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对子女的性教育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7-05 14:59:13

郭亨杰

在中国的许多家庭中,性教育是被拒之门外的。一提起“性”,有些父母就会把它同“下流”、“羞耻”、“罪恶”联系起来。他们担心对子女谈性问题会引发子女的性欲,使子女犯错误,因此,在子女面前对性问题三缄其口,讳莫如深。实际上,父母非常关心子女这方面的动向,有的家庭甚至发生过父母私拆子女异性同学的来信加以“审查”等现象。

父母是社会习俗的代表者,而中国的社会习俗对公开谈论或研究性问题是不予宽容的。正因为这样,许多中学生在观看严肃的青春期性教育电影的某些镜头时,眼睛不敢正视;国家耗巨资办起来的中学生青春期性教育展览在一个 000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展出时,观展的中学生寥寥无几。青少年未必不关心性的问题,他们怕的是别人发现他们关心这些问题。

我们的青少年普遍受着现代科学文化知识的教育,然而科学的性知识教育几乎不包括在内。许多当父母的,想尽办法辅导子女学数学、语文、音乐、美术,但就是不把性知识也作为一种需要辅导的知识加以认真考虑。华东师范大学心理系近年来就性教育等问题对20所高等院校2000名大学生(男女各半)做调查,结论是,绝大多数大学生感到“自己缺乏性知识,希望受到科学的性教育”。80.9%的男生和83.8%的女生反映,父母从未向他们谈及过性的问题。问及个人性知识的来源时,只有 .4%的男生和4.5%的女生提到来自父母的教育,更多的是自己找书看(男63.4%,女55.8%)或朋友交流(男 6.5%,女 3.7%)。只2.6%的男生和9. %的女生提到他们的性知识来自学校教育。

不难看出,对于“性”这样一个事关重大而又无可回避的人生课题,无论是父母还是学校都未能很好地承担起教育的责任,于是,好奇心和外界的性诱惑使一些青少年误入了歧途。因触犯刑律而被迫教养或改造的青少年有一大批是性犯罪者,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还有一些引起忧虑的事,似乎也未引起父母的高度重视。如在校大学生是不允许有越轨的性行为的,然而据调查,有些学生(高低年级均有)已经犯了婚前性交的错误,并因此而受到处分。虽然犯这种错误的学生从比例上来说是极小的,但是对这类行为有糊涂看法的人却不少。调查表明,有70.7%的男生和73.5%的女生认为“童贞并非现代婚姻的必然要求”,62.5%的男生和50.4%的女生信奉这样的观点:“如果我爱一个人,我愿为他(她)奉献一切,包括我的童贞(即使未婚)”。青年人的性价值观的剧变,将会对社会和他们个人的发展带来什么影响?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性观念和性行为混为一谈,但是错误的性行为总是由错误的性观念为先导的。关心子女成长的父母们,不能不认真地想一想,待到子女已经长大才想到要关心他们的性教育问题,那时可能已经相当困难了。因此,对子女的性教育应该从儿童时期开始。

作为家长,回答小孩有关性方面的问题必须认真慎重,不能敷衍了事或因羞涩而故意回避,不要说“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懂了”的含糊其辞的话。这样的回答会引起孩子更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们通过不正当的途径去寻找答案,从而受到不良影响。所以,避而不谈是不明智的。但是对很小的孩子,例如3~5岁的孩子进行性知识教育,一定要简明生动,使孩子能够理解。当孩子问“小宝宝是从哪里来的?”你可以简单地回答他“是从妈妈身体里面出来的,妈妈身体里有个特别的地方,叫子宫。”进而可以回答“妈妈身上有一个特别的管子,当宝宝出来的时候到了,这条管子就会变粗,让宝宝从管子里出来,然后,管子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孩子提出性方面的问题,就如同问:“花怎么会开?”太阳晚上到哪儿去了?”等问题一样自然,所以父母不宜过于郑重其事,一样轻松自如地娓娓道来就行了。在帮助孩子了解性知识方面,家庭具有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因为父母同孩子之间有亲子关系,这种关系是最自然、最不受拘束的,而且也只有父母能够找到最合适的词句,选择最适当的时机对幼小的孩子进行这种教育。

当孩子变成少男少女后,父母的任务就大大加重了。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如何对待子女的性早熟问题。所谓性早熟,是指男女的第一性征和第二性征提前成熟,尤其是后者。第一性征是区分男女性别的生殖器官,如睾丸、卵巢、子宫等的发育特征。第二性征是在第一性征的影响下出现的男女身体形态方面的性别特征。如男孩喉结突起,长出胡须、阴毛、腋毛,肌肉和骨髂坚实,形成魁伟的男性体态等;女孩乳房隆起,长出阴毛、腋毛,骨盆宽阔,皮下脂肪增多,形成丰满的女性体态等。性成熟过程中的女孩月经初潮、男孩首次射精,都会使他们产生心理上的震撼。在这种情况下,特别需要得到父母的及时指导。如果父母告诉他们“这是人人都要经历的,这意味着你已经长成大姑娘(或小伙子)了,是件值得高兴的事”,那么子女就不会感到惊恐。如果父母能进一步把这方面的卫生保健知识告诉子女,那么子女就不仅不会惊恐,而且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了。但困难在于,父母不一定能及时掌握子女性成熟过程中的这些关键性的变化。原因有三:其一,第二性征的变化容易察觉,而第一性征的变化,特别是内隐的卵巢和子宫的成熟,父母通常是无法了解的。其二,性成熟的年龄差异很大,如女孩月经初潮最早的9岁,平均年龄是 3~ 4岁;男孩首次遗精最早的 2岁,平均年龄 5~ 6岁。在一般父母的观念里,女孩 8岁之后才有生育能力,但有的女孩仅仅 2岁就怀孕了。其三,中国的家庭历来不习惯谈论性发育之类的问题,因此子女即使性生理上有重大变化,对父母也是守口如瓶的。由此可见,父母要及时掌握子女的性发育动向,是需要有很强的责任心、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科学知识的。为人父母者,通常习惯以自己当年性成熟的年龄去预测自己的孩子,这就很可能对孩子的早熟现象视而不见,更谈不上及时指导。有些父母是在子女的性冲动损害了异性之后,才发现孩子性早熟的。事实告诉我们,为了子女的健康成长,为了避免在这个问题上付出过分昂贵的代价,父母有必要及早关心对性问题似懂非懂的少男少女们的性成熟迹象。

子女长到 7、8岁后,对性问题表示关心,父母一般是会认可的,因为此时的孩子或者已经开始工作,或者已进入大学,父母承认他们已经长大。然而父母在性教育方面的任务非但没有结束,相反,却遇到了新的问题,因为子女开始接触到婚恋问题了,父母需关心子女与异性伙伴的交往,帮助子女处理好恋爱问题,教育子女做一个讲求性道德、行为有操守的高尚的人。

青年时期接触到的性信息非常多,除了大众传播媒介天天有这类信息之外,同龄伙伴自己的交流也是很重要的一条渠道。父母若需有的放矢地给子女以指导,是不能不了解这条渠道传播了什么的。有研究指出:某些男大学生宿舍的“宿舍谈”在议论性问题时是最肆无忌惮的,在轻松愉快、无拘无束的“宿舍谈”中,男生给女生“打分”,评论女性的吸引力,传授交结女友的经验,甚至炫耀自己成功的性冒险。女生的“宿舍谈”则议论理想男性的形象,讨论婚姻的利弊,或坦露自己的恋爱体验,等等。这一家庭之外的生活侧面,父母是不太了解的。为了帮助子女辨别真伪善恶,父母有必要了解子女在外所接触到的性信息的性质。但是,态度应该是真诚关心的,而不是审查或盘问式的。 7、8岁的孩子,自主意识已非常强烈,同时又具有较强的闭锁心理,审查盘问式的关心,必定使他们感到自尊心受损,因而引起逆反心理。即使子女没有逆反心理,父母所讲的道理也不是轻易能接受的。反驳是常有的事。这就告诉我们,为了帮助这一年龄时期的子女,父母本身要提高修养,要从性的生理学、心理学、伦理学、社会学和人生哲学等方面,同子女研究性的问题,若能这样做,他们会比较乐意接受父母的教育和帮助。父母不要因遭子女反驳而激怒,激怒之后容易感情用事,使良好的教育愿望化为泡影。

总而言之,性问题是个非常现实的人生课题,想躲也躲不了。纵然孩提时代可以躲过,少年时代便无法躲过,青年时代更不必说了。对这个人生课题与其遮遮掩掩,使之更神秘化,不如严肃对待,使之科学化。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会遇到月经初潮(女性)、遗精(男性)、第二性征显现、手淫、性梦、寻觅异性伙伴、恋爱、结婚和过性生活等敏感问题。凡是敏感的问题,都是在认识上和处理上容易出差错的问题,因此特别需要得到父母的及时指导和帮助。而父母的指导和帮助应以从儿童期做起、细水长流为好。一个人如果从小就受到这方面的教育,在敏感时刻又总能得到父母的指点,那么他(她)的性心理和性行为就可能比较健康,他(她)就会懂得在这个重大的人生课题面前应如何处置。


[演讲稿]推荐范本
[演讲稿]头条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