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发布日期:2021-01-28 20:10:00

#大秦赋#热播历史剧《大秦赋》中,由于精湛的演技,郭开成了第一人气王。他协助赵王偃上位,替代廉颇担任丞相,成了赵国第一宠臣,又促使临阵换将,逼走老将廉颇,被秦国擒拿了之后接受贿赂,成了秦国的一名间谍,最终还害死了李牧。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那么,以上这段剧情中,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呢?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廉颇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倾之三遗矢矣。”

廉颇弃赵投魏之后,并不被魏国重用,也有心重新投奔赵国。赵王偃后来觉得手上无将可用,就想着派使者去看廉颇是否可用,郭开听说了之后贿赂使者,即使廉颇吃了一斗饭、十斤肉,使者回来报告,重点却在他总是上厕所,于是赵王偃熄了启用廉颇的心。

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郭开与廉颇是有很大仇怨的,剧中说郭开请求撤走廉颇的兵权,也是极有可能的。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多与赵王宠臣郭开金,为反间,言李牧、司马尚欲反。

剧中郭开在秦国的具体遭遇自然是虚构,不过作为间谍的史料出处却是在这里,说秦国多给郭开金钱,使他成为了一名间谍,向赵王迁汇报李牧和司马尚想要造反,李牧不领旨,被赵王派人抓了,因此身亡。

所以说廉颇、李牧被小人郭开所迫害,似乎没啥问题,那么哪里是假的呢?

第一,郭开担任丞相是假;

第二,郭开算不上第一宠臣,还有人更受宠。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战国策·赵策一·谓皮相国》提到一个事情,吕不韦担任秦国相邦的时候,赵国建信君、楚国春申君组织五国合纵联盟,有人劝说齐国的皮相国不要参加,担心合纵不成功,赵、楚两国反而瓜分齐国。

《战国策·韩策三·建信君轻韩熙》则说,组织合纵联盟时,赵国建信君十分轻视韩国的韩熙。赵敖替韩熙向建信君建言,说赵国如果轻视韩国、只重视与楚国和魏国的联盟,秦国就会联盟韩国,从韩国的三川南下包围魏国的鄢陵,这样就会切断上蔡、邵陵的通道。魏国形势危急,他救赵就不会积极。秦国出兵进攻邯郸,赵国必亡,所以阁下需要重视和韩国的联盟,不要让秦国钻了空子。

五国伐秦的时期是在始皇六年,也就是公元前241年、赵悼襄王四年,这两件事说明赵王偃时期取代廉颇成为相国的并非郭开,而是建信君。因为能够组织五国合纵的都需佩戴相印,当初苏秦、公孙衍都是这样。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建信君是什么人呢?

《战国策·赵策三·或谓建信君》:君之所以事王者,色也。

他是赵王丹、赵王偃时期的男宠,凭借美色取悦大王,从而换取权力。秦国的嫪毐,因为将赵姬服侍得稳稳妥妥被封为长信侯,享有太后一脉的权力;赵国原来也有建信侯,因为将赵王服侍得周全,享有赵王赋予的重大权力。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建信君在赵国的尊贵地位可以从一件事情中体现出来。

有一次魏国公子魏牟经过赵国,赵王去迎接他,回宫后看见座前放着一块绸子,正让工匠为他做帽子。赵王请教治国的道理,魏牟忍不住说:“如果大王治理国家能够像对待这块绸子一样重视,那就好了。”

赵王很不高兴,魏牟随后解释道:“帽子做坏了,对您的国家并没有损害,然而您却将它交给工匠去做。然而大王却不把国家交给专门治理国家的人去做,竟然交给了被您宠信的近臣。大王的先祖拥有犀首、马服这样能谋善战的将军,能够和秦国一争雌雄,秦赵也势均力敌。大王和建信君同车来往,却要和强秦争锋,我担心秦国会毁掉赵国啊。”

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一、赵王委托建信君治理国家,建信君在赵国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二、赵王对建信君十分宠爱,竟然来往同车,连魏国公子都知道这个事情。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建信君和文信侯吕不韦还有一些纠葛。

有一次希写去拜见建信君。建信君向他抱怨说:“吕不韦对我实在太无礼了,秦国派人来赵国求官做,我让他做了丞相,给他五大夫的爵位,可是他对我实在太无礼了!”希写说现在执政者连商人都不如,他解释道:“高明的商人不去争辩价格,而是仔细观察等待物价涨落的时机。物价低时,价格买高一些也是低,物价高时,价格卖低一些也是高。从此,周文王被商纣王囚禁在牗里,周武王被拘禁在玉门,还是割下了纣王的脑袋悬挂在白旗上,这就是周武王的功劳。现在您的权力不能和吕不韦对抗,却又责备他做事无礼,我实在不敢苟同。”

希写言下之意是要建信君卧薪尝胆,等待抗秦的时机,就像周武王当初割下纣王脑袋一样,迟早也有割下吕不韦脑袋的机会,现在就不要徒劳地计较他的无礼了。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然而,建信君的名字是什么呢?史书并未提及,倒是给了这位近臣添加了一道神秘的气息。他会不会就是郭开呢?其实笔者也有所怀疑。

《战国策·赵策三·秦攻赵鼓铎之音闻于北堂》中提及一件事情,说秦国攻打赵国,击铎的声音在城内的屋里都可以听得很清楚。希卑说:“秦国攻打赵国,也不要如此紧迫。这击铎之声恐怕是在向内奸传达信号。大臣之中肯定也有一个主张和秦国连横的人。大王想要知道他是谁,只要明天召集群臣开会,第一个提出连横的人就是内奸。”建信君果然提出连横主张。

这件事情恰好和前文提及的郭开“为反间”相呼应,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难道建信君就是郭开吗?

大秦赋:逼走廉颇害死李牧,郭开是赵国第一宠臣吗?背后还有一人

两者都是赵王的宠臣,两者都担任过秦国的间谍,两者都掌控着非同小可的权力,而建信君又刚好没有记录名字,难道事情有这么凑巧的吗?

郭开是否为建信君还无论断。只是假如真的是这样,那郭开除了逼走廉颇害死李牧,还有一件可以吹牛的事情:赵王被我的美色所倾倒!

如此想来,赵王偃和郭开,可能还不仅是狼狈为奸的关系,这画面感真是强烈……聪明的读者,你认为男宠建信君是郭开吗?

同时检查

郭奕(西晋尚书) 简历 – 名人简历 – 郭奕

郭奕(西晋尚书) 郭奕(?~287年),字泰(大)业,太原阳曲(今山西太原)人。魏晋时期大臣,谒者仆射郭镇之子,西晋司空刘琨舅父。出身太原郭氏,少有大名,得到山涛称赞。曹魏时期,出任野王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