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嫉妒的姐姐

时间:2018-04-2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小孩干吗要让小孩” 
  她把脸埋到了被子里:“妈妈,我其实很喜欢弟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生完气我都后悔了。” 
  小菜做了整整6年的独生子女,弟弟航航出生后的那段日子,小菜着实高兴了好几天,她经常目不转睛地望着在我怀中吃奶的航航,看着这个肉肉的小人伸展手脚、打喷嚏、皱眉头,或是哭闹,她都感到有趣极了,会哈哈笑起来。当小菜把航航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的时候,那神情极像一个小妈妈。 
  但渐渐地,我开始感到了小菜对弟弟的敌意。这大概是10个月以后的事了,那时航航刚学着蹒跚走路,有时走路不稳,扑向小菜,她会大声地训斥他:“走开!”脸上的表情不仅是严肃,甚至带着些许的憎恶。我试着跟她讲道理:“小菜,弟弟还小,他不懂事,你要耐心一点,等他长大了,情况会好起来的。比如说明年这个时候,他就不会来随便乱抓你的东西了。” 
  她气冲冲地打断了我的话:“我也还是小孩啊。小孩干吗要让小孩?” 
  “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你对弟弟这样不友好,我感到很难过。”我说。我想努力再跟她多讲一些道理,或者说,把那些讲过的道理讲得再深入一些,再能打动她一些。 
  可是小菜扭头就走了。

  “你太不善良了!” 
  晚上,航航睡着了,小肚子一起一伏,睡得很香。我靠在一旁,反思着自己的教育。 
  应该说,在航航还没出生的时候,全家都充分做好了迎接二胎家庭的心理准备,无论是对自己的准备,还是对小菜的准备。因为这些年看过太多网络上关于大宝小宝之争,我们都尽力想去避免重复那些令人不愉快的局面。我们从不在小菜面前流露出“弟弟要来了,你将要失宠”这个意思,因为我们深深地知道,我们将会公平地爱两个孩子,无论迎接来的是弟弟还是妹妹,都不会分走属于姐姐的一份爱。我们把挑选婴儿用品的选择权交给小菜,甚至让她给弟弟取名字,都是希望她能在参与迎接新生儿的活动中,获得自己的价值感和愉悦感。 
  在小菜几次对航航表现出敌意后,我有一天忍无可忍地对她发了火:“你对别人家的孩子都那么有耐心,为什么就对自己的弟弟这么苛刻?你太不善良了!” 
  小菜撇了撇嘴,哭了。她梗着脖子不让眼泪流下来,“噔噔噔”地大步走进自己的房间,把房门重重地关上了。 
  “你对她有疏远吗?” 
  我向朋友抱怨:“我的女儿在有了弟弟以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那么乖的一个小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朋友问我:“你对她有疏远吗?” 
  “我很努力地想表示对她的在意和重视,我陪她练琴、陪她读书,单独带她去吃甜品、看电影,暑假旅行也只带她,没带弟弟。我觉得我已经给予她很多了。”我说。 
  “你觉得你已经给予很多了,但孩子觉得还不够,她这样一个内心敏感的小孩,对爱的需求恐怕要比你想象得更多。”朋友说。 
  我想了想,说:“我唯一拒绝她比较多的,就是一起睡覺。以前没有航航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在睡前听故事、聊天。” 
  “那现在为什么不陪她一起睡了呢?” 
  “因为我觉得她长大了,你看,她已经上小学了,她可以独立入睡了。”我说,“并且,哄完航航睡觉以后,我也很累了,很想休息。” 
  “我女儿都上六年级了,我还给她一个星期发一张睡觉卡。她可以凭这张睡觉卡,一周内任意挑一天来和我睡。和我睡的那一天,她别提多开心多兴奋了。”朋友说,“女孩子总是喜欢和妈妈在一起的。我觉得你不要给她讲那么多道理,你要接纳她的感受,再多给她一些幸福感,她的心里被填满了,才会把幸福给别人。” 
  “睡觉卡!我今天晚上就能用吗?” 
  睡觉卡,这个主意不错。我也确实太久没和小菜一起睡觉了。我怀念在黑夜里轻轻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拍着她入睡的那些时光,那个时候,她的胳膊还是肉乎乎的,不像现在,开始显现出一种成长的修长。 
  我马上动手自己制作了一张睡觉卡,卡上画了两颗心,一颗大的,一颗小的,紧紧地挨在一起,下面注明:“睡觉卡,小菜可凭此卡,任意选择一天和妈妈睡觉。” 
  下班后,我回到家,把这张卡片送给小菜。她的眼睛里立刻闪出了光芒,“咯咯”地笑起来:“睡觉卡!哈哈哈,妈妈你好逗!那我今天晚上就能用吗?” 
  “嗯,用吧,想什么时候用都行,你自己决定。”我说。 
  “那我今天晚上就用!”她坚定而兴奋地对我说。 
  晚上,她把自己的床铺整理得整整齐齐的,早早地就跳到了被子里,眼巴巴地等着我去。等我一躺下,她马上像只毛蟹一样把我钳住。 
  “妈妈,我特别喜欢这样紧紧地抱着你。”她趴在我耳朵边上说。 
  “嗯,我也喜欢。”我说。 
  我们在黑暗中躺了一会儿。 
  “我一直都爱你的,小菜。我只是太忙了,有时也想休息一下。以后,我会再多陪你的。另外,我希望你能喜欢你的弟弟。”我说。 
  她把脸埋到了被子里:“妈妈,我其实很喜欢弟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生完气我都后悔了。” 
  “我知道,弟弟的到来,让你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你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慢慢适应。你看,弟弟也很爱你的,每次他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来分给你吃,是吧?”我也用力地抱了抱她。 
  “好的,”小菜轻声对我说,“我们不说这个了,我想睡觉了。”小菜似乎有点难为情,我也决定适时住口,毕竟,道理她都懂,只是需要一点情感慰藉。 
  就这样,我们头碰着头,脸贴着脸,一起慢慢地睡着了。 
  我们就这样和好了。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