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委托养老引发的纠纷

时间:2018-04-1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年近八旬的王振德老人独居,老伴去世的早,女儿成年后又在国外定居。最初,女儿把他接到国外,可时间一长,老人感觉不习惯,执意要回国。可老人年事已高,需要人照顾,女儿放心不下,经父亲同意,委托老人的本家侄子王森照料老人的生活起居,双方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和《全权委托代理合同》。谁知,短短一年时间,叔侄二人之间便产生了矛盾,王振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委托协议和合同,并要求王森返还其银行存款70万元。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叔侄两人反目成仇呢?那70万元又是怎么回事? 
  法庭上,王振德老人诉称,侄子王森对自己疏于照顾,未经本人的同意,私自从其银行账户中支取了大量资金,用于為自己购买汽车和股票等,损害了本人的重大利益,故诉至法院。 
  王森辩称:他对王振德尽到照顾的责任,所支出的费用是为照顾叔叔和完成委托事项而产生,双方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和《全权委托代理合同》合法有效,不能解除。 
  经法院查明:二人于2016年12月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和《全权委托代理合同》,约定王森负责照顾叔叔的起居生活,百年后王振德将自己名下的一套商品房遗赠给王森继承。因为行动不便,王振德委托王森全权处理其房产、养老金、医疗费报销、银行卡个人业务等一切事宜。 
  刚开始,王森对叔叔照顾得还算周全,可是时间一长就没那么尽心了,经常连人影都看不到。有次,老人发高烧,却怎么打电话都找不到王森,还是邻居小张帮忙将老人送到了医院,才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之后,王振德住进养老院,再也不用侄子照顾了,后女儿从国外回来看望老人。王振德委托女儿处理相关事务,女儿查询发现,父亲的账户竟然少了70万元,是被王森挪用了。 
  法律点1 
  老人和侄子签署的《遗赠扶养协议》和《全权委托代理合同》有效吗? 
  有效。 
  依照《继承法》的相关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 
  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委托代理合同是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委托人可以特别委托受托人处理一项或者数项事务,也可以概括委托受托人处理一切事务。 
  双方对王振德银行账户支出的多笔数额较大款项的用途存在争议,其中,2017年3月3日的消费支出15万余元,王森认可用于购买汽车照顾叔叔使用,但王振德不予认可,主张购买汽车与自己无关且其并不知情。2017年5月4日的转支35万元,王森主张是转到自己个人账户中,以自己名义替叔叔炒股,王振德也不予认可。其他多笔支出,王森要么说不清用途,要么主张用于照顾叔叔,但均未提出充足证据予以证明。 
  法律点2 
  老人可以解除《遗赠扶养协议》和《全权委托代理合同》要求侄子返还财产吗? 
  可以。 
  法院经审后认为,王森无正当理由不履行对老人的照顾义务,严重侵犯了老年人合法利益致协议解除,不能享有受遗赠的权利,其支付的供养费用一般不予补偿;王森为完成委托事项所支出的费用有权向王振德主张,而《全权委托代理合同》中没有约定委托报酬,应视为无偿,王森无权要求支付委托报酬,双方均具有随时解除权。 
  合同解除后,王森应向王振德报告委托事务的结果,并向王振德返还其保管的银行卡及卡内资金,返还资金的范围为受托期间该银行卡内所有进项之和80万余元,减去王森为完成委托事项而支出的合理费用,除养老院费用8万元、医疗费用5万元外,王森主张支出的其他款项王振德均不予认可,而王森亦未提出充足证据证明上述费用确系为照顾王振德而发生的合理开销,故王森应向王振德返还资金数额为67万元,王振德超出上述数额范围的请求部分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