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网

刘采春古代的邓丽君

刘采春古代的邓丽君

  说起刘采春,就能想到邓丽君。
在唐代,刘采春以靡靡之音,红遍江南。
彼时吴越一带,只要刘采春的《曲》响起,“闺妇、行人莫不涟泣”,可见其流行程度。
犹如80年代的邓丽君,大街小巷只要《甜蜜蜜》响起,就有人跟着哼唱。



  刘采春,越州人。
她的丈夫周季崇和夫兄周季南都是有名的伶人,擅长参军戏。
参军戏是唐代盛行的一种滑稽戏,有点类似于今日的相声,最开始由两人搭档,一人揶揄戏耍另一人,如一个逗哏,一个捧哏。
后来演变成多人合演,也有了女演员的参与。
刘采春三人组成一个家庭戏班,四处走穴。



  除善弄参军戏外,刘采春歌唱得尤其好。
据说她有夜莺般的嗓子,“歌声彻云”,或许果真绕梁三日而不绝。
《曲》是她的代表歌曲,“”相当于“来罗”,有盼望远行人回来之意,可见是抒发离愁的感伤之歌。
《全唐诗》收录了6首《曲》。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
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
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
”这《曲》又名《望夫歌》,所以元稹在《赠刘采春》一诗中说她,“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
”只可惜这歌声无法流传下来。



  如果和邓丽君的歌做比较的话,那《曲》应该相当于《何日君再来》、《江水悠悠泪长留》或是《三年》等。
“想得我肠儿寸断,望得我眼儿欲穿。
好容易盼到了你回来,算算已三年。
想不到才相见,别离又在明天”,从邓丽君甜丝丝又凄切切的歌声中,或许能想象出几分刘采春那哀怨的悲歌。



  不难想见,刘采春和邓丽君一样,以女性歌迷居多,尤其以闺妇为最。
那时,刘采春几乎已成为商人妇——那些有钱有闲但空虚度日的太太们的心声代言人。
据说当时,商人妇的婚姻生活,已成了一个恼人的社会问题。
大批商人长期在外不归,大量夫妻异地分居,怨妇成群,生活不和谐,已是一种普遍现象。
刘采春的《曲》有120首,足见其广阔的市场需求。
在没有录音技术的唐代,靠着一场又一场的演出,红透大半个中国实属不易。
其受欢迎的程度可见一斑。



  而且,刘采春并不是仅有歌喉和美貌的歌星,她还是词曲全能的创作型歌手。
“唐人朝成一诗,夕付管弦”,在《全唐诗》中,6首曲皆归刘采春。
不过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这不是她的诗作,而是她把当时才子们的诗词拿来配曲,然后歌唱。
杜秋娘的《金缕衣》也存在此争议。
这种争议,难免有男学者对女性不看好、不平等对待、不信任不尊重的嫌疑。
有些男人只要一看到女人写诗,而且还写出了流传甚广的诗,就忍不住要怀疑,忍不住要揣测背后是不是另有一位男诗人的存在。
尽管他们最后也找不出那位男诗人是谁,但他们还是要找出各种理由来怀疑。
比如写《诗薮》的胡应麟觉得刘采春的几首诗“非晚唐调”,就否定了她的作者身份。
但无论如何,后人还是记住了使它们广为流传的那些女人。



  作为当时的流行歌手,刘采春也难免绯闻四起。
她在浙东演出时,碰上了大才子元稹。
元稹有个风流癖好,喜欢为相好的女人写诗。
当年,他和薛涛热恋时,写了一首《寄赠薛涛》 ,后来与刘采春恋爱时,则写了一首《赠刘采春》。
这位四处留情的文人,倒是为后人留下了一些不入正史法眼的线索和资料。
比如他这样描写刘采春:“新妆巧样画双蛾,谩里常州透额罗。
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
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刘采春与元稹的绯闻虽然流传甚广,可这段感情也是无疾而终。



  刘采春的结局如何,无从知晓。
不过可以想见,她的《曲》已成为那年月的时代之声,感动过、抚慰过很多彼时之人,尤其是伤心的女人。
就像当年邓丽君的歌声,当它们在耳边款款响起时,总有人为之动容。



作者介绍

刘采春刘采春,淮甸(今江苏省淮安、淮阴一带)人,一作越州(今浙江省绍兴市)人,是伶工周季崇的妻子。
她擅长参军戏,又会唱歌,深受元稹的赏识,说她“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可见她在当时是一名很有影响的女艺人。
  • 推荐:古诗文
  • 其他推荐:历史人物故事范文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