速下降,我们也需要维持体温的东西。来件羽绒服或者热汤和茶,当然这些东西都有的话那最好。“Ash”在伊朗是一种普遍的菜肴,几乎在任何地方都有供应,其实就是一大锅的素食汤,不仅味道美妙,而且也让我们保持了体温。

    果然,夜幕来临,伊朗的山间开始变得非常寒冷。我们的住宿地是一间没有床铺的房子,这里只配有地毯。不过对伊朗而言,这都是正常现象。我们每个人都睡在地板上,也算是完全不同的一种住宿体验。一夜过去,当我从那些漂亮的波斯地毯中翻身而起时,发现自己的背部可能有些受伤,但多亏了有羽绒睡袋。当太阳完全升起之时,我们伴随着阳光吃着早点喝着早茶。在海拔1000米的地方,我们将选择推着山地车穿越那神秘的森林。

    飘散的薄雾慢慢地给即将来临的阳光让路,这里的树木并不算粗壮,但却覆盖着浓密的绿色苔藓。许多叶子已经提前进入到了秋季的黄色,越往高处走,森林的通透度也变得越好,植被也开始发生变化。我和安德鲁紧随哈桑之后,踏在大山毛榉树和绿叶之间。这一切,都让我们难以想象,这居然会是一个绿色的伊朗。沿着小路在森林中蜿蜒而行,争夺领先的位置也让旅行变得乐趣无穷。直到两条巨大的狗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欢乐戛然而止。我们抬头看见两个牧羊人在温暖的阳光下吃早餐,那两条狗正是他们的。山地牧民们在这里扎营,似乎这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事情。两位牧羊人邀请我们共进早餐,有小面包和奶酪,这真的很美好。

    动身前往山顶,狗儿就像我们的伙伴一样跟随在身旁。当我们爬上最后的那几米山坡后,終于抵达了山顶。在这里,除了几处小屋之外没有树木,一切都看起来贫瘠无比。此时此刻,风就在我们的耳边呼啸而过。那座小屋为5600米的达玛万山提供了一个避难场所,伊朗最高的山峰正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烁着雪白的光芒。我们对下山骑行感到非常兴奋,首先是这里需要一定的骑行技巧,因为遍布着岩石以及几处急弯。另外就是之后的路段非常高速流畅,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安德鲁并没有把自己作为前世界杯下坡车手的本性隐藏起来,他在这条下坡路上不断跳跃。更为有趣的是,森林地段的那些落叶令整条骑行道路变得湿滑,而哈桑很早就说过这是一条非常漂亮的骑行线路。的确,他没有过多地吹捧,我们的确很喜欢在森林里蜿蜒骑行的感觉。这里,也是我们早晨徒步前行的那段。

    夜幕来临时我们终于抵达里海。在海滩上,我们也碰到了哈桑的那些骑行朋友。作为一名国家队教练,他似乎对于整个国家的情况了如指掌—至少他知道哪里能找到最好的训练基地。在篝火旁,我们开始计划第二天的行程。 “里海”一词实际上具有一定的迷惑性。与此无关的是,我们要去检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湖泊是否还有盐分,它甚至不是那么的冰冷,但对于能否沐浴的情况我们并不是很清楚。最终,我们在火炉旁擦干身子开始聚会聊天。当哈桑的朋友穆罕默德、麦德、特哈里和贝扎德告诉我们关于他们在伊朗的故事时,安德鲁和我都像小孩一样兴奋起来,或许这种兴奋也仅仅是因为茶的关系。明天16公里的下坡骑行线路足以让人期待,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等到半夜时,因为外面下雨哈桑不得不搬到营地内。第二天早晨,雨水还是没有停止,但我们根本不想停下追梦的脚步。时间真的非常紧张,我们最终还是决定骑车去沙漠。

    仿佛从另一个时代回来

    哈桑的下坡队员塔赫利和贝扎加入了我们,他们总是充满了激情,想给我们展示他们国家队的一面。顺便说一句,所有的伊朗人似乎都喜欢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总是有时间问我们这样的问题:你从哪里来?你想喝茶吗?巴伐利亚(Bavaria)?慕尼黑(Munich)?多特蒙德(Borussia Dortmund)? 自拍一个?而且也总是按照这个顺序。

    在我们前往沙漠的路上,曾在一条当地的速降线路旁停留。这里无比宽阔而且没有一棵树,完全是与众不同的骑行体验。哈桑非常自豪,对于他来说,这条赛道就是属于他的Rampage线路(著名的红牛坠山赛),这里简直像极了犹他州,你不觉得吗?

    抵达沙漠城市喀山后,我们第一次遇到了游客。在此之前,我们仿佛旅行在另一个时代。在一片完全偏僻的土地上,只有本地人和自身的真实感触。喀山非常具有历史意义,宫殿和古建筑都装饰得异常漂亮,米黄色和棕色是这里的主色调,内城也让我想起了《星球大战》中的风景。安德鲁突然从转角骑车出现,这一切就好像太空滑翔机里的卢克·天行者一样。我们行走在集市上,讨价还价。之后我们来到喀山的老城墙,岁月的侵蚀让这里出现了如同压抬场一样的线路,安德鲁在尝试了几次跳跃之后,我们继续着自己的旅行。

    接下来的几条骑行线路都位于德黑兰附近,我们和伊朗的新朋友又骑了几趟。很快,该说再见了。对于一个命运多舛的国度來说,这里的人民还是非常热情友善的,而且他们懂得用辩证的哲学来思考问题,我们对他们的认知和媒体所报道的也截然不同。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伊朗,我们还会回来。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