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网

女人明白要趁早:人生,是可以计划的!

曾因热帖《写在三十岁到来这一天》而被称为潇洒姐的王潇,在很多女性心中堪称人生赢家:做得了CEO,她的公关公司在圈内颇受好评;写得了畅销书,自《女人明白要趁早》起便本本大卖——最令人“绝望”的是,她还塑得了身,嫁得了好男人!
人生赢家独占鳌头的江湖秘诀?王潇一语中的:趁早明白,然后,计划人生!
北京东四环外的别墅区,王潇创立的目后佐道顾问公司就在这里。为什么不选择在商务写字楼办公?王潇自然有她的道理:“首先是喜欢独门独院的感觉,其次是写字楼的风格千篇一律,我比较喜欢保留自己的风格。此外公司性质决定了我们的工作总是要走出去,在活动现场、客户的会议室完成,那么公司对员工而言就有了一种大本营的感觉,选择这里,很舒服。”
穿过办公区,地下一层整齐摆放着“趁早小店”的货物,“趁早”是王潇创立的女性第一励志品牌,她告诉我:“趁早小店的销售额轻轻松松就破了百万,原以为只是个人的兴趣爱好,没想到结果也能做成生意。”她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卷起袖子又打包两本书:“所有货品都是我们自己打包出去的,一是对客户负责,二还是对客户负责。”于是很自然地,我们聊起关于成功的话题,王潇先是莞尔一笑,接着说:“你知道吗,也有人看不上我此刻的小事业,他们觉得我如果不是半途而废地出走,应该混得不止如此。”
王潇口中的“出走”有两次,第一次是从电视台出走到外企,第二次是从外企出走到中国人民大学校园。关于第二次出走,她在新书《三观易碎》里说得很详细:“那时我25岁,念完三年研究生出来就28了,我有些担忧结婚生娃,但我的导师告诉我,每个女人都能结婚生育,但有几个能考上人大艺术学院研究生。我一下就豁然开朗,辞职考研。”从这个小故事里不难看出王潇是个好强的女人,她渴望的就是两个字——优秀。
“潇洒姐”的青春也迷惘
为了达到“优秀”的自我设定,王潇从 2岁开始就用起了效率手册,最早就是写上“今晚要完成的作业”之类,“我很满足于打钩的感觉,特别爽。”就这样,从两三个钩的作业规划,到两三页甚至数十页的项目、事业规划,王潇发现自己变成了闺密们眼里的“女强人”。
曾经有一次她接受采访,年轻的记者姑娘追着问:“你有过特别沮丧悲伤的时候吗?黑暗的时候你都怎么给自己打气?怎么度过?”她认真想了好一会儿,摇摇头:“我没有过这样的时刻。”姑娘很执着:“怎么可能?”王潇无奈道:“真的没有,编不出来啊。”而此番当我们提及这个话题,王潇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可能最多有相对沮丧的时候,求人不得求财不遇,但那种情绪是迷惘,不灰暗,不是狂风暴雨,只是雾。”
王潇的迷惘出现在20岁,那时的她跟随母亲参加一个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聚会,穿梭在诸多成功人士中,她莫名有些失落:“别人都有名片或者身份,就我没有,我是个没有社会身份的人。”带着这份迷惘,她成为北京广播学院(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大一新生,趣味横生的校园生活也被她摘取成段子记录在新书《三观易碎》里。但王潇说:“那时候活得还是很混沌,虽然挺快乐,但现在想想,还是没闹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没闹明白自我需求的,还包括那时的青涩爱情。
爱情不是外形登对,而是脑力登对
如今人人都羡慕王潇和高富帅老公的甜蜜婚姻,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王潇曾有过一个和她站在一起非常登对的男友,她也是后来才明白,爱情最重要的不是外形登对,而是脑力登对!
她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忍受那个俊美却空洞的伴侣:“举个例子,比如他想去某个商场买东西,A商场有打折,B商场有满多少赠多少的活动。他踌躇好半天不知去哪儿买,所以我就算清楚了折扣后的价格,还附加告诉他其实B商场比A商场远很多,算上来回交通费,两家价格差不多。但他却完全不领情,觉得我太一副事事都了解的样子,其实惹恼我的不是他这样的态度,而是他不领情背后也拿不出什么说服我的东西,他的思维根本一团乱,却还质疑我好心好意的逻辑推理。”
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分手二字,这位前男友如今也算台面上的人物,但王潇丝毫没有悔意:“我知道他内囊没变,还是那样,衣着再光鲜也掩饰不了,只好把自己弄成时尚大咖的样子。”对前任牙尖嘴利不留恋的狠劲儿,只有搭配上此刻幸福美满的生活,才让人觉得骨肉饱满。
如今她的老公是外资投行的高管,女儿也开始咿呀学语,住在北京高档的国际公寓,拥有一份光鲜的事业和一个体面的身份。“完美结局叶先生”是王潇老公的微博,发布的内容大多与他们俩的家庭生活有关,看得出来,叶先生非但没感知到娶女强人为妻的压力,反而对爱妻欣赏不已。
王潇说这就是当初看上叶先生的原因,“他就喜欢我这种没他也一样玩得开心、活得丰富,不黏人不作的性格。我们俩不是一见钟情,他追求我的方法也没什么新招,但跟他在一起就有种说不上来的自在和舒服。我可以做我自己,他也有源源不断的新东西给我,满足我的好奇心。我骨子里渴望那种特别有故事又能教我特别多的男人,江湖老大那种,但我不够小鸟依人,所以没做成老大的女人,哈哈哈。”
如今的目标是“暴富”
王潇绝对是个很懂男人心的美娇娘。比如她明明想跟老公聊一聊事业规划,却会柔情万种地提议:“亲爱的,我们一起泡个澡吧。”老公欣然应允之后,她就真的在浪漫香氛中聊起通往“暴富”目标的条条大路,当晚的ending是老公举手投降:“亲爱的,我泡困了都,可以睡了吗?”说完这个段子,王潇像漫画里整蛊到心上人的少女一样狡黠地大笑,“现在我们俩都越来越忙,但一定会保证每晚的聊天谈心时间,饭不一定要一起吃,心一定要在—起。”
她非常聪明地将自己从即将展开的事业版图里剥离出来:“我注册的品牌叫趁早,而不是潇洒姐或者别的什么,就是因为我想让它的定位和面向人群更广一些,未来能做得更专业,别总是我一个人出来摇旗呐喊似的。”事实证明,王潇的嗅觉很灵敏,“趁早”的淘宝小店在没有专业客服的情况下,都能达到年营业额百万,“刚创业那会儿,我赚得没有我老公多,现在可以稍微比他多一点点了,但是,哈哈,还没有多到我需要担心顾及男人自尊和面子的时候。”
王潇的生活像是产自德国的精准定位器,分毫不差地按照轨道行进,但她却还未满足。是王潇对自我的渴望太高了吗,说不清楚,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