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新闻:

萧统_萧统简介

发布日期:2021-02-06 11:26:14

人物生平

南朝齐中兴元年(501年),萧统生于襄阳。父亲萧衍时任雍州刺史,镇守襄阳,后乘南朝齐内乱,起兵夺取帝位,在建康(今南京)建立梁朝。

天监元年(502年),十一月,萧统被立为皇太子。

天监八年(510年)九月,萧统于寿安殿讲《孝经》,尽通大义。讲毕,亲临释奠于国学。年十二,萧统极富同情心。他十二岁时,去观看审判犯人,他仔细研究案卷之后,说:“这人的过错情有可原,我来判决可以吗?” 刑官答应了,于是他就作了从轻的判决。事后,刑官向梁武帝萧衍汇报了情况,萧衍对他表示嘉许。

天监十四年(516年)正月朔旦,梁武帝临轩,冠太子于太极殿。旧制太子著远游冠、金蝉翠緌缨,至是诏加金博山。太子仪态优美,举止端正,读书数行并下,过目都记忆下来了。每游宴祖道,赋诗至十数韵,有的时候作剧韵,都思考一下便出来了,无所点易。帝大弘佛教,亲自讲说。太子亦素信三宝,遍览众经。乃于宫内别立慧义殿,专为法集之所,招引名僧。自立《三谛法义》。

萧统画像、塑像普通元年(519年)四月,甘露降于慧义殿,都认为是至德所感。时俗稍奢,太子欲以己率物,服御朴素,身衣浣衣,膳不兼肉。

普通七年(526年),萧统因为蜡鹅厌祷事件与父亲有嫌隙。

中大通三年(531年)三月,游后池,乘船摘芙蓉,姬人荡舟,落水后被救出,伤到大腿,未及即位而卒,谥昭明,世称昭明太子。葬安宁陵。有子萧欢、萧誉、萧詧、萧譬、萧鉴。

天正元年(551年),侯景立豫章王萧栋即位,追尊萧统为昭明皇帝。

大定元年(555年),其子萧詧建立西梁,追尊萧统为昭明皇帝,庙号高宗。

主要成就

文学成就

萧统笃好玄学,编有或著有《文集》二十卷,典诰类的《正序》十卷,五言诗精华《英华集》二十卷,历代诗文而成的总集《文选》三十卷。原有集,已散佚,后人辑有《昭明太子集》。亦信道教、术数、佛教,相传曾为汉传大乘佛教经典《金刚经》。

萧统酷爱读书,记忆力极强。五岁就读遍儒家的“五经”,读书时,“数行并下,过目皆忆”。他更喜欢“引纳才学之士,赏爱无倦”。所以他身边团结了一大批有学识的知识分子,经常在一起“讨论文籍,或与学士商榷古今,继以文章着述,率以为常。”《南史》本传称“于时东宫有书籍三万卷,名才并集,文学之盛,晋、宋以来未之有也。”

政治成就

萧统极富同情心。他十二岁时,去观看审判犯人,他仔细研究案卷之后,说:“这人的过错情有可原,我来判决可以吗?” 刑官答应了,于是他就作了从轻的判决。事后,刑官向梁武帝萧衍汇报了情况,萧衍对他表示嘉许。

梁普通年间,由于战争爆发,京城粮价大涨。萧统就命令东宫的人员减衣缩食,每逢雨雪天寒,就派人把省下来的衣食拿去救济难民。他在主管军服事务时,每年都要多做三千件衣服,冬天分发给贫民。当时世风好奢,萧统“欲以己率物,服御朴素,身衣浣衣,膳不兼肉。”萧统性爱山水,不好音乐。曾经泛舟后池,番禺侯轨盛称宜奏女乐。萧统不答,咏左思招隐诗:“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萧统少时即有才气,且深通礼仪,性情纯孝仁厚,喜愠不形于色。他十六岁时,母亲病重,他就从东宫搬到永福省他母亲的住处,朝夕侍疾,衣不解带。母亲去世后,他悲切欲绝,饮食俱废。他父亲几次下旨劝逼,才勉强进食,但仍只肯吃水果、蔬食。他本来身材健壮,等守丧出服后已变得羸瘦不堪,官民们看了,无不感动 落泪。

个人著作

文选

昭明文选李善注六十卷《昭明文选》是现存编选最早的汉族诗文总集,它选录了先秦至南朝梁代八九百年间、100多个作者、700余篇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因是梁代昭明太子萧统(501—531)主持编选的,故称《昭明文选》。

萧统主持的《昭明文选》,主要收录诗文辞赋,除了少数赞、论、序、述被认为是文学作品外,一般不收经、史、子等学术著作。

选的标准是“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即情义与辞采内外并茂,偏于一面则不收。萧统有意识地把文学作品同学术著作、疏奏应用之文区别开来,反映了当时对文学的特征和范围的认识日趋明确。后世注本主要有两种:一是唐显庆年间李善注本,改分原书30卷为60卷;一是唐开元六年(718)吕延祚进表呈上的五臣(吕延济、刘良、张铣、吕向、李周翰)注本。近代以来有《四部丛刊》本、《四部备要》本及中华书局以胡刻本断句,于1977年出版的影印本。

诗词

下列内容记载于《昭明文选》,部分创作来源具有争议。

《三妇艳》

《饮马长城窟行》

《上林》

《诒明山宾诗》

《玄圃讲诗》

《咏同心莲诗》

《咏弹筝人诗》

《貌雪诗》

《示云麾弟》

《饯庚仲容》

《细言》

《上朝值雪》

散文

作品名称
  
作品分篇 作品内容
《锦带书·十二月启》
  
《太簇正月》 伏以北斗周天,送玄冥之故节;东风拂地,启青阳之芳辰。梅花舒两岁之装,柏叶泛三光之酒。飘馀雪,人箫管以成歌;皎洁轻冰,对蟾光而写镜。想足下神游书帐,性纵琴堂,谈丛发流水之源,笔陈引崩云之势。昔时文会,长思风月之交;今日言离,永叹参辰之隔。但某执鞭贱品,耕凿庸流,沈形南亩之闲,滞迹东皋之上。辰怀盛德,聊吐愚衷。谨凭黄耳之传,伫望白云之信。
《夹锺二月》 伏以节应佳胡,时登令月。和风拂迥,淑气浮空。走野马於桃源,飞少女於李径。花明丽月,光浮窜氏之机;鸟弄芳园,韵响王乔之管。敬想足下,优游泉石,放旷烟霞。寻五柳之先生,琴尊雅兴;谒孤松之君子,鸾凤腾翩。诚万世之良规,实百年之令范。但某席户幽人,蓬门下客。三冬勤学,慕方朔之雄才;万卷长披,习郑玄之逸气。既而风尘顿隔,仁智并乖。非无衰侣之忧,诚有离群之恨。谨伸数字,用写寸诚。
《姑洗三月》 伏以景逼徂春,时临变节。啼莺出谷,争传求友之音;翔蕊飞林,竞散佳人之靥。鲁游碧沼,疑呈远道之书;燕语雕梁,恍对幽闺之语。鹤带云而成盖,遥笼大夫之松。虹跨涧以成桥,远现美人之影。对兹节物,宁不依然。敬想足下,声驰海内,名播云间。持郭璞之毫鸾,词场月白;吞罗含之彩凤,辩囿日新。某山北逸人,墙东隐士。龙门退水,望冠冕以何年; 路颓风,想簪缨於几载。既违语嘿,且阻江湖。聊寄八行之书,代申千里之契。
《中吕四月》 节届朱明,晷锺丹陆。依依耸盖,俱临帝女之桑;郁郁丹城,并挂陶潜之柳。梅花拂户牖之内,麦气拥宫阙之前。敬想足下,声闻九皋,诗成七步。涵蚌胎於学海,卓尔超群;蕴抵鹊於文山,俨然孤秀。但某窃途异县,岐路他乡,非无阮籍之悲,诚有杨朱之泣。每遇秋风振响,鹑惊子夏之衣;夜月流辉,鹊绕将军之树。既乖连璧之契,终隔断金之情。中心藏之,卑诚至矣。今因去燕,聊寄刍荛。如遇回鳞,希垂金玉。
《蕤宾五月》 麦陇移秋,桑律渐暮。莲花泛水,艳如越女之腮菽叶漂风,影乱秦台之镜。炎风以之扇户,暑气於是盈楼。冻雨洗梅树之中,火云烧桂林之上。敬想足下,追凉竹径,托荫松闲,弹伯牙之素琴,酌嵇康之绿酒,纵横流水,酩酊颓山,实君子之佳游,乃王孙之雅事。某沈疴漳浦,卧病泉山,顿怀刘干之劳,镇抱相如之酷。是知枯荣莫测,生死难量。验风烛之不停,如水泡之易灭。聊伸币札,以代劳人。伫睹芳词,希垂愈疾。
《林锺六月》 三伏渐终,九夏将谢。萤飞腐草,光浮帐里之书;蝉噪繁柯,影入机中之鬓。濯枝迁而潦溢,芳槿茂而发荣。山土焦而流金,海水沸而漂烁。敬想足下,藏形月府,遁迹冰床。披庄子之七篇,逍遥物外;玩老明之两卷,恍惚怀中。但某白社狂人,青缃末学,不从州县之职,聊立松鹤之闲,时假德以为邻,或借书而取友。三千年之独鹤,暂逐鸡群;九万里之孤鹏,权潜燕侣。既非得意,正可忘言。诸不具伸,应俟面会。
《夷则七月》 素商惊辰,白藏届节。金风晓振,偏伤征客之心;玉露夜凝,直泫仙人之掌。桂吐花於小山之上,梨翻叶於大谷之中。故知节物变衰,草木摇落。敬想足下,时称独步,世号无双。万顷澄波,黄叔度之器量;千寻耸干,嵇中散之楷模。但某一介庸才,二隅顽学,怀经问道,不遇披云,负笈寻师,罕逢见日,俯仰兴叹,形影自怜,不知龙前,不知龙后。莺鹏虽异,风月是同。幸矣择交,希垂影拂。
《南吕八月》 一叹分飞,三秋限隔,遐思盛德,将何以伸。白云断而音信稀,青山暝而江湖远。敬想足下,羽仪胜卷,领袖嘉宾,倾玉醅於风前,弄琼驹於月下。但某登山失路,涉海迷津。闻猿啸而寸寸断肠,听鸟声而双双下泪。当以黄花笑冷,白羽悲秋。既传苏子之书,更泛陶公之酌。聊因三鸟,略叙二难。面会取书,不能尽述。或叨凤念,不黜鱼缄。
《无射九月》 宿昔亲朋,平生益友,不谓穷通有分,云雨将乖。既深伐木之声,更问采葵之咏。属以重阳变叙,节景穷秋。霜饱树而拥柯,风拂林而下叶。金堤翠柳,带星采而均调;紫塞苍鸿,追风光而结阵。敬想足下,秀标东箭,价重南金,才过吞鸟之声,德迈怀皎之智。但某衡门贱士,瓮牖微生,既无白马之谈,且乏碧鸡之辨。叹分飞之有处,嗟会面以无期。聊申布服之言,用述并粮之志。
《应锺十月》 节届玄灵,锺应阴律。愁云拂岫,带枯叶以飘空;翔气浮川,映危楼而叠迥。胡风起截耳之冻,赵日兴曝背之思。敬想足下,山岳锺神,星辰挺秀。潜明晦迹,隐於朝市之闲;纵法化人,不混乡闾之下。某陋巷孤游,穿墙自活。终朝息畔,若孔子之为贫;竟日停炊,如范生之在职。牛衣当被,畏见王章;犊鼻亲操,恐逢犬子。虽此惭贱,而不羞贫。绮服有时,此言何述。
《黄锺十一月》 日往月来,灰移火变,暂乖语默,顿隔秦吴。既传苏、李之书,更共范、张之志。冷风盛而结鼻,寒气切而凝唇。虹入汉而藏形,鹤临桥而送语。彤云垂四面之叶,玉雪开六出之花。敬想足下,世号*,时称武库,命长袂而留客,施大被以披贤,酌醇酒而据切骨之寒,温兽炭而祛透心之冷。某携戈日久,荷戟年深,挥白刃而万定死生,引虹旗而千决成败。退龙剑而却步,月下开营;进鲸鼓而横行,云前起阵。徒劳斩斫,岂用功勋。诸不具陈,谨申微意。
《大吕十二月》 分手未遥,翘心且积。引领企踵,朝夕不忘。眷友思仁,行坐未舍。既属严风极冷,苦雾添寒。冰坚汉地之池,雪积袁安之宅。敬想足下,栖神鹤驾,眷想龙门,披玩之闲,愿无捐德。某种瓜贱士,卖饼贫生。入畔龟以扬声,不逢蔡子;驾盐车而显迹,罕遇孙阳。徒怀叩解之心,终想暴腮之患。既为久要,聊吐短章。纸尽墨穷,何能恳露。

人物评价

人物总评

《南史》本传称“当时东宫有书籍三万卷,著名的才子都云集在这里,文学风气之鼎盛,晋朝、宋朝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历代评价

姚思廉:太子文章繁富,群才咸欲撰录,太子独使孝绰集而序之。

司建平:萧统,是个很渊博的学者。

轶事典故

古玄圃

“古玄圃”建于齐,改建于梁,是梁昭明太子萧统私园。太子于园中建亭馆、凿善泉池。邀集各人文学史泛舟湖上。游咏其间,并在此编著《昭明文选》。

顾山红豆

当时南梁武帝笃信佛教,在国内兴建了四百八十座寺院,顾山兴建的是 "香山观音禅寺",寺内还建造了一楼阁,名为“文选楼”。太子萧统代父出家来香山寺,一则为回避宫廷斗争,二则精心修编文选。一日,太子下山来到当时的集市古塘视察民情。偶见一秀丽的尼姑法号叫慧如的,无意中谈及释家精义,太子见慧如才思敏慧,顿生爱慕之情,跟踪到草庵,又就释家经义深淡而不舍,以后多次去草庵谈情说爱,但由于一个是太子,一个是尼姑,终难成眷属,尼姑相思成疾而终。太子闻讯,痛哭不已,含泪种下双红豆,并将草庵题名红豆庵,满怀相思悲苦离去。此树历经千年到元代曾一度衰败成枯树,但到乾隆年间忽又在主干上萌生四株新枝,一直长到现代,犹如虬龙老树了。

衣冠冢太子庙

昭明太子长期深受秋浦池州人民爱戴,是因为昭明太子不仅学识渊博,而且关注百姓生活。519年以前,池州一直大旱,田间颗粒无收,在池州百姓发生严重的饥荒时,萧统(昭明太子)目睹这一切,多次上书给皇上,亲自安置送粮赈灾,才使池州百姓度过劫难。在萧统逝后,池州百姓哭声一片,因敬昭明之德,仰昭明之才,特向朝廷请来了昭明的衣和帽子,在昭明生活过的秀山建造了昭明太子的衣冠冢和太子庙。世世代代都供奉着昭明的牌位(称作“案菩萨”)至今。

昭明钓台

昭明太子与贵池有着特殊的关系,贵池当年叫石城,是昭明的封邑,昭明是贵池人民心目中的救世主。天监年间,石城大旱,田地龟裂,禾苗枯死,赤地千里,饿蜉遍野。昭明太子闻讯赶来石城,开仓放粮,救济灾民,深受百姓爱戴,颂为救星,视作神灵。

萧统求雨萧篁塘

在义西萧皇塘村一带的地里劳动,经常可以挖掘到一些破碎的砖瓦。而民间传说,在很久以前,这一带经济曾经较发达、人口众多,不到四五平方公里的山沟,就有村庄18个。可是到了南北朝的梁朝时,天遇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再加上瘟疫流行,村民饿死病死的很多,村落就此衰败萧条。

此时梁朝大兴佛教,昭明太子萧统巡视各地,代父亲在全国各地选择地方建造寺庙。这一天他来到义乌,听人说义西大旱又生瘟疫。他为救民于水火,立即赴义西赈灾。

他从吴店经野毛山往里走,沿途只见百姓纷纷外逃谋生,一路上他费尽口舌劝说百姓回乡居住。当他来到萧皇塘一带,只见十室九不全,村民个个有病色,已无法再正常生活。他立即放粮赈灾,然后又亲自进山寻找草药。他不顾山路崎岖陡峭,荆棘遍野,为此他还扭伤了脚。经过众人一起艰辛的努力,他们找到了治疗瘟疫的药。回村后他又亲自为村民们熬药送药。村民服药后疫情得到了控制。他又与村民一起在村子西北面的一口圆塘边筑坛做法事,亲自诵经求雨。法事做了7天7夜,天开始转阴,但雨还是不见下来。他觉得可能上苍怪他不诚心,又向村民打听是否有更清静的地方,村民说覆釜岩景色雄奇,清静秀丽。

他一听不顾脚痛,拖着伤脚一拐一拐上山。一路上他顾不上欣赏沿途美景,一口气登上岩顶。站在山顶,但见四周崖石陡峭,壁立千尺,只有一条人工开凿的石径通岩顶,再无他途可攀。脚下辟峰村落尽收眼中,崖边幽竹秀木,清风徐徐,顿感心旷神怡。萧统不由赞叹道:“真是孤峰独秀,佛门圣地。”于是他就跪在岩头诵经求雨,老天终于下起了雨,旱情得以解除。

昭明太子见18庄人烟稀少,就动员幸存者搬迁集中居住,他还亲自为村民选择安家之所,规划村子布局。从清朝光绪23年绘制流传至今的萧皇塘村阳宅图看,该村仍显得错落有致,布局美观合理。

村民们为了不忘太子恩德,就在覆釜岩筑庙供奉他的塑像,并把此岩改名为萧皇岩,而把做法事的那口塘和村子都称为萧皇塘。

昭明太子读书处

据清乾隆《乌青镇志》记载,梁天监二年(503年),萧统曾随老师沈约来乌镇读书,并建有书馆一座。后来,书馆塌毁,遗迹残存。

古池州城秀山门

秀山门是古池州城的一座城门。历史上秀山门,是宋朝池州太守为纪念梁昭明太子萧统,而将原城西秋浦门易名秀山门。

襄阳古城昭明台

昭明台是襄阳市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襄阳古城正中。为纪念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而建。昭明台为襄阳标志性建筑。史载:“楼在郡治中央,高三层,面南,翼以钟鼓,为方城胜迹。”

萧统读书招隐山

镇江市的南郊,有座招隐山,山上有一处坐北朝南的三间平房,

窗明几净。窗外有古松修竹,窗下是清泉幽涧。这就是梁太子萧统的读书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