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网

刘诗诗 霸气诗爷,温柔不自知

“诗爷”这个霸气的称呼跟唇红齿白、笑靥如花的刘诗诗实在联系不到一块儿,但她却直言很喜欢被人这么叫,还“得寸进尺”地问我们她算不算是女汉子。诗诗说她最接受不了别人说她温柔,这个词和自己完全无关!但她自己不知道,她不做作的性格,才是最直接的温柔。
第一眼看到刘诗诗,还是忍不住唤起对马尔泰·若曦的记忆,那个让她红遍两岸三地的角色倔强执著,让人无限怜惜。但这份怜惜很快就被刘诗诗爽朗的笑声打破了,还真没见过哪个女明星像她这么爱笑,那种孩童般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极具感染力,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逗乐了她,却也让人内心愉悦。
聊起天来才发现,刘诗诗的笑还有很明确的层次之分——“哈哈”是俏皮得意被夸奖的笑,“哈哈哈哈哈”是从心而发,足斤足两的喜悦欢乐,恨不能露出全部牙齿来晒太阳。
我们问她放在她身上最贴切与最不贴切的两个词分别是什么,她回答最贴切的是“爷”,最不贴切的应该是“温柔”,“温柔……嗯,想一想这个真的不行。”
在这位被新任金钟视帝周渝民评价为“不扭捏,不做作,很直接”,自称“爷”的刘诗诗身上,有着她不自知的另类温柔。个性简单好相处,对工作要求高,不给人添麻烦,这些难道不是温柔?温柔从来不是刻意做些什么去讨好别人,虽然这个不被自己承认温柔的姑娘还曾被人说“很酷”。
听到这个她又哈哈一笑,然后认真地说:“其实我还是有点认生,不过比刚出道那会儿好多了,越来越能体会到当演员的乐趣,也越来越懂得怎么跟人好好交流。”她身体微微前倾,并不想要拉开与采访者之间的距离,反而是想更真诚地相互面对。
做明星?还需修炼
在见到刘诗诗之前就曾听同行说过,采访刘诗诗要懂得循循善诱,把这个告诉刘诗诗,她笑着说自己的确当过好长一阵子的“采访困难户”。
在今年上映的电影《不二神探》中,刘诗诗说有一句台词最打动自己,“其实我并不想做一个明星,我只想做个演员。”
闪光灯紧迫和粉丝助理前呼后拥的明星范儿,刘诗诗并不感冒。与其说刘诗诗是个“绯闻绝缘体”,倒不如说她压根就是个新闻绝缘体,举凡她出现在媒体面前,一定是新作品的宣传期,而就算是在发布会这样的场合,刘诗诗也是话最少的那个。
年纪轻轻就能将名利看得如此淡泊,真是很少见的,“所以我说自己不是个明星,而是女演员。”《步步惊心》爆红之后,刘诗诗一度对上通告和接受采访有恐惧,“有时候会不停地玩手指头,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很多问题其实回答过很多遍,我又是那种不会说出新花样的人,越恐惧说得就越少,说得越少场面越冷就越恐惧。”她坦言,后来才发现做明星原来是比做演员难太多的事情:“虽然拍戏有时候精力消耗大,体力吃不消,但是对于演员这份工作的乐趣我还是挺享受的。明星?我还是再修炼修炼。”
于是,前一阵子刚杀青《犀利仁师》的她杀到了伦敦时装周,进行明星修炼课,虽然踩着高跟鞋走在巴黎街头,心也跟着紧张起来,但有惊无险,还是美美地得到了这次的“学分”。我们问有得到热情的欧洲男生称赞表白吗,诗诗笑说:“这个我没注意到,只记得巴黎街头的鸽子很可爱!”
当演员,学了五年
从一个简单而平凡的学舞姑娘,到如今拥有700多万微博粉丝的当红女演员,刘诗诗的职业道路可谓一部灰姑娘式传奇。最初,刘诗诗的梦想是当一名出色的舞者。6岁开始学习古典芭蕾, 0岁被送到寄宿学校学习舞蹈,一直跳到 9岁。芭蕾舞在她心目中有着神圣的位置,以至如今她都不愿意轻易向外界展示。“我一直想当芭蕾舞演员,可上大学后发现,我的先天条件还是不够好,当时我想退后一步,当一名舞蹈老师。”她说。可偏偏命运的大手将这个只想过恬静生活的女孩儿推进了五光十色的娱乐圈。
2004年,年仅 7岁的她有了人生第一场戏:“没有表演经验,导演特意安排我去男主角家做客这样一场没什么台词的戏。”那场戏中,只有一句台词“伯母你好”。
即便是这么一句台词,她也不停笑场,把导演急得够呛。现在回想起来,刘诗诗还是忍不住笑,“当时我真的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太懂,到底笑场了几次,我还真是不记得了。”笑声怎么看都不像是从她纤细孱弱的身体里发出的,估计导演当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看着这么乖巧的女孩子就搞不定一句台词。
非科班出身的刘诗诗自认在演技上走得有些“步步惊心”。她坦言,在学校时连电视都看不到,对表演接触非常少,起初她不知道什么是表演,也不知道怎么刻画人物。但只要是和演戏相关,刘诗诗就成了极其舍得豪掷千金的爷:“跳舞和表演不一样。跳舞时,我习惯不把情绪表现出来,但表演不同。如何用眼神诉说情绪,是我刚当演员时的弱项,为了学会这一点,我花了整整5年时间去揣摩。”
谈恋爱?你们别急
20 3年同样和吴奇隆合作的《步步惊情》和《犀利仁师》,两部未映先红的作品说明了观众对她的认可度和期待,仔细说来,诗诗更偏爱《犀利仁师》:“这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演喜剧吧,路云霏是个典型的女汉子,但又有小女人的一面。”但要问她觉得自己最具喜剧魅力的地方在哪里,刘诗诗歪着脑袋调皮起来,“笑声算吗?哈哈哈。”
现在的刘诗诗对演戏早已有了自己的把握和揣度,而关于“红”这个大多数演员入行即被教导要夺取的目标,在刘诗诗心里不过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机缘巧合。
《步步惊心》之后,所有人都期待她继续带来惊喜,而她却反倒不缓不慢起来,并没有乘胜追击,像是进入了又一轮的闭关修炼阶段。刘诗诗坦言,她并不那么渴望名利:“有些性格是天生的,也有一些是后天养成的,我觉得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走得更踏实。”
这几年来,除了春节,刘诗诗的休假少得可怜。有时候提前半年请了假,时间到了一看,日程又满了。即便如此,她还是不能自拔地深陷在对演戏的痴迷和热爱里,那,是不是戏中自有真命天子呢?
面对我们调侃式的八卦,“诗爷”终于难得地正经起来,“对我来说,演戏和生活是分开的,我不希望把角色的故事延续到生活中来,也不希望混淆工作和生活。”正当我们也随之严肃认真之后的半秒,气氛又欢乐了,“我觉得浪漫可以很简单嘛,但不一定要搞太多形式主义的东西嘛。”
刘诗诗何尝不会像同龄女子一般期待爱情,但忙碌到连睡觉都要见缝插针的生活让她不知道去哪儿捕捉属于自己的爱情,身为女明星,往往真爱没来敲门,传言先来,无论是四阿哥吴奇隆还是八阿哥郑嘉颖,抑或十三阿哥袁弘,局外人热情地为她张罗了个遍,但真命天子还是杳无音信。说到这儿,刘诗诗轻轻叹了口气,“人家喜欢八卦,喜欢茶余饭后谈论艺人,随便吧!这些可能就是随口开个玩笑,你又何必较真?”这一次,她真真像极了女明星,甘苦自知。
“诗爷”近距离接触!
Q:很多粉丝叫你“诗爷”,你觉得身上哪种性格最像“爷”呢?
A:我平时生活里经常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Q:大家看到你经常是古装,平时的穿衣风格是?
A: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当天诗诗穿了一件很宽松的宝蓝色上衣,真的看着很舒服)。
Q:觉得男生什么性格特质是可以加分的?什么是会立刻减分的?&nb