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们这样的老夫老妻

时间:2018-05-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茶水车站附近有一栋高楼,里面有一个大讲堂。 
  我应出版社的邀请,来参加在这个讲堂里召开的一场文艺演讲会。这栋楼里还有一家妇女杂志出版社,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此时台下坐得满满当当的听众中,七八成都是女性。 
  主持人介绍完后,我迎着听众的掌声走上了讲台。我有些紧张地环顾了一下臺下的听众,清了清嗓子:“从何说起呢……” 
  我低下头思考,我有个不好的习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站到台上开始讲话时,我的脸部表情就会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情绪也会跟着变得深沉。 
  我板着脸抬起头,正准备发言时,忽然注意到二楼坐席的第一排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显然刚刚来,坐好后便转头望向我。我定睛一看,果然没错,那正是我的妻子容子。 
  我看到她时,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目光相遇的那一刻,容子突然对我做了一个搞怪的动作:她把一只手举到头上方,另一只手放到下巴下面,就像是用两手抱着自己的头,然后眯缝着眼睛,朝着我“嘻”地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这个动作是当时特别流行的一个漫画人物的标志性动作,搞怪而滑稽,在电视里也经常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模仿。 
  “容子也真是的!”我心里嘀咕着,“怎么在这么正式的场合逗我笑,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虽然有点生气,但她滑稽的模样又确实让我想笑,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噗嗤”地笑了一下。声音通过麦克风传了出去。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尴尬地停顿了一会儿,才整理好思路开始我的演讲。 
  不过这一次,我僵硬的表情却因为那“噗嗤”一笑而彻底瓦解,演讲在轻松的氛围中顺利结束了。 
  我回到休息室,容子也蹑手蹑脚地跟了进来。我以为她会满怀歉意地跟我说“对不起”,结果她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脸上甚至还残留着笑意。我只能万般无奈地说道:“哎,我真是服了你。” 
  “不好意思啊,刚才影响到你演讲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了。”容子轻声细语地向我道歉。 
  “当然!怎么还可以有第二次呢!”我假装严肃地说。 
  我和容子走出来之后,她直接拉我上了出租车。 
  司机回头问:“两位去哪里呀?” 
  容子立刻回答:“麻烦您带我们去银座。”她转过头看向我,两只眼睛仿佛在说:“可以吗?”车已开动,即使我有意见又能如何?我只能勉强地点点头。得到我的允许,容子兴奋地转向司机说出具体的地址,像个任性的小姑娘一样。 
  或许读到这里的您,会误会我跟容子是一对年轻夫妇,其实,那时我们都已年过半百,我的头发都已花白了,而容子却一直精神饱满。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则美国新闻:人类可以利用人造卫星,把自己的遗骨发射到太空中,于是遗骨就能绕着地球一圈一圈地转。这样,人类就真正实现了“长眠于天国”。 
  看完这则新闻,一旁的容子认真地望着我,说道:“老公,拜托你,你千万不要去尝试!” 
  我带着几分吃惊又有几分疑惑地问她:“为什么?你怎么担心得那么远?” 
  “因为你喜欢坐飞机,喜欢飞向蓝天的感觉啊!所以等你去世了之后,你也肯定想飞在空中,然后每天在天上俯瞰着我。那样的话,我去逛银座的时候,想到头顶上有一双眼睛在瞪着我,该多不自在啊!” 
  正吃着饭的我差点把饭喷出来。听起来虽然有点搞笑、有点幼稚,但容子竟然就这么认真起来了,似乎真的开始担心了。 
  所以我只好说:“好好好,我不那么做就是了。要是真那样天天绕着地球转,我估计我会头晕到吃不消的,所以你放心吧!” 
  “哈哈,那太好了!”容子用手摸了摸胸口,松了一口气接着说,“你也放心吧,即使你不监视我,我也不会盲目购物的,我坚决实行理性消费。” 
  我也不知道世上还有没有像我们这样对话的老夫老妻。看着容子认真的样子,我只好苦笑着,默默地点点头。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