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越野真玩家

问诊世界最高峰

所属栏目:登山徒步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孙斌

远眺世界最高峰。 摄影/Rocker

在刚刚过去的5月,我所带领的9人巅峰探游珠峰登山队,登顶了珠峰,并安全返回。这是我第三次带队攀登珠峰。

2007年,我在北京奥组委负责火炬接力珠峰传递,从西藏这一侧登顶珠峰,这就是大家在2008年奥运會之前看到的珠峰火炬接力的实际场景。

2017年,巅峰探游第一次在南坡组织攀登活动,我和7名成员一起登顶,安全返回。2018年,巅峰探游组织了第二次珠峰登山,这次由于个人原因没有参与,我们的团队最终也是全员登顶,安全返回。今年,由于3月在哈巴雪山左膝盖意外受伤,因此无法再次带队登顶,但是4月25日我就抵达大本营,做大本营协调和指挥工作。攀登期间不可避免出现了各种意外,很高兴能够帮助到团队全部顺利登顶安全返回。

回到国内后,发现珠峰登顶过程中的拥堵成了所有媒体关注的新闻,很多人对珠峰堵车以及11人死亡的结果展开了讨论,对于攀登珠峰者的动机和需要的能力、组织者的问题、拥堵带来的后果进行各种解读。

作为一名高山向导、探险公司负责人,这20年来,我帮助很多登山者实现了攀登梦想,当然也包括几次成功的珠峰攀登,针对今年的珠峰乱象,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解读。

2019年珠峰攀登乱象的根源

珠峰拥堵导致多名登山者死亡的新闻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我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媒体的采访邀请,这个事件俨然已经成为目前阶段性热点。但部分媒体使用错误的数据,通过引导性的标题及煽动的言论,企图引起大众对攀登珠峰的质疑,从而博取关注的行为,对登山运动在国内健康发展极为不利。我们希望通过对2019年珠峰攀登的客观解读,让人们了解真相,更为理性地看待珠峰攀登,乃至登山运动。

截至目前,2019年珠峰春季攀登季死亡人数为11人(南坡9人,北坡2人),在珠峰攀登史上排名第四,仅次于1996年山难、2014年雪崩、2015年大地震,这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数据:普通年份死亡人数一般为5人左右,如2018年为6人,2016、2017年为5人。南坡9人中,除了1人是意外坠落,其余8人都是由于身体衰竭或者高山病,并且大部分都是集中在5月21日~25日这个登顶高峰期。5月22日,登顶人数达到顶峰,一共有300余人尝试登顶,我们的队伍也是在这一天登顶的,正是这一天Nirmal Purja拍摄了那张著名的希拉里台阶上拥堵图片。

于是很多媒体高潮了,开始嘲笑这些珠峰登山者、谴责这些登山者的动机,并把拥堵看成是大量登山者死亡的原因。

当然,拥堵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登山者:拥堵减缓了登山者的步伐,从而增加了他们的疲劳、冻伤的可能性、氧气的消耗量,一旦体力耗尽或者断氧,登山者将面临极大危机。而且,拥堵也会导致身体不适或者断氧的登山者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回到较低海拔的地方,从而加剧体力衰竭和高山病的影响。

但是,我认为,拥堵并不是大量登山者死亡的主要原因。我们的队员在8600米南峰顶下方的岩壁被堵了近两个小时,原因只是4个印度女登山者无法通过这个岩壁,最终是由夏尔巴扛上岩壁的。而且,即使我们的队员21日尼泊尔时间19点30分离开南坳营地出发登顶,当时并不是最早的队伍,因此他们上山和下山都遇到了拥堵。根据他们估计,沿途被堵了4~5个小时,但是由于我们事前进行了充分的准备,队员携带了足量的氧气,所以最强壮的队员22日下午1点已经返回南坳营地了。

因此拥堵只是表面的现象,为什么会造成拥堵,以及其他深层的原因,更值得我们深思。我以为造成大量登山者死亡的核心原因有二:不够格的攀登者,以及不合格的探险公司。

(一)不够格的攀登者

很多健康状况、体能、技能、经验、心理状况不够格的登山者在自身欲望的驱使下或者在探险公司的忽悠下,来到了珠峰,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于是很多人因为无法顺利通过陡峭的南峰顶和希拉里台阶,造成了额外的拥堵;很多人因为体能不够,最终长时间暴露在8000米死亡线上,导致衰竭和水肿,永远留在山上;很多人到了大本营才学会穿冰爪,使用冰镐上升器,这些新手在8000米遇到复杂情况时,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一些人因为身体原来的疾病在高海拔被诱发,悲惨地死在珠峰。这些不够格的攀登者,不仅仅害了自己,甚至害了其他强壮的登山者和向导。

(二)不合格的探险公司

2019年,在南坡珠峰大本营,有40多家探险公司在组织珠峰攀登活动,这些机构良莠不齐,造成很多问题:

·很多探险公司,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对登山者进行筛选,让很多不够格的登山者来到了珠峰脚下。

·很多探险公司的夏尔巴资质存在问题,这些不合格的夏尔巴在山上无法起到帮助队员进行风险管理,保障安全的重要作用。

·很多探险公司采用保姆式服务的方式吸引客户,但是保姆式服务带来的结果是登山客户普遍能力不足,依赖心理强,一旦在极高海拔出现意外,自保能力极为脆弱。

·探险公司没有针对登顶时显而易见会出现的拥堵,在攀登计划、氧气配备、用氧策略上进行调整,导致拥堵出现后,普遍出现断氧以及救援力量不足的状况,极大地增加了攀登者在极高海拔衰竭、冻伤和水肿的几率。

商业登山探险公司的作用

1953年,希拉里爵士和夏尔巴丹增·诺盖第一次将人类的脚印留在了世界之巅,但是,一直到1990年代之前,珠峰都是职业登山家的舞台。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关注珠峰,希望自己能站在珠峰之巅,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探险公司,通过自己的工作,帮助无数普通人登上世界之巅。

有一个数据:2003年,为纪念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国内组织了第一支大型珠峰攀登队伍,王石登顶时,排在1700人次左右。而到了16年后的2019年,已经有近10000人次的登顶记录了。

与职业登山家相比,普通人在珠峰面前,体能、技能、经验、心理方面都存在很大不足,探险公司的出现可以很好地帮助這些普通人弥补上述不足。

目前珠峰商业登山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探险公司为了获得更多的客户,不进行队员筛选,使得一些能力不够或者身体有问题的攀登者加入攀登珠峰的行列,一旦遇到突发情况,轻则无法登顶,重则出现山难事故。

另外,很多探险公司还向客户承诺不加节制的服务,攀登者在攀登过程中,连基本的装备穿戴、自主行进都由向导辅助,更别说独立应对风险的能力了。这种保姆式商业登山模式,在天气稳定、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也许不会出现问题,皆大欢喜。

但是,珠峰攀登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向导也不是神,一旦病倒或者出现其他问题,无法陪同队员,那么这些攀登者将独立面对海拔8000米残酷环境的挑战,会不会穿冰爪安全带、会不会使用上升器、会不会独立通过陡峭地形、会不会搭帐篷、会不会烧水做饭……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基本技能可能都会影响生死。这也是今年珠峰出现如此多死亡案例的主要原因。

沿着路绳排队攀登的登山者。 摄影/ Rocker

沿着路绳攀登的登山者排起了蜿蜒的长龙。摄影/ Rocker

负责任的攀登

作为商业登山的参与者和组织者,我们倡导的理念是,负责任的攀登。

对于攀登者:

·清醒认识珠峰攀登的挑战,全面评估自身能力,对于身体旧有疾病需要有专业的指导和评价。

·攀登前,进行充分的训练,构建强大的体能储备和全面的知识技能水平。

·不好高骛远,循序渐进地攀登不同难度级别的高海拔山峰,逐步积累经验,提升对珠峰攀登风险的判断能力。

·熟悉珠峰的各类信息,并在大脑中模拟攀登1000遍,让我们在实际攀登中胸有成竹。

·必须认识到:探险公司和登山向导并不是上帝,一旦他们出现问题,我们有信心独立面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让自己活着返回。

对于探险公司:

·严格筛选队员,对那些身体状况不合适珠峰攀登的申请者,坚决拒绝。

·在前期训练和实际攀登中,向队员提出要求,一旦出现意外或者向导出现问题,他们具备在极端环境中自保的能力。

·攀登组织过程中,通过更科学的计划,让登山者提高适应效率,更好恢复体能,在登顶前保证必要的适应性和充沛的体能。

·为山上可能出现的极端情况做出充分的准备,比如长时间堵车、队员身体出现意外需要救援等情况,配备充分的氧气和人力,帮助队员全身而返。

·意识到,攀登珠峰对于每一个队员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体验,使队员收获更大的方式是让队员更多地,更自主地参与到攀登过程中来,而不是保姆式服务。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