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网上天地

刘烨 不是偶像,也别叫我大叔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b7343388550c8478.jpg" >

刘烨把微博名改成“吉林土特产代购”的时候,差点被一批朋友取消了关注。问他当时想干嘛,他乐,原来那天他跟孔二狗哥几个一块喝酒,他们念叨了一句,你微博可消停好些天了,回去他一想,也对啊,那就更新一个逗大伙玩玩吧,“我纯粹就是在作妖”,结果“费老劲了”才改回原名。毫不掩饰自己的那点恶趣味,这就是刘烨。

今年已过去大半,刘烨只接了一档《花样爷爷》的真人秀,其他时间都在休假,典型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悠哉乐哉,这跟早些年一年拍九部戏,生怕自己的地位被新人取代的刘烨判若两人,这巨大的心态转变绝对要归功于他的太太安娜,“七八年前,我们刚在一起那会儿,她就跟我讲,钱你已经赚够了,咱们现在这样的生活品质,到老都可以有保证了,你以后就只挑好的工作去做吧。”

别叫我大叔,五十岁也不想演爹

他现在基本上一年也就一两部戏的节奏,今年原本一直在准备一部电影,他被公认是最适合的人选,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告吹,“我媳妇讲,你应该去大战啊,她的‘大战’就是努力争取的意思,比如积极联系啊,请吃饭啊,送瓶拉菲之类的,我就跟她讲,还是顺其自然吧,这事没成也不算事儿。我之前在法国待了三个月,签证一次只能待仨月,特舒服,就觉得工作这事吧,有也行没有也行。再说我今年36岁,刚好本命年,工作就缓一缓吧,把这一年踏实稳当的过去就得了。”

刘烨以前会关注谁这一段锋头劲,谁又拍了什么戏,现在理都不理,包括自己的事他都懒得理。他跟经纪人常继红从出道起就合作,早年间,他常常会跑去跟常姐聊,分析市场,督促她做规划,但这两年却反过来,是常姐追着他。“她老跟我讲,现在市场有多好,大家对你的认知也很好。可说到市场,虽然我在圈里十几年,电影也演了四十几部,但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一部戏的票房好不好,你根本没法从专业来判断,全看营销手段。离电视就更远了,每个来找我的戏,都说是年度大戏,全是这词,你也不懂哪个才是大戏。”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d543be 970355ae9.jpg" >

当下热播的《北平无战事》导演是孔笙,刘烨虽然是第一次跟他合作,却上了瘾,“现在我挑剧本时会加一句:你们要是请孔笙,我就上。跟我合作特别好的导演像赵宝刚、康红雷、滕文骥、孔笙,都挺像,所谓的品质保障,还是在于创作者的态度,他们都是特别自律特别认真的人,一般电视剧拍一两个月,你就烦了,但他们的状态是能带动你的。”

现在的影视剧考虑到成本,演员搭配通常不在一个级别,实力悬殊搭起戏来特别费劲,这一点刘烨感触最深,而《北平无战事》最过瘾之处就在于,每个搭戏的演员都势均力敌,“这个行业走深了,真跟过招似的,就好像你一成年人,跟一小学生对打,哐一下就踢倒了,有什么劲?但这部戏里,大家互相都明白,我给你了,你怎么给回来,都不费劲,演起来太舒服了。”

刘烨的记忆力特别好,他的习惯是看过一遍剧本后就不再看,到现场对戏时才一边设计表演一边背台词,而刘和平的剧本特点又是,每场戏都大,有时候一集就只有四场戏。《北平无战事》里,让刘烨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场军营戏,五页纸的台本,演对手戏的是程煜和王庆祥老师,这对他是特别过瘾的挑战,整场戏下来酣畅淋漓,最愉悦的身心享受莫过于此,这也是为什么当下的刘烨明明没有什么事业心,但对演戏这事儿却一直欲罢不能的原因。

未来他也将继续不急不缓的步调,只挑制作精良的戏来演,当然他也有自己的原则,“就算到四五十,我也不想演爹,你也别叫我大叔,凭什么国外演员五十多了在屏幕上还能跟二十多的谈恋爱?咱们也可以啊。”

有脾气,一点就着

刘烨凭《蓝宇》刚成名那会儿,刚刚23岁,见媒体时都是哥哥、姐姐的叫,有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害怕说错话,再加上银幕上的形象,所以予人既文弱又忧伤的印象,待时间久了,真性情才终于暴露出来,尤其是微博让他逗比的形象在大众心里扎下了根,“我生活里其实就这样,特贫特爱闹。”

但也不能说他以前的形象是扮演出来的,他曾经有长达七八年的时间,一直被笼罩在年少成名所衍生出来的负能量之下,长期失眠,沉浸在酒瘾中无法自拔,险患抑郁症,这一切都源自于他时刻担心自己由高处堕落的心理恐惧,直到3 岁那年,他选择用婚姻生活来为自己营造安全感,这是他人生里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安娜是他认识的第一个外国人,“刚认识那会儿,我觉得我俩长得还挺像的,我看她一点都不觉得是老外,别人老问我们之间的文化差异,我是真的一点也没感觉到,但我看她的朋友,就是个顶个的老外。她是法国的犹太人,犹太民族和中国人太像了,尤其是家庭观。”

到今天刘烨一句法语也不会说,俩人交流都是安娜说中文,“她讲中文也有她自己的语言方式,比如‘大战’就是努力争取,比如讲特别强,她就会用特别‘横’,她有时候会着急:为什么我讲话别人听不懂,但她不管说什么我都懂,其实就是你愿不愿意懂的问题。”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5a0f2957db7b 0 8.jpg" >

身为东北汉子的刘烨,从不否认自己身上有大男子主义,在家里他什么事都不用做,安娜也从不让他进厨房,拍完《花样爷爷》,老爷子们都回国了,刘烨回尼斯跟家人团聚,“我一回家就把包打开,把行装都收拾了放好,又去贴各种票据,吃完饭特自觉就收拾碗要去刷碗,可把我媳妇心疼坏了,她差点没哭出来,因为她从没见我做过这些。包括我们出去玩,规划行程、订酒店,所有事都是她负责,我就一甩手掌柜。”

除了大男子主义,刘烨还是一个激进的爱国青年,“在国外的时候,谁敢说中国不好,我媳妇就会跟人家急,因为她怕我不高兴,这是原则上的事。我们自己可以在微博上说这样那样的社会现状,也会特生气,但绝不能容许外国人说三道四。有人说,你娶了个法国太太,眼光可以国际化一点开放一点,我说啥都好说,民族主义情绪这事,一点就着,绝对不能碰。”

刘烨算是一个很有脾气的人,而这一次带队《花样爷爷》,不仅锻炼了他一向缺乏的生活能力,更是磨炼了他的性情。“这一路我过的呀,简直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什么都得我来扛,剧组还抠门的不行,好几次我都快急眼了。”

四位爷爷平均年龄77岁,每个人的性格、脾气、习惯不同,肯定会产生问题和误解,“一开始这节目公布名单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觉得我要毁了,因为我是白羊座,雷老师是双鱼座,牛老师是巨蟹座,秦汉老师是金牛座。别说他们,我爷爷85岁,已经开始不记事了,他们那些脾气、习惯、小性格,都是根深蒂固的,你能怎么办?我不是有耐心的人,也不会哄人,只能忍着。其实是对的,你与其为自己解释,不如耐心地让他们说,他们都是有阅历、有智慧的人,接触久了自然会明白你。”

在刘烨眼中,牛犇是大胃王,相当于食物杀手;曾江是老大,最喜欢教训他;雷恪生始终就惦记着那一口酒;秦汉就是一个有偶像包袱的睡觉达人。

“我们一共在欧洲待了 5天,我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跟长辈在一起待过,最大的感受就是,老年人是需要真正静下心来,用真心去倾听去陪伴的。少说话,多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这是像我们成家立业的这一代需要学习的。”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08a9c4e 756 e93c.jpg" >

另一个刘烨

刘烨的这一组封面是在马场完成的拍摄,他对骑马自然不陌生,但从来没有专业训练过,200 年为拍戏第一次上马就直接奔驰而去,在此之前他甚至都没有接触过马,纯粹就是糊涂胆大。拍摄《王的盛宴》时,有一次下马,脚被挂在了马蹬上,马儿拖着他跑了好几步,幸亏现场的五六个群众演员跑过来抱住马脖子给他解下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想一想都后怕,很多事没有犯错的余地,一次都不行。我以前拍战争戏还会找道具师借空弹来打枪玩,现在能不碰就不碰;以前打篮球时特喜欢跟人身体冲撞,现在会尽量的闪躲,人越大胆越小,越惜命。”

倒是两岁的霓娜爱上了骑马,他们就送她去马术学校系统学习,她不愿意骑给小孩儿准备的小马,一定要骑大马,家长只能一路护扶着。

在两个孩子这阶段的教育上,刘烨最看重的是礼貌,“我打小爸妈就叮嘱,见到叔叔阿姨要问好,要说请,要说谢谢,所以我没法接受一个不懂礼貌的小孩儿,再就是不能撒谎,至于他们喜欢什么,想学什么,都归我媳妇管,我不插手。”

但对孩子将来上什么样的学校,刘烨和安娜的意见还是有分歧,刘烨想让他们上国际学校,因为希望孩子们的童年能过得轻松一点,而安娜恰恰相反,她觉得西方的学校太自由,小朋友还是需要约束的。两人现在还没有达成共识,好在还有几年的时间来相互说服。

其实回看他们在一起的这七八年,表面看,安娜事事顺从刘烨,但她对他的影响其实更巨大,几乎可以算作是在潜移默化中将他改造成了另一个人。结婚前,刘烨的生活过得特别粗糙,不拍戏时,就是找朋友喝酒,打牌,或宅在家里没日没夜的打游戏,有差不多五年的时间,他只能靠安眠药和红酒来助眠,直到遇见安娜。“我媳妇一直说我太不爱自己,身边的人我都爱,就是从来不把自己放在重要位置。”

安娜带给他热情和阳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