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网

打呵欠

方丛蕙

人打呵欠,动物也打呵欠。但为什么要打呵欠呢?这还是个小小的科学之谜呢。

每个人都打呵欠,我们生下来5分钟后就开始打呵欠,而且每天还会不时地打呵欠,直至生命终止。打呵欠太平常了,很少有人去研究它,人们还可能会讥笑研究打呵欠的人。但是马里兰大学的罗伯特·普罗温和坦普尔大学的罗纳德·贝宁格(以下分别简称为P和B)却没有人云亦云,这两位心理学家 0年前就指出,现在是研究打呵欠的时候了。

人们一般认为打呵欠是一种无声的叫喊,目的是要获得较多的氧气,通常发生在我们疲劳或烦恼的时候;另一种说法认为,打呵欠是一种增加血液中的氧气和排出多余的二氧化碳的呼吸动作。P认为后一说法是一个“合理的假设”,但需要试验。

P招请了心理学一年级的部分学生,让他们吸入不同比例的氧和二氧化碳的混合气,并数他们打呵欠的次数。结果表明,尽管学生们的呼吸频率因二氧化碳含量的增加而加快,但他们打呵欠的频率没有变,而且当他们吸入纯氧时,打呵欠的频率也还是一样的。P据此断定:尽管打呵欠包括吸气和呼气,呼吸动作看来不像是它的最主要的功能。

我们知道伸懒腰通常伴随着打呵欠,特别是在刚睡醒的一个小时里(这是打呵欠最多的时候,另一个打呵欠最多的时间是睡觉前)。P还注意到,药理学的研究也暗示了伸懒腰和打呵欠之间的联系。人们已经知道某些药物如像人工分娩用药物——后叶催产素就可以使动物既打呵欠又伸懒腰。最能证明这一联系的证据是,半身不遂者即那些因中风而导致半边瘫痪的人,当他们打呵欠时,就可以伸展一下瘫痪的半个肢体。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暗示着在神经系统中有一些密切的联系,控制着这两种行为。

P认为打呵欠可以导致一种包括脸部在内的局部伸展。他说:打呵欠和伸懒腰一样有若干后果,其中包括提高心率、血压和影响血液循环。他认为这些作用像是为个体的某种动作做准备。

当然,人不是唯一会打呵欠的动物。猫、老鼠、鸟、甚至两栖动物都会打呵欠,B当场拍摄了它们的照片。B说:许多食肉动物打呵欠,而食草动物很少打呵欠。但也有例外。又说:犀牛打起呵欠来令人吃惊;当我说热带鱼打哈欠时人们总是很震惊。B还注意到斗鱼独处时很少打呵欠,但当它看到其它同类时,打呵欠的频率增加了近300倍,在主动进攻中还要加倍。他认为至少对这些鱼来说,打呵欠与好的行为是相关联的。此外他推测,费城动物园中的狮子和山魈,在接近喂食时打呵欠,这可能因为吃是它们一天中的主要事情。一般的共性可能是这些动物在它们预感到有什么重要事情——一些需要注意和采取行动的事情发生时打呵欠。

人似乎在缺少刺激时打呵欠。B的助手们发现深夜在较为空旷的大路上开车时爱打呵欠;在大学图书馆或晚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休息的学生们爱打呵欠;打呵欠的最高纪录是在坦普尔大学的微积分课上,平均每个学生每小时打呵欠24.6个。

B推断说,打呵欠还是人体在必须保持警觉的情况下自我振作的方法。它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深夜在州际公路上行车时人们爱打呵欠,为什么上微积分课的学生爱打呵欠。但处于高度兴奋状态的一些人照样也打呵欠,例如,学生在考试前打呵欠特别多,赛跑者在起跑前也经常打呵欠;一位小提琴家在演奏前不停地打呵欠,他声称这可以帮助他放松。

打呵欠具有很强的感染力。P的试验表明,即使让学生们坐在隔壁的房间里想着打呵欠,学生们打的呵欠也多得惊人——人平均每半小时28次。

目前,我们对促使打呵欠的生理过程一无所知。例如,为什么人在患脑损伤、肿瘤、脑炎及某些癫痫时总是过多地打呵欠?为什么患精神分裂症的人又很少打呵欠?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