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好先生不生气,不闲着

时间:2018-07-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老公的好友谭明一家相约去纽约玩,他夫人孟梅张罗着订酒店、备课旅行路线,我们只管坐享其成。可是,刚到纽约,走进酒店,孟梅的脸就气得通红,我们也是目瞪口呆,因为那酒店真的太差,墙上布满污点,房间狭小,厕所气味热烈。孟梅急切地找酒店方理论,我们也顿觉兴致一扫而光。 
  一行人只有谭明不生气,他带着好奇的孩子们到处看,做夸张惊讶状逗得他们哈哈笑,然后拿出手机打电话,找纽约的朋友重新订酒店,又到前台去了一次,回来惊喜地告诉我们:“附近风光不错,我们去看看。”接着,谭明领着大家从布鲁克林大桥、公园6号码头到自由女神像、纽约证券交易所、铜牛雕塑一路穿梭,边走边看,边聊边吃,一直到晚上,灯火通明中回到酒店,异国风情让大家兴奋不已,暂且忘记酒店的不愉快。而此时,谭明的朋友已在酒店等我们,很快,我们换到美丽舒适的酒店,互道晚安时,我看到孟梅挽着谭明的臂弯斜靠他肩膀上朝我们幸福甜笑,眼神流溢满足。我忍不住想,谭明“不生气,不闲着”的为夫之道果真到了境界。 
  可就在4年前,谭明和孟梅还在剑拔弩张地闹离婚。夫妻俩常会气鼓鼓出现在我们家,谭明说孟梅不可理喻,工作狂,不贤惠,陪家人少,还查他行踪,与婆婆矛盾不断;孟梅脸上气得长满红黄交错的疙瘩,指责谭明乱发脾气,大男子主义,害怕她进步。 
  直到有一天,谭明出事了。那天,就像电视剧桥段一样,夫妻俩在电话里唇枪舌剑,谭明正开车,一激动开进了河里。听到消息时,孟梅不断呢喃:“让他活过来吧,我再也不跟他生气了!”好在谭明命大,在医院躺了三个月,孟梅真的像服侍太上皇。谭明看着她,说:“不生气的爱人原来这么可爱啊。” 
  可是,等谭明出了院,孟梅的性子又发了,但她现在孤掌难鸣,因为谭明压根不跟她计较,谭明说,人生不长,婚姻更短,不生气,不闲着,好好爱,才不会后悔——死而复生,就明白了这一点。


  春风时节,婆婆打电话给谭明,说想儿子和孙子了,要来他们这住几天。谭明握着电话乖乖地:“好的,我去车站接您和爸。”挂了电话,孟梅大声质问他,为何不经她允许就同意公婆来住,何况这段时间正是她工作的关键时候。谭明只是笑:“你忙你的,爸妈我来接待。放心,你会是个好儿媳。”说完,谭明喊儿子一起出去散步,回来时,抱着大束春花,递到孟梅怀里,说:“春花献美人,女王,请赏赐一个微笑。”孟梅真的就笑了。 
  第二天中午,孟梅在办公室收到一份快递的丰盛午餐,炒螺蛳,蜜汁叉烧肉,素三鲜,还有下午茶提拉米苏。不一会,唐明的电话打来,说:“妈做的午餐好丰盛,非要给你送一份不可。” 
  晚上回家,餐桌上有孟梅垂涎已久的蚌肉豆腐煲和小龙虾,还有毛豆炒青腌菜,婆婆看着孟梅,感激地说:“谭明说这青腌菜是你专门为我们做的,色泽青翠,口感也好,真好吃,我们中午就吃了好多。”孟梅看看谭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连忙给婆婆盛饭,说:“您中午做的炒螺狮才是真好吃呢,看上去没汤,但吮吸螺时感觉汤汁饱满,味道又鲜又浓。”婆婆愣了一下,显然也知道是谭明的心意,婆媳一笑泯恩仇。 
  那几天,一向少晒朋友圈的谭明拍了不少“老妈和老婆”的愉悦主题发到微信上。几天后送走心满意足的老妈,他兴奋地对我们说:“不生气,不闲着,我的‘好先生口诀’初见成效。呵,再接再厉!”


  孟梅在汽车企业市场部工作,竞争激烈,30多岁的她不断被后起之秀赶超,心情郁闷,经常加班到深夜,她好强,想极力保住自己老将的面子。 
  一天清晨,谭明问她:“老婆,你的例假迟到了吧?”孟梅赶紧去验验早孕试纸。没怀孕,但大姨妈罢工了,很显然,身体出了问题。 
  去医院一查,果真,是多囊卵巢综合征,癌症的高危信号。孟梅吓傻了,谭明握着她的手,与医生详谈,医生看看身体已显发福的孟梅,说:“除了配合吃药,首要的是减肥,还有心情愉悦、生活规律。” 
  30多岁减肥,可不像当年20多了,在健身房挥汗如雨地进行了10多天,效果不明显,孟梅不想坚持了。谭明说:“老婆,我带你去游泳吧,我教你。”孟梅愣住了,说:“你不是旱鸭子吗?还能教我游泳?”谭明自信满满:“我这几天在单位每天上午就把工作做了,中午和下午泡游泳馆,差不多能参加奥运会的游泳项目了,你放心,当你教练没问题。游泳减肥效果好,你跟我去试试。” 
  孟梅悻悻地跟谭明去了游泳馆,她从小怕水,从没游过,一下水,浑身战栗,像藤蔓一般缠着谭明的身体,谭明抱紧她,柔声对她说不要怕,可孟梅就是怕,越缠越紧,竟然在游泳池里,一向矜持的孟梅有了欲火,谭明紧紧拥着她,两人就那么抱着,很紧,很久……那天晚上回到家,天雷地火之后,一向失眠的孟梅在谭明怀里睡得酣甜。 
  第二天,孟梅不去游泳馆了。谭明说,好,留着下次你生气时去。他带她跑步,沿着小区周边探索,不断发现新风景,渐渐地,跑步成了享受。重要的是,孟梅不再为生气而睡不着了,因为只要她生气,谭明就会把泳衣准备好,拖孟梅去游泳馆,那一刻,他是她的树,她是藤,开满鲜花的藤。他在水中用拥抱消除她的郁闷与气恼,这种生活中难以有的迫切需要与被需要让他们的身心瞬间融为一体。 
  孟梅的身体逐渐好转,心性也在变柔,朝谭明发无名火的次数越来越少。只是工作依舊紧张,她身上的戾气偶尔还是会发作。


  有一天,儿子的老师给孟梅电话,说孩子上课不认真,总在纸上涂鸦。晚上,孟梅训斥孩子。谭明捏捏她耳垂,说:“今晚想去游泳吗?”孟梅瞪她一眼,谭明把她推出儿子房间,说:“孩子交给我,您忙自个的去吧。” 
  也不知谭明给儿子承诺了什么,反正老师又在微信群里表扬他了。一个月后的暑假,谭明带儿子去了圣彼得堡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他给孟梅发回多段视频,那是孩子在马蒂斯巨幅的作品《舞蹈》前发呆的神情,时间跨度足足有半个小时。那一刻,孟梅突然觉得,自己那晚那么凶狠地骂儿子,实在有些混账,因为根本不了解孩子。 
  几天后,爷俩带回来很多画,有达芬·奇、拉斐尔、梵高、莫奈、毕加索等的作品,当然也有马蒂斯的那幅《舞蹈》,虽然都是印刷品,但品质不错,谭明在家中每隔些日子就换挂上不同的画。几乎每个晚上,他都会陪孩子在画下欣赏半个小时左右,有时一起临摹。 
  谭明又去买了一些写生本,周末时全家一起去写生,画树叶花朵,画山画水画人。儿子已不在上课时画画,他答应爸爸会认真学习,只在允许的时间里尽情画,而爸爸的陪伴让他更笃爱美术。 
  慢慢地,一家人的包里都常年备了写生本。偶尔孟梅在工作间隙也忍不住画上一幅。她在那些晚辈面前变得可爱起来,气氛渐渐融洽,她发现那些90后的孩子原来挺可爱的,在他们面前逐渐有了和颜悦色,而在年轻人眼里,她的云淡风轻反而衍生出了浓厚的前辈威望。 
  儿子的个人画展在学校举办那天,女强人孟梅晋升为分公司负责人。那天晚上,谭明去庆功宴酒店接她,暗黑中夫妻俩听到有同事议论:“娶了孟梅这样的女强人,她老公一定过得憋屈。”“是啊,听说她老公在单位一直很平凡。”孟梅将手指缠紧谭明的手指,十指紧扣,她问:“老公,你生气了吗?”谭明一把拥过她,在耳边语:“做女强人的男人,不能生气,不能闲着。”然后,掏出手机给孟梅看,上面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产品总监”的聘书。孟梅娇嗲:“好一个不生气,不闲着,不声不响就赶超你老婆大人。我生气!”谭明把车调转方向,笑着说:“老婆大人生气了,那咱们去游泳啰!”谭梅看着他,满眼深情,心中忍不住问:“我有多久没生气了?”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