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无事今夜来对酌

时间:2018-05-1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朋友圈里,“玉米汁”刘哥可是一位名人,他是一家4A级室内装潢公司的副总,今年48岁。3年前,他就放出风去,说他的酒精肝严重了,医生让戒酒。从此他在任何一个公共场合滴酒不沾,在一众酒客中,堂而皇之地端着玉米汁或五谷杂粮汁跟人干杯。 
  只有刘嫂和少数几位好友知道,他的轻度酒精肝经过半年的调理,现在已经完全逆转。只不过,过了45岁,连独生子也上大学去了,这酒量的确一日小似一日,从前一次喝8两白酒,还能上台作报告;如今喝到2两,就变成了一个慈祥的话唠。为了留着那点日益见少的酒量去跟老婆喝,只好对外声称已经戒酒。 
  刘哥找刘嫂喝酒的借口是:“酒瘾犯了找老婆,那是绝对不会喝过量的。监酒官就坐在对面呢!我现在喝酒,不为拼一个功名利禄,就为找个微醺的感觉。” 
  一开始刘哥要找刘嫂喝酒,刘嫂挺不习惯的。他们这个家庭与中国大多数家庭一样,男主外女主内20多年了。20多年来,刘哥在外面挣钱应酬,刘嫂守着她在大学行政部门的工作,朝九晚六,下了班回家带娃。所以,刘哥说“我以后的酒友只有你了”时,刘嫂有点惊喜,有点错愕,还有点不知所措。 
  刘哥发微信催老婆备酒的理由可太多了:今天上午领导刚表扬我,下午就变脸批评我,你说我要不要“求安慰”;今天看到一篇酣畅淋漓的文章,正好用来佐酒;今天买到了汪曾祺的书画精选集,配有他的散文名篇哦,你一定会喜欢;今天路过那个网红鹅掌店,买到了好吃的鹅掌;今天我称了体重,轻了1公斤啊;今天买到了一种用桃胶和松香制作的熟宣,细腻极了,估计你写小篆用得着…… 
  “理由怎么这么多?馋酒就馋酒了!”刘嫂嗔怪他。刘哥如今脸皮也厚:“我就馋跟你单独说说话的机会,不行啊!”“当然行,求之不得。” 
  为了刘哥的这新习惯,刘嫂每年多了不少工作。比如,备酒。每年秋天,新米下来的时候,刘嫂都要回乡下娘家去,向种糯稻的邻居定30斤土烧。这都是老邻居用自家产的糯稻,发酵,用自家土灶蒸馏后做出来的酒。刘嫂把一部分酒做成杨梅酒,另一部分做成红参酒和青梅酒。 
  备完酒,还要备菜。除了刘哥自行带回的鹅掌、鸭舌以外,她会自己准备发芽豆、卤花生、糟鸭舌、油煎小黄鱼、白灼秋葵等下酒菜。为了与老公尽兴对酌,刘嫂甚至在乡下父母家種了一垄花生、一垄秋葵、一垄毛豆。 
  刘嫂与老母亲一起做烘青豆,母女两个熏得头发里都是豆香与炭味。老母亲嗔怪女儿:“看你把女婿惯的。这么勤快地备酒备菜,图个什么?” 
  刘嫂心想:“就图那种知己一般的交流啊。”实践证明,一个男人到了中年,推掉在外面与官员大佬、与上司下属喝的那些言不由衷的酒,留点酒量与老婆对酌,真的能使人生上一个新境界。 
  刘嫂与老公小酌,喝的就是那种把风霜雨雪都关在门外的逍遥自在。红泥小火炉,能饮一杯无。与对的人喝酒,哪怕是自酿的土烧,也比与外面不相干的人对灌茅台或五粮液的滋味还要好,哪怕只有烘青豆、煮花生、卤鸭肝这样的家常小菜,也比与看不惯又不得不敷衍的人一起吃大龙虾好。

  何况,刘哥和刘嫂这一对儿,喝起酒来话题可多。云门舞集新排的舞蹈、贾樟柯的电影、余华的最新小说、海昏侯的考古新发现、王澍的乡居改建工程、三宅一生的跨界设计、青山周平对狭窄民居的改造……有时他们也会有奇妙的争论,比如,赖声川的 “集体即兴创作”手法,究竟是对演员潜力的发掘,还是对导演功力的考验?演员是在自由发挥时更能展现戏剧冲突,还是在一个严格的框架下更能展示出投胎般的演技?金庸先生最首肯谁改编他的小说?他心目中的萧峰应该由谁出演?未来50年,古丝绸之路会变成一条能源输出大通道吗? 
  一面小酌,一面天南地北地谈论。两个人的脸上都不时涌现柳暗花明的惊喜——是的,刘哥也是过了这许多年,才发现刘嫂如此有见识,她在20年的带娃生涯中,没有放弃对这个世界新潮流、新变化的广泛涉猎,她的艺术触觉与阅读灵性并没有消失。而刘嫂也发现,以前被她戏称为“酒坛魁首”“酒肉班头”的老公,居然依旧保持了知识分子的清净觉悟,保持对这个世界的独立见解。名利就像沼泽地,他以轻功一般的身姿飞渡踏越,并没有中途沦陷,这种幸运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的吧。 
  总而言之,这种棋逢对手的快意,剑遇良将的惺惺相惜,很快提升了夫妻俩对对方的认知。这可是他们谈恋爱3年、结婚23年都没有认识到的一面。这给了他们惊喜——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额头上的皱纹、鬓边的白发,以及已经有了年龄感却依旧有洞察力的漂亮眼睛,可都没有白长。 
  这种放下尘世焦虑的对酌,是两个人灵魂的交手。既像对攻,又像补位;既像考问,又像勉励与赞许。刘嫂更是读出了其中“你要与我一同进步啊”的期待。 
  以往的小酌,多是展现男人间的友谊,英雄间的共鸣与惺惺相惜。而今,一部分有远见卓识的男人把这份厚实的情谊赋予太太。而这份“我的心事不与你说,更与谁谈”的潜台词,就是两个独立自主的成年人,能甘心牵手走下半辈子的理由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