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老公买房上了瘾

时间:2018-04-21   栏目:生活健康   来源:网络

  我和贺鑫刚结婚那会儿,由双方家长出首付准备了一套婚房,只需我们每个月按时还贷。我和贺鑫的收入算中等水平,我对这样的生活很满足—有自己温暖的小窝,压力又不大,生活还算宽裕。可贺鑫跟我的想法不一样,他觉得人不能太安逸,要看得远一点,寧愿现在吃苦,也要为以后打算。所谓的眼光长远,其实就是买房。 
  在贺鑫的眼里,唯有房产不会贬值,而且升值机会大,也唯有投资房产,以后的日子才能好过。他说的道理我懂,所以他表示还想再买一套房子的时候,我没阻拦,还拿出私房钱凑新房子的首付。 
  贺鑫为了买房也是拼了,他本来在广告公司的工作已经很忙,为了多挣钱又接了私活,每天更是都忙得马不停蹄。当然,为了省下钱买房,我们的生活质量下降了,影很少看,基本不外出就餐,出行基本靠公交、地铁。我很沮丧想抗议,但是看到贺鑫那么努力,也不好抱怨。 
  跟闺蜜聊起这个烦恼,她们却表示羡慕:“有个有远见的老公你应该知足,以后房价涨了你就偷着乐吧。”是啊,我也只能抱着这点期待,不然真的熬不过这缩衣节食的苦日子。 
  为了找到好房源,工作之外的时间贺鑫都在研究房子,随时都能接到房产中介打来的电话,电脑里存了好多楼市研究的资料,就连公众号关注的也全是相关内容。贺鑫跟我聊天的内容除了楼盘就是工作,虽然我听得有点厌倦,但是看到他劲头那么足,我想着只要遂了他的愿望把房子买下来,以后的生活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在结婚的第四年,我们终于攒够第二套房子的首付,在城郊买了套房子。那一年,我怀孕了。两套房的房贷以及生育孩子的双重压力压在肩上,让人透不过气来。本来公司主管说让我多休几个月的产假,但产假期间所有的业务都要移交,这意味着我的业务提成也要给别人,为了不失去那笔钱,我一直上班到生产前一天,生完孩子没多久就去上班了,把孩子丢给了婆婆公公。为了不被房贷压垮,贺鑫和我只能咬着牙支撑着。 
  原本把新房买在城郊,是因为那边有一个大型商业项目要启动,房子以后肯定升值,可是我们买了好几年,项目都迟迟没有动静,房价虽然没跌,但也看不到有任何上涨的趋势。看着这样的情形,我难免有怨气,就会埋怨贺鑫几句,早知道房子不会涨价,还不如用那些钱来好好生活。 
  “见识浅薄是要吃亏的,你瞧瞧咱们身边那些没买房的,是不是越来越买不起了?这房价肯定是会涨的,只不过是要耐心等。”虽然他嘴上说要耐心等,其实心里也着急。我们全部身家都在这两套房子上,手头几乎没什么余钱,孩子本来打算送去早教班,可看到一年一万多的学费贺鑫就不同意了,说要省点钱还房贷。 
  支持贺鑫买新房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为了不确定的未来牺牲当下的生活到底值不值,这些疑惑一直围绕着我。 
  更让我不安的是,贺鑫似乎又开始看各种楼盘、商铺,不过这次他的目光不止着眼于本市,而是搜罗其他省市有升值潜力的房市,加入了各种各样的房产群,研究各种楼盘,他的脑袋里装的只有房子。 
  孩子三岁生日那天,说好了一起在家过生日,可是我和孩子等到八点钟才把他等回来。满脸的喜色的他一进门就说有朋友介绍了一个非常好的商铺项目,就在邻市,价格不高,但升值潜力巨大。 
  他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可我一点都不想听,孩子脸上也满是失望,我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孩子生日这天能不说房子的事儿吗?” 
  “生日?”他疑惑地反问一句,许久才反应过来,“噢,对,好像是,爸爸最近真是忙得晕头转向,忘了。”他试图去抱孩子,可孩子一头扎到我怀里,瞪了贺鑫好几眼。 
  贺鑫看房看上了瘾,以前只是在网上看看,后来周末就出去实地看。但我和贺鑫的收入根本供不起第三套房子了,我强烈表达反对,他直接来了一句:“没钱又不搭界,借钱买就行,机会那么好,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从前听到类似的话我还会信,可现在听起来只想苦笑,机会的确是机会,可是我们能力不足,为什么要逞能,这只会让我们的生活更加难堪。 
  最重要是我父母最近身体不是很好,为了方便带父母去医院检查,我想要买辆车子,可是我们的钱全部投在房子里,这个愿望变得遥不可及。 
  那天我跟贺鑫商量买车的事儿,让他帮忙借点钱,就算不买新的,买辆二手代步车也可以。贺鑫一听就急了:“车买来就是要贬值的,去花那个冤枉钱干嘛?况且咱们房贷这么重,别折腾了。” 
  “你也知道我们房贷重,那你还在继续看房子看商铺?你还嫌咱们压力不够多吗?”我直接怼了回去,“到底是你在折腾还是我在折腾。” 
  大概怨气积累得太久,一瞬间的爆发把贺鑫也惊到了,他支支吾吾说:“那不一样,房子咱们要是转手卖出去,还是能赚一笔的。” 
  “那要等多久?我不要以后过得好!我只要现在过得舒服!”我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房贷的压力,孩子的教育费,父母的医疗费,每一项都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如果他还是要这么执着看房买房的话,那这婚姻也没办法继续下去。 
  贺鑫愣愣地看我好久,没有跟我吵,但那之后,他变得很沉默,也不再提各种房子商铺的事儿。 
  可能是因为家里买了两套房的缘故,在别人眼里我们并不缺钱,当我跟人提出借钱时,即便我一再解释是为了买二手车,会尽快还钱,也没人愿意相信我。 
  贺鑫就更不用说了,之前买房已经借过一次,原来的钱都还没还上,愿意再借给我们的人寥寥无几。最后还是闺蜜帮忙,从她客户那儿花两万转了一辆二手车,这两万也是闺蜜帮忙垫付的。 
  明明有两套房产,可过的却像是乞丐。 
  十一假期,一群亲戚聚聚在一起吃饭,也不知道是谁聊到了买房子的话题,就有人含沙射影地说:“有些东西买不起就不要买,有多大能耐做多大的事儿,一次次借钱难道当别人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虽然没有直接说是谁,但大家的眼光直盯盯地都瞧着贺鑫,他的脸一下红了,一整晚都在喝闷酒,我也抬不起头来。所幸大姑出来打圆场:“都是一家人,借的钱肯定会还上的,别计较时间了。” 
  那次聚餐大伙儿都不高兴,后来大姑得知我们在闹矛盾,拉着我劝我别生贺鑫的气,说他们家以前在城里没房子,总是租房子住,一次次搬家让人没什么安全感,所以她理解贺鑫想买房子的心理,觉得有房子就有安全感。 
  “你们小两口的事儿我也不好掺和,贺鑫那边我也狠狠批评过了,做事情要量力而行,他说他会改的,你也别生气了。”不知何时,贺鑫已经站在了我和大姑的身后,大抵听到大姑劝我的话,也附和着说:“真的改,一定改。” 
  贺鑫把家里那些房产资料都处理了,通讯录里房产中介的号码也悉数删掉,不再沉迷看房,腾出更多时间来陪伴照顾孩子,偶尔还会约我去看电影,生活里的话题不再是房子,日子舒坦多了。 
  当然,人不可能一下改变,就算贺鑫看起来不是那么在乎房子了,但每次路过房产广告,他仍旧会驻足;朋友买房请他帮忙参考时,他也会挖空心思去研究给意见。 
  我当然知道拥有固定资产的确是好事,但是目前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的事,没必要负担自己负担不起的东西。 
  或许等到以后我们的经济实力更上一层楼的时候,生活会是另一幅模样吧。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