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新闻:

欧阳钟灿 简历 – 名人简历

发布日期:2021-01-03 15:31:09

欧阳钟灿

欧阳钟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院院长。对液晶、生物膜理论、DNA生物大分子弹性性质及蛋白质折叠的研究作出巨大贡献。

人物经历

1946年生于福建泉州,曾在泉州一中念书。

196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

1981年清华大学物理系固体物理专业获硕士学位,1984年获光学专业理学博士学位。

1985年起在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做博士后。10月博士后流动站出站。

1986年获西德洪堡奖学金到柏林自由大学从事合作研究,此后在理论物理所工作。

1989年任理论物理所副研究员,1992年晋升为研究员。

1993年获海外华人物理学会亚州华裔物理学杰出成就奖。

1994年获首届中国博士后“国氏奖”。

1995年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

1996年被国家人事部评为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

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1999年获周培源奖及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2004年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研究方向

理论生物物理(TheoreticalBio-Physics)

课题组:统计物理和理论生命科学

主要从事液晶、生物膜理论、DNA生物大分子弹性性质及蛋白质折叠研究,此一研究方向是物理、化学、生物学的交叉领域。

欧阳钟灿研究员主要从事液晶、生物膜理论、DNA生物大分子弹性性质及蛋白质折叠研究,此一研究方向是物理、化学、生物学的交叉领域。

主要从事凝聚态物理中生物膜液晶模型理论、液晶物理及应用基础理论等研究。从曲面变分技术导出了用曲面曲率及其微分表示含自发曲率膜泡的普遍形状方程;首次从理论上预言应存在着半径比为2的平方根与无穷的两种亏格为1的环形膜泡并获实验完全证实;提出了突破Helfrich流体膜框架的手征膜理论;合作发现了膜形状方程的四类解析解;提出D∞h对称液晶光倍频理论并与实验完全符合;给出了超扭曲液晶盒弱锚泊条件下指向矢的严格解。

主要成就

1999年3月在World Scientific出版英文专著Geometric Methods in the Elastic Theory of Membranes in Liquid Crystal Phases,受到国际读者的好评,《日本物理学会志》2000年4月刊有东京药科大学森河良太教授的书评,认为这是一本研究生和科研人员难得的教科书,也被WorldScientific公司列为2000年凝聚态物理的重点发行书之一。2000年6月,他与合作者写的《从肥皂泡到生物膜》的科普书被选为我国近20年出版的一百本最优秀的科普书之一。

从创新工程开始以来才开题的DNA单分子弹性理论也取得重要进展.他们在国际上第一次把DNA双螺旋的碱基对的相互作用引入DNA的弹性模型,并运用高分子统计物理近代方法—-路径积分与格林函数,推导DNA在外力(外力矩)作用下的格林函数遵守的薛定格方程,用量子力学发展的计算方法求解及蒙特卡罗模拟,所得到DNA单分子外力/伸展曲线与Science及Nature发表的实验曲线十分相符.这组工作发表在物理,化学,及生物学界的国际杂志:Phys.Rev.Lett.82(1999)4560; J.Chem.Phys. 110(1999)1247; Biophys.J.78(2000)1979等,得到国际同行的重视。

美国亚利桑纳州立大学物理系与微生物系的联合小组(Lindsay与Harrington)寄来p53肿瘤抑制蛋白所识别的序列(Wafl)DNA(126bp)组成微环的125组构形数据包与欧阳钟灿的研究团队开展“远程”的理论与实验结合的合作研究.他们的计算得到美方的高度评价,并由对方提交高级的生物杂志发表。

2000年7月德国马普学会新成立的“国际生物模拟系统研究生院”的负责人,马普胶体—界面研究所所长(理论部)Lipowsky教授写信邀请欧阳钟灿的研究团队作为该院的国际合作交流单位。

个人影响

1.1987年由他导出含自发曲率的膜泡形状普遍方程,该方程是研究油、水、活性剂动力学的广义拉普拉斯方程,是近十年来研究双亲分子聚集物理化学性质的7篇基础论文之一;

2.膜泡研究长期局限于球拓扑一类,1990年他首次从理论上预言应存在着半径比为根号2与无穷的两种亏格为1的环形膜泡,并为实验证实;

3.1990年根据胆甾液晶相似性提出突破Helfrich流体膜框架的手征膜理论,对1984年以来发现的类脂双层膜的螺旋结构作了全面解释;

4.1990年后,他与合作者相继发现4类膜泡解析解,其中包括生物力学家长期追索的红血球双凹碟形解;

5.1985年提出Dooh对称液晶光倍频理论,其中导出的光倍频方式选择定律与实验完全符合,预言的光生伏打效应1989年为日本学者在实验上证实;

6.1995年给出超扭曲液晶盒弱锚泊条件下指向矢的严格解,解决了液晶显示技术基础这一争论20多年的问题。先后获海外华人物理学会亚洲杰出物理学成就奖、“国氏”博士后奖励基金,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等。

人物启示

大学毕业当搬运工

欧阳钟灿清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兰州一家工厂当搬运工。

“实际上,我们当时百分之百都是有分配的,起点都这么低。”欧阳钟灿平静地说,一些人随波逐流,白天干活,晚上打扑克,时光就这样白白荒废了。但他在逆境中反而更加努力。

“我们有四个同学住在一起,白天劳动,晚上看书学习。有段时间,我们曾帮图书馆搬书,跟图书馆的人混得很熟,所以我们可以随便看到很多书。”

他在图书馆阅读了大量有关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书籍。“在那种条件下,我把读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当成了一种享受。”

“从1969年到1978年间,我们换过好几回工种,但自学一直没有中断。”当时,他的想法也很简单,“不管工作环境怎么变,知识以后总会用得上。”后来,欧阳钟灿顺利地考上了研究生,英语都是在这段时间自学的。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欧阳钟灿大学本科学自控,硕士学液晶,博士转攻光学。

“选择专业,主要是个人兴趣。对科学的爱好,不管是文学、艺术、科学研究,都要有兴趣。不同专业不是截然分开、没有关系的,整个现代科学就像一棵大树,根就是基础科学。只有根壮大了,树才能长得高。”他说,他先后转了三个方向,“这三个专业前后也不是绝对分开的,像在本科阶段学习自控时,我又在自学液晶方面的理论知识。”

“应该说选择什么专业,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兴趣带你入门,也只有感兴趣,才会潜心研究。”

师生就是师徒关系

欧阳钟灿谦虚地称自己是“土博士”,其实他曾到德国从事博士后研究,获得过德国洪堡奖学金。

在德国洪堡大学时,有两位教授愿意接收欧阳院士。一个是赫斯(hess)教授,另一个是赫尔弗雷奇(helfrich)教授,两个都是国际上有名的大师。赫斯教授年轻一些,曾任国际统计物理大会主席,专搞液晶,很有钱;赫尔弗雷奇是液晶显示器的发明者,当时正研究生物膜理论。最终欧阳钟灿选择了赫尔弗雷奇教授。

他说,选择赫尔弗雷奇教授主要是考虑到液晶已经在工业中应用,理论上已基本成熟,尚存的主要是技术问题,“而生物膜作为新兴领域,对我这样一个搞理论物理的人而言更富有挑战性。”

在与赫尔弗雷奇教授合作期间,欧阳钟灿与赫尔弗雷奇提出钟灿—赫尔弗雷奇方程。这种方式让记者谈起了国内某些导师带研究生“放羊式”的培养方式。

“一些研究生简直是在给导师打工。李政道曾说过,导师跟学生的关系是一对一的关系,就像师傅带徒弟,导师不是要学生打工,而是要传授科学研究方法;周光召院士也说过,一个教授好不好,不仅要看他的学术研究好不好,还要看他带的学生怎么样。”欧阳钟灿说。

“我要求学生,《科学》(Science)和《自然》 (Nature)(这是国际自然科学领域最高级别的两份期刊)每期都要看,一定要看最前沿的杂志;其次就是学生对科学一定要有爱好,要有自己选题的能力,不要局限于导师指定的课题。”

建议创办泉州大学

众所周知,在中科院,泉州籍的院士有二十多位,他们做出了不少成就。

欧阳钟灿说,泉州的中学教育水平、老师教学水平都比较高,培养了不少人才。但对人才的投入不够,全国各地吸引人才的竞争很厉害,争创各种条件吸引留住人才。“像福建有闽江学者,泉州能不能也出台相应的措施,加大经济投入,吸引人才回来服务家乡发展。”

他说,台湾有120多所大学,泉州人口700多万,经济条件也好,应该注重发展大学教育,把泉州大学办起来,为泉州本土输送人才。

“泉州有海滨邹鲁之称,文化环境、尊师重教的传统都保留较好,而且泉州人身上都有这样一股劲:拼搏,无论走到哪里,从事哪个行业都很争气。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才。

提倡孩子自然发展 高中有文科和理科之分,在欧阳钟灿那个年代,没有分科的说法。

“只有国内才有文理分科一说,分科造成的结果就是学人文的不太懂科学,学科学的不太懂人文。其实中学数学、物理科目大可不必那么难,这时候还不是培养专家的阶段。”

欧阳钟灿反对让孩子从小就要学这学那,“孩子不教倒还好,一教就坏了。我都有孙子了,看见孩子又要学琴、又要画画,成天处于一种紧张的竞争之中。像这样,大了不一定有创新。”

“我还是提倡让孩子自然发展,陈景润当时生活条件那么艰苦,做出的数学成就是最好的;环境好了,大家也富裕了,但却不如以往,关键是人的创造性被磨掉了。”

做学问首先要做人

“像我们这样五六十岁的人,享受生活的含义就是锻炼身体。清华老校长蒋南翔当年的一句口号是: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我想只有身体健康了,才能多做些有益的事情。所以在我看来,生活的最佳状态就是保持乐观心态,保持身体健康,并能够解决几个有意义的问题。”

欧阳钟灿在担任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以来,既要搞科研,又要搞管理,事务繁忙。

“在我们所的院士中,我比较年轻。他们(指年纪较大的院士)都为所里服务了,该轮到我了。我想做管理也是一种义务,贡献一点时间和精力,为其他科学家服务。”

当记者问他对年轻人有什么希望时,他说:“要正直。做学问首先要做人,学术上也好生活上也好都要正直,这才是根本!”

在求真、求善、求美三者中。欧阳钟灿最看重“求真”,“美是修饰性的东西。不用说,研究科学规律就是为了求真,即使处理其他问题时也一样要求真,这时往往还需要勇气。只有求真才能把握实质的矛盾冲突,找到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按这个原则来处理问题,有人可能暂时不理解。没关系,等一等,慢慢的他总会理解的。”

基础研究应向产业靠拢

说到创新,科研体制改革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社会各界对其呼声非常高。如何解决科学研究和服务经济“两张皮”长期存在现象,是科研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欧阳钟灿院士表示,由于时下的科研评价体系,造成科研人员每年3月份之前忙着写申报材料,老资格的专家5月份就开始评项目,试问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用在科研上?中国科协原主席周光召是欧阳钟灿所在研究所的名誉学术委员会主任,在该所一次学术委员会上曾经说过:“我国的论文数量已经是全世界第二了,但是我们并不是第一方队。”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很多论文并没有真正的创新,虽然我们论文的数量上去了,但SCI引用次数还是没有影响,一项好的研究成果,一篇好的论文,要看它的半衰期,如果很早以前写的一篇论文,还在用,这才是成功的。

相关报道

情牵“中国屏”

——访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欧阳钟灿院士

多年来从事液晶显示技术研究的欧阳钟灿,十分关注中国显示产业未来的发展。“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不应该只是挂在实验室墙上的论文,要推动科研成果转化,关注行业的发展。”欧阳钟灿说,“我从2011年就开始领衔撰写《战略新兴产业与基础研究》中国科学院院士咨询报告,搜集了很多资料。”

“在第一代CRT(阴极射线管)显示时代,我们没有核心技术,落后发达国家几十年;在第二代液晶(LCD)显示技术上,我们从起步就开始落后,但通过奋起直追,已经做到世界第一;在第三代有机发光材料(OLED)显示技术上,我们的基础研发、中试阶段,已经同世界领先的韩国三星没有代差,主要差距在量产上。”欧阳钟灿表示,随着5G时代的到来,柔性显示技术会迎来新的增长机遇期,柔性屏的主流应用集中在手机、手表、电视(可卷)等消费类电子产品,同时也向其他领域渗透,比如高端车载、可折叠笔记本电脑、可穿戴设备等领域。

“5G时代,中国自主显示技术的产业化要加快。在液晶显示技术方面,以京东方为代表的企业在加速自主技术的产业化。在OLED技术方面,维信诺也在加快清华大学自主研发技术的产业化。”欧阳钟灿强调,中国在OLED显示技术领域水平跟国外垄断公司同步,一定要加快突破OLED关键技术瓶颈,完善产业链配套,加快产业化步伐,这样才能保障未来我国显示产业的安全和自主可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