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踏实的幸福

时间:2018-04-21   栏目:生活健康   来源:网络

  周末,我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 
  刚进包房,就看到一群人围着许蓉在讨论她的衣服和鞋子。看到我,许蓉立马热情地打招呼:“莉莉,莉莉,过来坐这边。” 
  我表面上笑成一朵花,连连说“好”,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愿意。 
  这个许蓉,我们上學那会儿就是死对头。学习不相上下,长相也各有千秋,于是难免喜欢相互较劲。这种或明或暗的竞争关系,一直持续到两人成家立业。以前比学习,现在比老公和孩子。 
  很显然,在比老公这件事上,我输了。 
  许蓉老公原本只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销售主管,因业绩突出,四年前,被调到北京总部。升了职加了薪,这些年,事业更像是开了挂,一路做到副总的位置。这一切带来的,除了越换越大的房子,还有许蓉的购物场所也由淘宝转移到各大商场。 
  许蓉在我面前,越来越扬眉吐气。 
  这不,这次聚会,尽管我费了很大的心思打扮,穿上了能拿得出手的最贵的衣服,到底还是被许蓉比了下去。人家光鲜亮丽的可不仅仅是衣服,还有光彩照人的容颜。每个月花大把的银子去美容院,普通人家哪舍得。 
  许蓉老公每个月给的零花钱就是三万,抵得上我和梁超两人一个月的工资总和。而我们这点工资,得还房贷、养老人养孩子,维持家庭开销,哪里还有闲钱用在自己身上? 
  我有点泄气。在这种失落的情绪里,对梁超的怨气又多了三分。 
  其实原本,我是可以赢的。因为三年前,梁超的单位有个公派出国的名额,但不知道梁超哪根筋坏掉了,他将机会拱手让给了别人。 
  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梁超的同事已经在国外吃着面包,拿着高薪,看着国外的圆月亮了。想后悔都没有后悔药。 
  更可气的是,梁超对此毫无悔意。这些年,我时常拿这件事和他怼,他不生气反倒呵呵地笑,我也就没了脾气。 
  但每次见到许蓉的时候,心底的那点不甘心还是一不小心就浮出水面。 
  ?因此当我无意中从别人口中得知梁超有第二次出国的机会时,我有多高兴,就有多生气。 
  高兴的是,只要梁超肯出国,不论是我们这个家的生活质量,还是儿子的教育环境,都必将跟着迈向一个新台阶。 
  生气的是,梁超这次又瞒着我,应该是打算像上次一样,拒绝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不是我逛街的时候,遇到梁超的同事,听她无意中说到这件事,我又要被蒙在鼓里。 
  梁超的这个同事跟我关系不错,她有点惋惜地说:“我还以为是梁超跟您商量后做的决定呢,原来是他自个儿决定的啊。我就说嘛,这么好的机会,你干嘛不支持他去?我是觉得你应该劝劝梁超,他现在是总监,出国待两年,待遇翻几番不说,回来的时候,副总的位置不也妥妥的了嘛。” 
  我当然要劝梁超,不仅要劝,还要骂醒他。别人求之不得的机会,他却言辞拒绝,天知道他怎么想的。 
  回到家,我黑着脸,直截了当地朝梁超嚷:“你说吧,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出国?” 
  梁超正在陪儿子玩游戏,听我这么一问,有点吃惊地抬起头:“啊,你怎么知道的?” 
  然后又马上很淡定地说:“理由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对目前的生活挺满意的,不想远走他乡。再说出国一呆就是两年,我舍不得你和儿子。” 
  “瞧你这点出息,你能不能有点竞争意识啊?安于现状等于就是在走下坡路。人往高处走,才能看到更开阔的天地。”我一着急,语速快得有点像是在放鞭炮,“你要真为儿子好,就应该努力打拼,这样以后才能让他看到更远的世界。” 
  梁超心不在焉地听着,半天才回了句:“你是心灵鸡汤看多了吧?炖鸡汤谁不会啊?你说人要往上走,那你怎么不说,陪伴是最长久的深情呢?总之,我不会出国,你就别浪费口舌了。” 
  说完,梁超就带着儿子去卧室讲睡前故事去了。我有点恼火,也有点泄气。恨不能将梁超绑起来,直接送去国外。 
  但这些年相处下来,我太了解梁超,如果这时候跟他对着来,只会起到反作用。怎么办?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梁超不在意的机会,实际上有多少人眼馋呢。 
  想来想去,我只好搬出公公来劝梁超。从小到大,梁超都有点敬畏公公。平时家里的大小事,他也会听一听公公的建议。 
  但我没想到,公公一开口,梁超就说:“这事没得商量,你们别浪费时间了。” 
  公公板着脸说:“我不是劝你,我是命令你。你还年轻,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我和你妈目前身体都还不错,偶尔还能帮你们带带孩子。现在正是你闯事业的时候,必须去。” 
  梁超皱了皱眉说:“爸,这事真的没得商量。您命令也没用,我不想出国,你们别逼我。” 
  为这事,公公气得生了病,在床上躺了几天,梁超仍然态度坚决。看来,梁超的脾气犟起来,还真是谁也劝不了,但我还是决定做最后的努力。 
  梁超是工科男,习惯于用数据说话。那我就用数据来告诉他,这年头,没有好的经济实力,生活有多畏手畏脚。 
  因为有钱,许蓉家的孩子上的是每个月学费上万的私立幼儿园,我们的儿子只能上普通的公立幼儿园,从小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因为有钱,许蓉可以经常带上父母来个出国游,而在我们家,不论是公婆,还是我爸妈,来个国内游,都还得计划上半年。 
  因为有钱,许蓉可以让孩子和老人去看更大的世界。而我们像个井底之蛙,每天为柴米油盐斤斤计较。 
  我并不是多爱慕虚荣,但既然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让我们家的生活上一个台阶,为什么不去做呢? 
  梁超听我一口气说完这些,摇了摇头说:“你这还不是爱慕虚荣啊?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英语不好,语言是个问题。我吃不惯那些面包鸡腿,生活习惯也是个问题。所以你真的别费劲了,我不会出国的。” 
  英语可以学,生活可以慢慢适应,这些都不是问题啊。说到底,还是梁超这人太不思进取。我有种对牛弹琴的挫败感。 
  那几天,无论我怎样软硬兼施,梁超自是岿然不动。哪怕我让他搬去书房,跟他分居,他仍然意志坚定地表示,不会出国。 
  但我没想到,就是在这个时候,许蓉传出婚变的消息。 
  因为长期分居两地,许蓉老公在北京爱上了别人。他愿意净身出户,只为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有人八卦,许蓉去北京大闹一场,但对方回应,我在北京整夜加班时,陪在我身边的人是她。我生病发烧住进医院时,陪在我身边的人是她。我对不起你,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来北京。 
  小城很小,这些流言蜚语很快就传开了。许蓉老公的这番话,让我半天回不过神来。我们看到的只是许蓉一家的风光,却没看到背后的心酸。 
  其实不仅是她老公,许蓉这些年一个人在家,上有老下有小的,孩子生病,老人住院,家里的红白喜事,都是她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张罗。 
  人生里最难的时刻,他们都不在彼此的身边,所以就算两人的感情曾经固若金汤,到底还是一点点地有了距离。 
  而这些,或许就是梁超坚持不肯出国的理由吧。 
  但梁超说:“亲爱的,你还是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有次跟你参加聚会,我见过许蓉家的孩子。你总是说,我家儿子和他们家孩子比,输在了起跑线上。但实际上,我并不这样认为。如果真的要比较,我反而觉得我们家儿子更加独立自信,性格开朗,思想活跃,而这些品质才是人生里的不动产。” 
  我彻底愣住了,不过我想我慢慢理解了梁超的意思。 
  其实两地分居带来的,不仅是夫妻感情上的渐行渐远,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父亲的陪伴。 
  在一个家庭中,完整的父爱和母爱相互融合补充,才会让一个孩子更加健康快乐地成长。 
  我只看到了梁超出国给这个家带来的好,却忽略了一旦梁超出国,不仅我和他的感情将面临长距离的考验,儿子的成长也会因为父爱的缺失而变得不完整。 
  这笔买卖不划算。 
  当然,各家有各家的情况,每个人对职业也有自己的规划。只不过相对来说,比起去看更远的世界,梁超更希望我们一家人每天都能够在一起。 
  还好有梁超的坚持,让我发现眼前这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才是最踏实的幸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