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全世界都知道我丢了

时间:2018-04-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3岁那年,一天傍晚妈妈从地里干完活回家,发现我不在了。她房前屋后四处寻找,敲遍了所有邻居家的门,都没找到我。后来邻居也帮着一起找,翻遍了连队(我们当时生活在兵团)的角角落落。 
  有人怀疑:莫不是我独自一人进了野地?又有人严肃地叹息,提到最近闹狼灾,某团某连一夜之间被咬死了多少多少牲畜……我妈慌乱恐惧,哭喊着去找领导。她捶胸顿足,哭天抢地,引起了连长和指导员的高度重视,于是用连队的大喇叭发动大家一起去找,几乎连里的每一个人听到广播后都放下碗筷,拿起手电筒出了家门。夜色里到处灯影晃动。连队还派出了两辆拖拉机,各拉了十来个人朝着茫茫戈壁滩的两个方向開去。呼唤我的声音传遍了荒野。 
  半夜里,大家疲惫地各自回家。没有人能安慰得了我妈,她痛苦又绝望。妇女们扶着她回到家里,劝她休息,并帮她拉开床上的被子。这时,所有眼睛猛然看到了我。我正蜷在被子下睡得香甜又踏实。 
  我20岁时,去乌鲁木齐打工。一次外出办事,忘了带传呼机,碰巧那天我妈来乌鲁木齐,呼了我20多遍都没回音。她不禁胡思乱想,心慌意乱地守着招待所的公用电话。这时有人说现在出门打工的女孩子最容易被拐卖了,比小孩还容易上当受骗。我妈听后更是心乱如麻,不停地打电话给所有的亲戚和朋友。于是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了,并帮忙进一步扩散,议论得沸沸扬扬。 
  除了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和向人哭诉外,我妈还跑到附近的打印店,想做几百份寻人启事。幸亏一时没有我的照片,只好作罢。等我办完事回家,看到20多条留言时吓了一大跳,赶紧打的跑去那家招待所。一进大院,一眼就看到她茫然失措地站在客房大门前,空虚又无助。我叫了一声“妈”,她猛一抬头,号啕大哭起来,一边快步向我走来,一边指着我,想骂什么,又骂不出来。但却哭得更凶了,好像心里有无限的委屈。 
  如今我已30岁,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但还是没能摆脱这样的命运。这段时间我妈在乌鲁木齐照顾生病的继父,我独自一人在家。一天睡午觉,我把手机调成了静音。那天她一连拨了3遍我都不知道。于是她不停地给这个打电话,给那个打电话,哀求大家四处去找我。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出事了。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