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87岁老人李霁野(上)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7-02 16:15:23

津 英

99 年6月的一天,我们拜访了李霁野教授。这位著有小说集、杂文集、散文集的著名作家,曾译过《简爱》、《难忘的一九一九年》等许多部作品的文学翻译家。这位早年曾与鲁迅先生共同战斗过的进步青年(鲁迅先生的书信集中就有写给霁野先生的信文),待人竟是那么亲切随和。当我们在霁野先生那整洁的客厅里落座后,没容我们发问,先生就主动谈起我们想要知道的问题了——原来,天津市有关部门的领导事前向先生打了招呼,转述过我们来访的意图,所以一见面,先生就开门见山进入正题,可见先生是个爽直人。

先生已高寿87岁,可他精神挺好,十分健谈。在2个多小时的拜访中,先生始终在滔滔不绝地说这论那,并无倦意。尤其令人钦敬的是,所述观点鲜明,逻辑性强,聆听之后受益殊多。

本刊特以《霁野先生的长寿观》和《霁野先生谈养生》两文分别介绍先生谈话的主要内容,以飨读者。

霁野先生的长寿观

一般人都愿意多活些年,亲友相见或书信交往中,也喜欢说一句“祝您更长寿”的话。真的,生命只有一次,大家又怎能不倍加珍惜呢。

然而,霁野先生却说:“我最近体会,活着不一定就是好,长寿更不等于就是幸福。”

霁野先生认为,长寿者的幸福是以健康——自身的健康和亲朋的健康——为前提的。

“首先是自身必须健康。”霁野先生说,年纪大的人,要是得了脑溢血、瘫痪、痴呆、失明等大病,活着就没有什么生气,长寿也就不是什么幸福的事,而且还使家人受累。霁野先生接着引伸开来:“在无术回天而又自己痛苦、家人受累的情况下,我是赞成安乐死的。”霁野先生认为,安乐死看起来很殘酷,实际上是慈悲的,因为这免除了大家的痛苦。他相信,大多数人是愿意接受安乐死的。

“二是亲朋好友们也能健康长寿。光是自己活着,那也没意思。”霁野先生解释说:朋友的年龄太多相当,如果朋友们相继谢世,长寿者在精神上必然受到打击,也就会带来压抑感。要是亲友的身体不健康,自己会十分烦恼。霁野先生举例来佐证他的观点。

他的朋友李何林教授,平时是个乐观开朗的人,常说:“活到60岁以后就是‘赚的了。”不过教授还是活到了85岁。由于教授得了脑癌,后来竟然不能说话。霁野先生动情地回忆道:“我去看望他,他知道我却又无法言语,只能紧紧握住我的手,我非常难受,当时就流泪了。”

先生的另一位朋友邰静农,小说家,也是得了癌症,于不久前去世的。说到这里,先生感慨起来;“我两个最好的朋友先后走了,对我的打击很大,心里很不平静。”“还有,我侄女也患有癌症,外甥又重病需动手术,老伴在两个月前被诊断得了脑萎缩,生活自理发生困难。看看周围这些纷至沓来的事,生活还有多少乐趣?”

霁野先生再次申述他的长寿观:“总之,活着不一定就是幸福。只有在自身无大病、亲友尚健康的情况下,长寿才是有意义的。”

▲《霁野先生


[演讲稿]推荐范本
[演讲稿]头条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