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坐着绿皮火车去相爱

时间:2018-04-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11月,连江南也变得层林尽染的时节,我结识了本地的一个“绿皮小火车俱乐部”,参加这个俱乐部的成员都是城市里普普通通的男女,他们有些人干着机务段检修、高铁研发、冻土层筑路科研等原本与火车搭点边的职业,还有很多人纯粹是为了深爱小绿皮火车而来,职业五花八门,有森林警察、幼儿教师、政工干部、外科医生,还有卖水果的商贩,做淘宝的小商人,前者,都是攒了加班调休和年假来“追火车”,后者,更可能为着一趟旅行把淘宝店铺都关掉,贴出光棍节后歇假10天的假条。为什么?因为这个时候绿皮车外的景色达到了一年中的巅峰,五色山映五色水,像琉璃一样美!此时不出行,不拍照,不在绿皮火车上就着小站上买来的烧鸡和高庄馒头,喝上二两忘忧小酒,简直是浪费大好人生。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这个“绿皮小火车俱乐部”可能是全中国成就情侣和夫妻比例最高的小团体。核心成员不过三四十人,近年来恋爱成婚的倒有7对!有好多对情侣,干脆是裸婚。没房没车,姑娘退了自己租的房子,与男友换租一套远远听得见火车鸣笛的房子,就领证结了婚。这件事让我大吃一惊——这种婚恋方式,在当今可真是稀罕啊。在大家都在晒钻戒,晒婚纱,晒欧洲古堡婚礼的时候,有人晒了几个老式火车头, 晒了一捧小茶几上的野花,晒了从车窗里被风吹得凌乱的笑靥,就结婚了。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不得不像一个傻呵呵的央视记者一样,让他们晒一晒“幸福的故事”,或者“别样的心境”。 
   2 
  裸婚的姑娘小顾说:“习惯坐着小绿皮去拍照、去旅行的男人,至少没有把人生目标都换算成钱。他至少像个少年一样对远方有憧憬,有旁枝斜出的、不切实际的梦想。他至少对美很敏感。我以前也相过亲、谈过恋爱,我觉得很多男生还没到中年就已经成为油腻男。因为他那一套夸夸其谈都是在炫耀,他在世俗的成功道路上走得有多远。可我想,要是跟一个对美都不敏感的人在一起,就算住在皇宫里,这一辈子能有多乏味?” 
  没错,如果男人只想追逐速度与光鲜,把生命中所有的能量都交付了成功学,他是不会乘着小绿皮来追逐美景的。美是如此无用的东西。车窗外成片成片被金色朝阳镀亮的白桦林,有什么用处?小车站上开满的野菊花与包着头巾的妇女,对过客而言有什么用处?临时停车时,车窗外的粉墙黛瓦以及一株祖爷爷辈的银杏树,在你眼中又有什么意义…… 
  对无用的事物有兴致,有热忱,对季节转换的美,有高于常人的理解,这样的男人往往才能弹动才女们心上那根弦。绿皮小火车走走停停,有时会临时停车,停在秋景迷离的旷野上,只为让路后面的特快列车;有时会减速摇晃,因为正在路过1978年修建的凌空大桥,下面是沸腾的江水;有时, 忽然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列车员,急急叫大家关窗,不久, 两侧的山势愈加黑影重重, 眼前一暗,火车已进入幽深的隧道。赶着去目的地赚钱的人,是不会一而再、再而三来坐这种浪费光阴的小火车的,担心耽误机会的人也不会来坐,只有那种男人,那种懂得享受当下,懂得享受临窗读诗、吹风、沐浴朝阳,懂得与伙伴分吃一篓刚从车窗里递进来的橘子, 沾染满手清香的人,才会来坐这种车。 
   3 
  能在这种车上挑伴侣的女人,也是有精神需求的人。她根本不在乎相识3周年的时候,晒出感情凭证是一叠车票,大面额的只有200多块,小面额的只有8.5元;她也不在乎为了陪心爱的人拍摄山里的日出,凌晨4点裹着军大衣哆哆嗦嗦上火车;她更不在乎在别的女子晒宝马晒手袋的时候,自己只晒列车员续茶用的裹着棉毯的大茶壶,只晒火车茶几上新买的玉米棒和喜气洋洋的辣椒串,晒一搪瓷缸子北方小站上的胡辣汤。 
  他们能在老式小火车上相识、相恋,就说明,这种经常昼伏夜出的小火车,这种越来越稀少的小火车,给了他们一个别样的契机——在乌泱泱的人群中,找到与自己价值观一致的人。小顾姑娘说得好:25岁以后,我明确了自己的目标,就是我爱的人需要具备一种稀缺的心理素质,就是既能将就,又能讲究。既能在老式的椅子上和衣而卧,又能在精神上活得像一个贵族。 
  既能将就,又能讲究。这就是追火车的男人能把日子过出光影与声色来的必要条件。这一点,小顾姑娘看得真真的。 
  她的老公小周,就是一名园林景观设计师,上了火车,必定会给她带3样东西:腰枕、茶巾、大大小小的搪瓷缸子。这3样东西,坐过那种老式的绿皮长椅就知道有多必要——绿皮车可不像后来的动车高铁一样,有舒适的航空椅,它的椅面与椅背,呈笔直的90度夹角,坐久了是会腰酸背痛的,所以,一个弹性十足的腰枕,完全证实了小周的观察力。绿皮火车的茶几,包着铝制边框,冬天摸上去冰凉,铺上一小块厚实的茶巾, 切面包也好,泡咖啡也好,剥橘子也好,看书也好,就多一层舒适温暖。小周自己买了零头布,托妈妈手缝成茶巾,每一次,拿出来的茶巾颜色都不一样。他知道小顾是拍照狂,总是先偷瞄她正在读的书,正在记的手账,他准备的茶巾,颜色质感,都与小顾手边的“旅途伴侣”极为和谐。至于搪瓷缸子,在绿皮车上简直是万能伙伴,小顾拿它装过茶水、插过野花、洗过浆果、盛过热气腾腾的豆腐脑。当然,打动她的还不止这老三样,每次出行,小周的镜头里都有她。 
  这些年,为了拍老婆的回眸一笑,小周说动了伙伴们去全国追寻“最美的火车弯道”。一开始,大家都不理解,因为这需要走到最僻远的地方去,跟着慢腾腾的火车行进良久,才会经过那个传说中的弯道。而且,能否拍出最美的风景,还要看老天爷帮不帮忙。后来,伙伴们逐渐理解了小周的執拗——没错,这些布满秋色的弯道,不只可以拍出火车傲娇的车头、妖娆的腰肢、灵动的甩尾,拍出世间风景流离灿烂的离心力,还可以拍出前座女子探首回望时的会心一笑。是的,他们是知音,是心怀懂得的伙伴,他们这一路,虽是艰苦,却也心怀好奇、满心都是冒泡泡的欢喜。这些欢喜,足够他们去抵挡未来生活路上的风霜雨雪。 
  在这群绿皮火车爱好者身上,我意外见识了爱与亲情本来的模样,它不附加多少物质条件,只是提供了识人、体谅人又赞赏人的绚烂瞬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