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网

墨西哥:探寻秘境

旅行达人:荷焖鱼
深受北上广三地不同的文化熏陶,相信人生有着无限可能性。20 3年初辞去了外企的工作,与男友开始了环游世界的旅程,从南美经过墨西哥,目前到达阿根廷。
什么?提到墨西哥你只能想到仙人掌和鸡肉卷?那你错过的可不只一点点――神秘的地下洞穴错综复杂,肃穆的玛雅遗址等待朝拜,还有无数色彩缤纷的港口小镇和山中奇景都让这个秘景之国跃上国际舞台,成为世人称颂的人生必到奇景。在Lonely Planet 20 4年Best TraveI评选中,墨西哥成为一匹黑马成功冲入Top 0,并被LP评价为“睡美人将要苏醒”!这里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人日日流连在不同的隐世Resort?一起来探寻这个避世天堂中的秘景之地吧。
尤卡坦半岛
YUCATAN
Valladolid瓦雅多丽
游泳初探洞穴
去尤卡坦之前就听闻这里有世界闻名的地下水中洞穴。我和四光的第一站是尤卡坦第二大城市瓦雅多丽。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好好玩一把洞穴探险,游泳加上洞穴浮潜绝对让人无比期待!
第二天上午询问了旅馆的人得知,距离市区8公里就有一个洞穴叫做Cenote Dzitnup。在墨西哥,Cenote是地下淡水石灰岩洞的意思――Yucatan半岛地表没有河,所有的水都在地下岩溶洞间流淌,形成了很多地下暗河,里面光影婆娑、怪石嶙峋,是很多探险者的最爱。Dzitnup的入口就很神秘,它隐藏在树根背后,要扒着石头往下钻,才能到达入口的湖面。
这里的水虽然清澈,但水温很冰冷,所以在这里游泳,一定要穿保暖潜水衣。我和四光试了试水温,小心地下了水。在水中仰望,光线从树枝间照下来,钟乳石悬在圆顶。洞穴顶端有个自然天窗,正午时分日光直射进来,水面变得像玛瑙般晶莹剔透,呈现蓝绿的色泽。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当地人把这里叫做“蓝洞”。除了我们,来游泳的还有很多墨西哥小朋友,和我们的专用服装不同,他们大多裸着上身。不得不承认,还是当地人体质更好!
Tulum图鲁姆
洞穴浮潜最刺激
洞穴浮潜是我和四光期盼已久的项目了(至于深潜,则需要专业的潜水证)。而Tulum则是洞穴浮潜的天堂,那里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地下洞穴,必须有潜水教练带领前去才行。我们找了潜水教练Billy,决定了浮潜目的地Dos Ojos洞穴。
在岩洞这样特殊的构造地形浮潜一定要集中注意力,并且必须沿着指定路线前进,否则很可能会在巨大的水下迷宫里迷失方向。我和四光戴好浮潜装备下了水,第一段的路线是从入口进入水下,往前钻过一个狭窄石柱间的通道,然后到达另一个岩洞出水。原本还想在水下摆几个Pose让四光拍照的我,结果低估了这段通道的狭窄程度――进入通道越游越黑,没有任何自然光源,必须用水下手电照亮前方,否则就会撞到前方的石柱。这可苦了近视的我,水下没法戴眼镜和隐形眼镜,只好紧跟着四光往前游。这时前方有一根石柱横在水路中央,我们看了看对方,决定从下方钻过去。无奈的是,我往返两次都用脑袋撞到了石柱,怎样都绕不过去,四光在石柱另一边那叫一个着急啊。
好不容易把自己塞过去,紧接着就是一段长长的暗河。这段倒是轻松得多,也有自然光线。这里的钟乳石如梦似幻,岩洞深处透出幽蓝,非常虚幻。慢慢地就能看清万道光剑刺入墨蓝的水里,身边不时有鱼游过,心中瞬间膨胀开自由向往。上了岸发现,这段浮潜大约有50分钟,我和四光从光明走进了黑暗,又从黑暗里看到了光明,心路历程真是刺激得很。
墨西哥洞穴潜水,你需要知道:
Yucatan的洞穴分为可浮潜的开放洞穴,以及适合深潜的封闭洞穴。即使只是简单浮潜,也要在向导带领下进入开放洞穴。尽管有路线绳,但是洞穴道路过于复杂,很容易迷路。建议浮潜前和向导学习洞潜知识,时间充裕的可以参加当地的Cavem Diver课程。注意,如果要进入封闭洞穴,那么需要至少有“Intro to cave”的专业潜水证书,而且需要技术、知识都保持更新。洞潜时不需要担心洞穴的水温,这里的水温通常保持在25摄氏度左右,能见度通常在50米以上。
恰帕斯州
CHIAPAS
San Cristobal圣克里斯托瓦尔
这里的人最“好色”!
位于恰帕斯州高地中心的San Cristobal小镇有个好听的别名:琥珀小镇。这里盛产琥珀,也是恰帕斯的文化中心。比起琥珀,我和四光对这里的市集更感兴趣。城中心完好地保留着西班牙殖民时代的建筑风格:种满鲜花的露台、纵横交错的马路,还有色彩鲜艳奇妙的小房子。在Santo Tomas教堂北边就是一个大型的传统墨西哥市场,这里集中了大量的商品,从周围小镇过来的商人在这里进货,然后输往周边小镇,当地人牵着马驮着货在这儿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想要知道墨西哥人有多“好色”?来市集逛上一圈你就知道了!密密麻麻的摊子里琳琅满目地摆满了色彩鲜艳的衣服,他们把橘色和水红、天蓝和奶黄意想不到地组合到一起,各种撞色看得我和四光眼花缭乱。四光在一家小摊上挑起一件这里的传统服装,往我身上比了比,满意地准备拿下了。要知道,这些人工缝制的传统服装在墨西哥很多大城市已经不多见了,精美的刺绣以及完美对称的图案极富美感和墨西哥风情。
这边四光还在和摊主起劲地侃价,我的注意力早已被另一家卖琥珀小玩意的摊子吸引过去了。听摊主介绍才知道,原来琥珀也分很多品种:比如红橙色的老蜜,红葡萄酒透明色的是血珀,骨珀是纯白色的,香珀会散发出迷人的香味,而最珍贵的则是有蜡状光泽的蜜蜡,听得我目瞪口呆,这是好好上了一堂琥珀知识普及课呀。四光拿着侃价成功的衣服挤开人群,献宝一样地递给我,然后拉着我继续“疯狂购物”的行程――在墨西哥的市场里,生活的各种滋味融在五味杂陈的瓶罐和人声吵闹中,等着我们去慢慢品尝呢。 Palenque帕伦克
在玛雅遗址听故事
来墨西哥,如果没有去过玛雅遗址,那可算是白来一趟。我和四光到达帕伦克玛雅遗迹的时候,时间还很早,因为这里早上游客不多,可以好好地参观和了解这个充满魅力的王朝遗迹。
帕伦克是位于墨西哥南部的一个玛雅旧址。这个遗址可追溯至公元前226年,繁荣的帕伦克城曾经是玛雅文明的中心。直至8世纪这个玛雅古城开始衰落,慢慢地这个遗弃的繁华都市到 2世纪后就被丛林掩埋。 520年,西班牙殖民者来到这里才发现了这个掩埋在原始丛林的遗址。
我们的导游Samual恰好是玛雅人的后代,进入帕伦克广场前,他特地给我们普及了“玛雅”的意思:“ 5世纪,殖民者西班牙人登陆当时印第安人聚居的中美洲时,当地土著面对外来的高大欧洲人双手合十,贴在胸前,低头垂眉,谦卑地说:‘Mayaeub。’他们说的是当地的一种方言,其含义为‘我来自这里’。这是当地人向外来者表明身份和问候的一种方式,从此欧洲人就把这里居住的土著称为玛雅人。”
进入帕伦克广场后,Samual带着我们直奔帕伦克王朝宫殿。在宫殿右边有三座神庙:最高的是碑铭神庙,旁边紧挨着的是王后神庙和头骨神庙,这些神庙的名字都是考古学家根据找到的不同事物而起。宫殿的规模不大,但精美的雕刻被非常完好地保存下来,其中一部分保存在墨西哥城的人类博物馆,包括精美的玉石面具和身穿紧身衣服的古代国王。
走在遗迹上,我问Samual:“为什么这个都市突然人间蒸发了呢?那些玛雅人去哪里了?”Samual倒是没有故弄玄虚,严肃地解释说:“因为王朝的衰落和气候的恶劣变化,迫使当时的居民往北面迁徙,他们在新的地方建起了新的城市,这个古城就渐渐地被遗弃了。”比起那些被神化的离奇传说,这样的解释似乎让人从无尽的想象和幻想中抽离出来,就像真真实实地踏在这块土地上,非常实在。
我们最后登上了帕伦克玛雅遗址中最高的建筑十字架神庙。我和四光坐在金字塔台阶的顶端,斜靠在一座废墟墙上,静静地俯视远方的帕伦克宫殿。Samual此时没有再继续给我讲解,他默默地坐在不远处,让我们休息。我的思绪不断地游移在各种猜测中,静静地吸收和回味玛雅文明的每一个神秘传说。
瓦哈卡州
OAXACA
野外求生版露营!
到了瓦哈卡州,我和四光两个西班牙语连数字都念不全的家伙却想念起大山,决意去冷门的旅游线路哈瓦那北部的山区体验一下野趣。到达瓦哈卡的第二天,就开着车沿小路进了山。
露营地点环境极好:众山环绕的绿地中央是个小湖,小溪依在山旁,山脚下还有一个小木屋。我们跟司机Eric约好第二天9点来接我们。临走时,我们让他晚上再过来一趟点篝火,一顿手舞足蹈后,原以为已经顺利传达了意思,却压根没想到这里成了我们野外求生的实战场地。
到了晚上Eric根本没出现,我和四光无奈决定自己沿山路找找。半小时后到达一个餐厅,却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我们仿佛被遗弃到了一座空城。此时我发现窗台有一盒火柴,高兴地打开火柴盒时,发现里面只剩下一根了。四光慎重地把火柴从盒子里端出来,咔嚓,小火柴断成了两截,我紧张地憋着气都没敢呼出来。咔嚓第二下,火星出来了,四光赶紧把松木条点上,火苗蹿上来了。
祸不单行这个词绝对真理,我们刚把烧水的锅端上篝火,就下起了雨。我俩在屋檐下遥望着那堆黑暗中的唯一光亮,小小的篝火在雨中顽强地挣扎着。在物质匮乏、电力不及的荒山野岭中,我和四光深切感受到了原始的生存欲望,领会到了最接近生命本质的火之源之于生命的意义。雨势变小了,我们跑到篝火旁,发现水已经烧开了。在寂静的山谷里听着溪流和雨声,有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捧在手心,热汤一口便暖遍全身。
埃斯孔迪多海港
体验极限冲浪
冲浪?我以前从没有想过。可到了埃斯孔迪多海港,心里却冒出了这股冲动――因为这里有全世界闻名的管状浪,还有无数冲浪好手。我们初试身手的海滩叫做Lagar,教练Hydro说这里最适合初学者。要抵达海滩也不容易,必须先经过200多级的陡峭阶梯,凤凰花树掩映下的小海滩景色别致。如果说大海滩是大家闺秀,那么这儿就是小家碧玉。清晨的海浪还不大,轻拍岸礁。
做完简单的热身运动后,我们先在沙滩上学了一点基本动作,平躺在冲浪板上模拟滑水和起身,然后Hydro就让我们直接到水里练习。试了几下发现,冲浪滑水有点像蛙泳的滑水动作,要利用冲浪板用尽可能小的体力滑到浪前。如果在滑水过程中遇到大浪,则需要把冲浪板翻过来,鼻子憋气,身子跟着板翻过来,这样大浪过后人就不会被冲回去了。
当我尝试了几次用肚皮紧贴着冲浪板进行肚皮滑浪后,胆子开始大了起来,看着身边的四光还在小心翼翼地练习滑水,我得意地试着跳上板上冲浪――这个拉风的冲浪姿势看着很爽,可是真要很好地平衡。试了几次后,我基本可以半站着滑出很远。当我滑水回到Hvdro身边时,他一脸开心地夸我掌握得不错,互相击掌。冲浪,滑水,再冲浪,真爽!
人生第一次冲浪,回想之前洞穴秘境潜水、小镇市集淘宝、在玛雅遗迹听千年传说,还在山区玩了一把野外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