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母女相亲记

时间:2018-04-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许佳颖下班一进门,就嗅到家里的高压气氛。餐桌上没有烧好的饭菜,几个房间的灯都不亮,电视、音响、电脑统统变成“哑巴”,老妈明明在家,门口地毯上明明摆着她那双软底坡跟鞋。 
  虽然许佳颖着实累了一天,也有一两件烦心事堵在心口,可她还是满脸笑容走进老妈卧室:“刘大姐,告诉我你今天招谁惹谁了,不对,谁招你惹你了,是王阿姨跳广场舞穿的裙子比你漂亮,还是邻居赵大叔四处造谣你跟他去看电影了?”许佳颖的老妈姓刘,眉眼长得有几分像当年热播剧《闲人马大姐》里的蔡明,于是“刘大姐”就成了许佳颖跟老妈起腻、撒娇、外带宠溺的专用称呼。老妈摔给许佳颖一张报纸,“你可真是我亲生的!没见过你这么急着把亲妈推销出去的女儿。我知道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嫌我在家碍你眼了!” 
  这话不偏不倚戳到许佳颖心窝上,自从高一那年老爸胃癌去世,她们母女俩秤不离砣地相依为命到现在,27岁的她不是不想嫁人,而是她嫁了剩老妈一个人怎么办?老妈今年才50出头,已经为她耽误了这么多年的个人幸福,如果她撇下老妈自顾自地就是嫁到玉皇大帝家,也只是站到了幸福门外! 
  许佳颖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做审计,女多男少,超时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这样一个职业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都难于上青天,所以她就想到了给老妈报纸征婚。 
  想到此,许佳颖也鼓起腮帮子反击:“你打热线到电台替我征婚,把我的手机号公布于众,我的手机被打到爆,不但没法工作还影响其他同事工作,咱俩一比较,谁的错比较大?”许佳颖妈有了偃旗息鼓的态势:“女大当嫁,我这不是替你急嘛!”许佳颖想了一下,突然冒出一句,“妈,这个周六咱俩一起去相亲吧?”许佳颖妈大惊失色:“这丫头魔怔了!” 
  刘大姐是保守派,怎么都不同意母女俩一起去相亲,许佳颖被逼得急红了眼,“你要不同意去相亲,我也不去,看咱俩谁耗得过谁?”父母永远都是子女的手下败将,刘大姐讪讪点头。 
  经过一番准备,许佳颖母女俩开启了相亲第一站—去某大型婚恋网站相亲。据说这个知名征婚网站每天更新的注册人数多达数百万,会员分好几个级别,必须提供个人照片、身份信息、月收入、择偶要求等基本信息。守在电脑前的刘大姐筛选劲头勇猛无敌,“这个小伙子不错”“这个更帅”“这个跟你挺般配的”,许佳颖顿住鼠标,痛心疾首瞥了刘大姐一眼,“咱俩应该各扫自己门前雪,你别总替我拿操心,我去用笔记本,你用这个电脑筛选自己的目标男。” 
  这个大型网站每天会按照“匹配度”给注册者推荐十几到几十名候选者,许佳颖经历过几轮一对一的交谈后,确定了一个网名叫“单身狗联盟”的29岁男会员。  
  俩人开始网上互动,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单身狗联盟发问:“我相亲十次有八次对方上来就问我开的是不是B字头车,你怎么不问?”许佳颖笑答:“比亚迪、奔奔也是B字头,下次再有人问你就这么回答她。”单身狗联盟接着发问:“我没豪宅,也不是富二代,你失望了吧?”许佳颖答:“失望,失望你不敢拿自己当盘菜!” 
  “单身狗联盟”的真名叫蒋睦民,建筑业供职,典型的“奋二代”。他不但没被许佳颖给喝退,反而加紧追求攻势,不是一天到晚微信她,就是下班时间来单位接她。许佳颖想,这个蒋睦民除了贫点、普通点,别的没什么不好,没准儿还能改良她的生活成为一出轻喜剧呢,于是欣然答应了与他的第一次约会,咖啡馆见面。 
  刘大姐得知这一消息后,自告奋勇要坐在隔壁卡座隐身陪同,许佳颖知道她这几天看多了网络相亲见光死、被骗财骗色的八卦新闻,只好答应了。 
  蒋睦民比许佳颖早到,精干的板寸发型,七成新的休闲装束,是个不招人注目且舒服耐看的男人。许佳颖化了淡妆,戴了一件金饰,原本拎了只巴宝莉漆皮包出门,又折转回来改换了一只普通拎包。 
  两人都过了矫情的年纪,被别人打击和打击别人的经历也打磨掉自身的个性棱角,到了以诚相待的成熟期,相谈甚欢是必然的。只因有刘大姐在场,许佳颖难免拘束。蒋睦民没有忽略她的不安,“是不是空调太凉?要不要换杯饮料?”许佳颖再也坐不住了,提议出去走走。 
  走出咖啡馆,许佳颖听到刘大姐的连声召唤:“许佳颖,给我家门钥匙,妈出门忘带了。”许佳颖囧得一时无两,蒋睦民一脸愕然。 
  刘大姐退场后,许佳颖简明扼要叙述了一下她们母女俩的生活,刘大姐此行身兼安全部长和陪审团二职。蒋睦民没过多追究,只是过分热心地建议:“要不我给你妈介绍一老头吧,这样她就不会整天围着你团团转了。”许佳颖怎么听这话怎么觉得别扭,“什么介绍一老头,我妈围着我转碍着谁了?”蒋睦民指指自己太阳穴:“你早晚要嫁人吧,你妈一旦失去了你这个‘生活核心’,这里非出毛病不可。”许佳颖全身血液涌上头,拿起包包劈头盖脸砸向他:“什么毛病?你才有精神病!咱俩玩儿完了!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许佳颖跳上出租车,关掉响个不停的手机。 
  许佳颖伤心了,天底下除了她可以挑刘大姐的不是,别人休想说刘大姐半个不字,他蒋睦民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其实不仅许佳颖相亲不利,刘大姐也屡战屡败,先交手过一个明明自己60多岁还要找20来岁小姑娘的不靠谱男,又遭遇一个要求婚后AA制、他至多担负60%的极品男,再遭遇一个为了避免财产纠纷、儿女恩怨而选择不结婚只同居的奇葩男…… 
  俩母女总结一番,决定抛弃从前的单打独斗策略,改为母女抱团并肩作战战术。刘大姐人生阅历丰富、看人稳准狠,可以为女儿审视把关,许佳颖信息量丰富、言辞稳准狠,可以帮老妈剔除掉毫无诚意者。而且母女一起相亲,不仅在数量上对对方有震慑力,更能为彼此打气鼓劲儿。 
  母女俩一起报名参加市妇联举行的大型单身男女相亲活动—“鹊桥”联谊一日游。到达郊外目的地,偷菜、做游戏、分组闯关,一系列游戏下来,刘大姐身边多了个中年斯文眼镜男,身材健硕、谈笑风生,对刘大姐格外殷勤周到。 
  许佳颖正要撤退,一转身发现蒋睦民贼头贼脑地紧跟在自己身后,但凡有外型相当的适龄男青年热情迎上来与她搭讪,蒋睦民就怒目圆睁、横眉冷对。 
  许佳颖恨不得把蒋睦民发配到月球,看到刘大姐正不无担心地往这边巡视,她赶紧挤牙膏般挤出几丝笑模样跟蒋睦民交流,等刘大姐注意力被中年眼镜男转移走后,许佳颖立刻从蒋睦民身边弹开:“你别自作多情,我刚才只是面部神经抽搐而已。” 
  刘大姐的爱情春天终于到来,中年眼镜男叫常新民,是个体育老师,与前妻离异后一直单身,他说自己相过几次亲,可惜都不来电,唯独遇到刘大姐有怦然心动的感觉。自郊外游归来,常老师俨然成了刘大姐的上网指导,散步陪同,羽毛球陪练。 
  这天,劉大姐做了一桌好菜,常老师第一次正式登门。许佳颖除了热烈欢迎还是热烈欢迎。 
  酒过三巡,刘大姐脸上突然晴转多云,“佳颖啊,你可得加油了,你没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妈也幸福不起来。”常老师抢过话头,“其实我今天还带了个人来,介不介意他进来一起吃饭?”门外站着的是蒋睦民。 
  蒋睦民衣着素净端庄,两手拎着满当当的礼盒,一进门他就毕恭毕敬给刘大姐鞠躬行大礼。没容许佳颖发话,蒋睦民诚惶诚恐发言:“佳颖,上次见面我说话太自以为是,我反省后觉得应该想你所想,我根据对刘阿姨的第一印象联系到一直单身的中学恩师常老师,得知你们母女二人参加了相亲郊外游活动,我就着急忙慌地带着常老师赶过去,没想到二老挺有缘分,我这算将功补过吧。”许佳颖盯着盘子里的鱼,冷冷说了声:“谢谢。”刘大姐冲常老师使个颜色:“老常,家里没水果了,咱俩去超市买点水果。”常老师一点就透,得令撤退。 
  蒋睦民一脑门的汗:“佳颖,你就给我句痛快话吧。”许佳颖依旧如雕像。蒋睦民抓耳挠腮,“只要你肯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你让我上天、入地、学大马猴都行,你不try 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 
  许佳颖不由得笑了:“那咱就try一下!”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