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做个暖爸又何妨

时间:2018-05-1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受传统观念影响,我曾经是一个典型的冷面爸爸,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严父”。我觉得作为父亲就该有做父亲的威严,对孩子就该严厉。因此,我一直对儿子面冷心硬,并心安理得,甚至认为这样更有利于儿子的健康成长。 
  可忽然有一天,一个场景彻底颠覆了我的观念,也让我决心从严父改做暖爸。 
  那是一个周末,我陪儿子去动物园玩。看猴子时,儿子因为身高不足,视线被猴山四周的围栏挡住了,他憋足了劲儿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向猴山张望,大约也只能看到猴山内1/4的场景。 
  我心想,看到1/4就不少了,因为他的身高只允许他看到这么多。反正以后他还会长高,等长高了再看就是了。所以,我没有像有的家长那样,抱起孩子让他看到猴山的全景。当然,儿子也没有要求我抱他,因为他心里清楚,即使他提这个要求也不会得到满足。 
  儿子正自己努力踮着脚尖看猴山,我却被离我不远处的一个场景吸引了:那也是一对来参观的父子,小孩子也是身高不足,视线被围栏遮挡。孩子央求爸爸:“爸爸抱我看。”就听爸爸满口答应:“好嘞。”一边说一边弯腰抱起儿子,并把儿子举过头顶,让儿子骑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孩子两手扶着爸爸的头,下巴支在爸爸的头顶,兴高采烈地看起了猴子! 
  看着人家的孩子开心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努力扒着围栏仍不能一览猴山全貌的失落,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冷面心硬让儿子失去了很多快乐,而这种快乐又是我轻易就能给予的,我为何不给他呢?想到此,我一阵愧疚——跟那位爸爸相比,我这个爸爸太不够格了!我决定不再做严父,改做暖爸!

  于是我扯扯儿子的衣角,示意他也骑到我的肩膀上来。儿子明白了我的意思,刚刚还可怜巴巴的眼神立即兴奋起来,像小猴子一样扑进我的怀里,在我的托举下坐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也把下巴放在我的头顶,全神贯注地看起了猴子。 
  在观看猴山的过程中,儿子双手轻轻抱着我的额头,伏在我身上,非常满意——或许是真正感受到了爸爸的温暖与慈爱吧!而我也深切感受到了父子亲密相依的那份温情,这足以改变我固有的做严父的家教理念。 
  从动物园大门出来,我仍旧不舍得把儿子放下,似乎是想用肩膀托着他走一路,以偿还几年来没有给予他的那些亲情欠账。倒是儿子担心我累着,要从我的肩上下来。我说“不累”,就这样扛着他一直走。 
  从此,我开启了一个暖爸的别样生活。晚上,儿子在睡觉之前搂着我的脖子跟我說:“爸爸,明天你叫醒我好吧?”第二天儿子要去陶艺馆学习做手工,不能迟到。以前儿子都是怕迟到,也央求过我早晨叫他起床,但被我一口回绝:“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惦记着,我可不管你的事。”儿子只好自己操心,晚上总睡不踏实,有一回甚至因为惦记要早起,到了半夜还没睡着,结果,因为入睡太晚,第二天早晨睡过头了,误了去陶艺馆的时间,伤心地大哭一场。 
  这次,我要让儿子安心入睡,便暖暖地告诉他:“安心睡吧,明天早晨爸爸叫醒你,保证不让你迟到。” 
  有了我的承诺,儿子果然睡得特别踏实。看着儿子安然入睡,我更加感悟到:冷面心硬对孩子是多么残酷,温情眷顾才是做爸爸的正道。 
  我给予儿子温情,眷顾他的成长,儿子就像田间的禾苗,每天沐浴着雨露阳光,眼睛里再也没有幽怨与无助,取而代之的是孩子的天真与烂漫。 
  孩子的变化让我意识到,做严父虽然没有错,但严父并不等同于面冷心硬,做严父的同时也可以做暖爸——当严则严,当暖则暖,严暖结合,才更有助于孩子成长。 
  现如今仍有不少家长一味地对孩子严格,甚至不惜做“虎爸虎妈”,让面冷心硬成为家教常态,这无形中会对孩子造成伤害,至少剥夺了孩子很多应有的快乐。为了孩子的快乐成长,做个暖爸又何妨呢?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