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继母温暖的笑声

时间:2018-05-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4年前,母亲去世了。那时,我刚出嫁3个月。伤心之中,我安慰着自己,她已经完成了对我的爱,将我托付于人,便安睡去了。 
  而父亲却陷入了巨大的孤独里。我每次回家探亲离别时,他送我出院子后那孤独的转身,真是令人心碎。母亲在世时,他是很有精力的,每次我发动汽车离开时,开出了老远,还能听到他在后面吼着“注意安全”。他那个大嗓门,如今却沉寂了。 
  继母就是在那段日子走进父亲的生活的,他们是老同事。20年前,继母的爱人就去世了,她还没有孩子,也打消了再嫁的念头,一直孤独地住在郊区的林场。那段日子里,父亲去林场散心,两人互相安慰。等父亲回来的时候,心里有了牵挂。 
  我自是很欢喜,因为那时母亲已经离开了一年多,父亲憔悴得不像样子,能有一个人相伴余生也是很好的事情。我马上为父亲操持喜事,把阿姨接了过来。 
  于是,我有了继母。继母姓祖,是一个很朴实和蔼的人。10年前,她的左腿在林场的一次灭火行动中受了伤,一直有些微微的跛。她平时并不爱说话,对我们也是十分客气。想来,毕竟是“后来人”,与我有些客气是难免的。所幸我们无须一起生活,我不在的日子,她是能自由轻松一些的。 
  我每次回父亲的家,都发现我的房间一点儿都没有变化,甚至连笔筒的位置都没有移动过,我小时候与父母的全家福依然摆在桌子上,全都一尘不染,分明是被仔细地擦过。去年春天,我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成了全家最大的期待。冬天的时候,孩子要出生了,丈夫早早把我送到了医院。听说我们要请保姆,继母急得站起来:“别请保姆了,我来照顾小可。”丈夫觉得继母年事已高,况且腿脚不便,就委婉地谢绝了。 
  对于丈夫的拒绝,父亲有些不悦,出门的时候还嚷着:“请什么保姆,让你妈去不就很好吗?”他消失已久的大嗓门终于又回来了。 
  第二天,窗外飘起大雪,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蹒跚而矮小,正是我的继母。进了门,她拿出一个保温壶,外面用围巾厚厚地包裹着,打开之后,里面飘出了香浓的鸡汤味。我看到她的鞋都湿透了,便责备起她来:“妈,您大老远跑来干什么?您走来多不方便,鞋都湿了。”继母呵呵地笑,看着我把汤都喝光了。我也看着她,笑一笑,气氛有那么一丝尴尬。 
  继母走的时候,我反复叮嘱她:“明天不用来。”为断了她的念头,我告诉她,我已经请了保姆,而且工资都提前付清了。继母听后神情有些错愕,但还是点了点头,微笑着离开了。我透过窗户目送着她,雪越发大了,很快就淹没了她那蹒跚的身影。 
  两个小时后,父亲的电话过来了:“为什么你们偏要请保姆?”我说:“我们不是担心大雪天,她老人家不方便吗?”父亲提高了嗓门说:“有什么不方便,她的腿脚不好,在林场不照样爬山吗?照顾你们算什么?” 
  父亲的声音忽然又软了下来:“如果你给保姆付了工资,我把钱还给你。但是,我拜托你,让你妈过去照顾你,她已经嫁过来两年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融入我们这个家庭,很快就要有外孙了,她还是那么拘谨和孤独,你总得让她爱爱你,真正地做一回妈吧?她嫁过来之前就说过,她最希望有个女儿。” 
  我顿时无语。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继母嫁给父亲,不只是为了找一个丈夫,也为找一个女儿;她不只是为了当一个妻子,还为了当一个母亲。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继母也是一个女人,也和我一样,希望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电话那头,父亲的呼吸有些粗重,一呼一吸中,流露着急切的心情。我忽然很感动,为父亲的细心,因为他知道,总得留一个机会给他的爱人,让她爱爱女儿,让她残缺的人生变得完整,去感受最美满的幸福。 
  晚上,我打了個电话给继母,我说:“妈,您煲的汤真好喝,明天再给我煲点儿送过来吧!”电话那头,是继母温暖的笑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